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538章 知父莫若子
    又回到卫生间,将小石头仔细刷洗几遍,渐渐的露出了本来面目。

    周轩没有开灯,坐在客厅里的苗霖突然觉得里面有光芒闪现,连忙冲了进去,“出什么事儿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,怎么了苗苗?”周轩还在清理小石头上的污渍。

    “刚才看到屋里有光,难道是因为它?”

    苗霖凑过来,周轩也觉得很诧异,此时小石头已经被洗得干干净净,说是圆的,那是大概形状,该是不规则形体。

    而要说是不规则,有些角度又像是刻意而为。

    尝试关灯开灯,小石头也没有再发光,苗霖却坚称自己没有看错,刚才屋里不仅发光了,还像是彩色光芒。

    连忙走到客厅打开所有灯,两人仔细观观察,相比同等石头,质地较轻,里面透出八个条纹,对应八种颜色。

    试着用指甲在上面划了下,什么痕迹都没有,可以感受到质地非常坚硬。苗霖干脆拿来首饰盒,挑出一粒小小的裸钻,在上面划了一道。

    惊呆了,有划痕!

    但却出现在钻石上。

    钻石除了欣赏以及收藏价值外,因为质地坚硬被商家比喻为坚定不移的爱情,然而在这枚小石头面前,钻石却变成了石头,这让两人都震撼不已。

    “这确实是个宝贝。”周轩做出结论。

    “是的,但是我拥有很多种类的宝石,却没见过这种。钻石硬度高,质量却轻,一克拉也不过零点二克,这块石头就是钻石中的钻石。”苗霖分析。

    “如果真是那样,就太珍贵了,明天去医院问问老人。实在不行,就还回去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苗霖也同意了。

    工作照旧,每天周轩和苗霖都会提前赶往公司,却发现姜靓和丁卫已经到了,两人正轻声聊着天,好像感情增进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周轩!”丁卫喜气洋洋过来打招呼。

    还是昨天那身衣服,连鞋子也是昨天弄脏的那双,现在却是干干净净,离一米远都能闻到洗衣液的香气。扫了一眼姜靓,周轩懂了,这是姜靓替他洗好的。

    “卫哥,那么早?昨天睡得可好?”周轩笑问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非常美妙,意犹未尽。”丁卫耸着肩膀坏笑。

    “喂,胡咧咧什么呢。轩哥,我俩可什么都没有!”姜靓连忙过来解释。

    “欲盖弥彰,小妖精。”丁卫又换了称呼。

    “狗屁!咱俩在公园动物园,哦,也就是你踩粪的那里约法三章。晚上可以去租房住,但是,没有三餐,互不侵犯,每天十万,干活另算!”姜靓辩解道。

    哈哈哈,周轩笑出声来,丁卫这是被宰了,还花钱买面子吹牛。

    丁卫讪笑,自己拥有女人无数,一个姜靓都搞不定,太特么没面子。嚷嚷道:“你急什么啊,这是心虚,我又没说和你怎样!”

    “我们都是成年人,你暗示的小孩子都听懂了!”

    “我高兴那是因为老爸表扬我了,去去,上你班去!”

    丁卫一手搂住周轩的肩膀,一边打开手机让他看,爱心富二代让世人刮目相看,污水里走出来的富二代,浩宇继承人肩膀上的老人,深挖富二代好友圈,居然有周轩!

    满网都是丁卫和老人的照片,当然还有和周轩的合影等等。照片中的丁卫一本正经,眼里似乎还能看到忧愁,周轩哑然失笑,当时情况他最了解,丁卫很烦恼,但没这么高尚。

    上头条,丁卫不是第一次,但多数是和女模特闹绯闻,私生子传言等等,全在娱乐版。这次以正面形象出现在公众视野当中,关注人数暴增三百万,热度极高。

    “呵呵,是不是感受到被尊重了,特别开心?”周轩问。

    “嘿嘿,有比那还开心的事。”看看四周没人,丁卫扒拉出来一条短信,嘻嘻笑道:“看,老爹给的奖励金。”

    周轩扫了一眼,一大串数字,果然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。这些钱不要说是普通人的终生奋斗,就是企业家也难以拥有的。

    丁卫轻轻嗓子,背起手,换了副严肃的表情,感慨道:“小卫终于长大了,我也可以放心将集团交给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得了,你家老爷子看到这一出,非得没收财产不可!”周轩好笑道,丁卫这是在模仿丁昌松,知父莫若子啊。

    “嘿嘿,其实家长总是自以为聪明,其实孩子早就揣摩好了他们的心思。”丁卫还在得意。

    “我要忙了,你还是跟姜靓吹牛去吧。”周轩建议道。

    “别以为不能吹,陪聊也可以花钱买她洗耳恭听。”

    丁卫炫耀资本的力量,但还是满脸无奈,花那么多钱了,连手都没有拉一下,太亏了!

    午饭之后,周轩提前打了个电话,得知老人还在医院,提出要去探望,谭尚文当然是非常欢迎,只是他不在医院,不能见面了。

    病房外看到了主治医生,周轩询问老人的状况,得知情况良好,目前神识也清醒了,之前症状确实有些突然,属于老年病一种,不算太大问题。

    推门进去,发现付庆顺还躺在病床上,显得有几分虚弱,但状态还好,陪同老人的正是赛貂蝉。昨天她也留了下来,两人安排在一个病房。

    看到有人进来,两位老人往这边看了一眼,都笑了。赛貂蝉起身,笑道:“是周轩和苗苗来看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个老毛病,还麻烦你们来一趟。”付庆顺也客气道。

    周轩和苗霖相视一眼,有些纳闷,昨天他们表现的像是老顽童,称呼苗霖为苗氏,姜靓为姜氏,一晚上就变了。

    付庆顺要起来,赛貂蝉扶不动,又去摇床,也没那么大力气。

    “赛奶奶,我来。”周轩先把赛貂蝉扶到一旁坐下,把床摇到舒适的高度。

    “周轩,昨天真是谢谢你了。唉,老了,也容易糊涂,记不清为什么走到那里去。”付庆顺摇头叹息。

    “老人家,昨天的事情什么都不记得了吗?”周轩又问。

    “怎么走的不记得,后来的事情全都记得。对了,还有小丁,替我谢谢他,才知道,人家是大企业里来的。”付庆顺说道。

    思维正常,周轩点点头,“我会转告的。老人家,此次我过来,还有件事需要确认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