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537章 别弄丢宝贝
    不由分说,周轩起身就往水里迈,却被姜靓拦住。巴掌照着丁卫肩头一推,丁卫哎呀一声,已经踩了进去,溅了一身脏水。

    “臭娘们儿,你想害死我啊?”丁卫大怒。

    “赶紧把老爷爷背上来!”姜靓叮嘱道。

    “凭什么啊,我衣服还要不要?”

    “老人快淹死了!”

    姜靓夸张喊着,付庆顺又累又饿,浅浅的水洼就站不起来,如果没人发现他,真有可能溺亡。

    你等着!

    丁卫咬牙点指姜靓,还是走到付庆顺身边将他扶起来。看到有人来扶,老头干脆变懒了,丁卫又拖又拽,最后还是把他给扛起来,这才挪到干爽地方,累得呼哧哧喘。

    将手放在老人脉搏上,情况良好,周轩暂时松口气。

    “好人做到底,把老爷爷抬到房车上去吧。”姜靓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门童,你别太过分啊。我这么做已经仁至义尽了,你没有资格要求我做更多!你这是典型的贪得无厌,道德绑架!”丁卫大声吵嚷,原来是鞋子脏,现在全身上下没个干净地方了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谭院长他们很快就到了,应该有车的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大家合力刚把老人抬到岸边,远处传来脚步声,听动静人数还不少,应该是谭尚文他们到了。

    何止!

    足有二十几号人,谭尚文以及养老院工作人员和热情群众等等。都这个时间了,居然还有跟踪报道的记者!

    谭尚文看到付庆顺,眼泪就流了下来,双手握住他瘦骨嶙峋的手,“付叔,这是怎么搞的,我来晚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请问,究竟怎么回事儿?”记者问道。

    “老人迷糊了,坐在水洼里洗澡。浩宇集团的丁卫丁总却不怕脏不怕苦,把老人给背了上来。”姜靓正色道。

    话筒和照明灯都对准了丁卫,把他围了个严严实实,丁卫清清嗓子,一本正经的点点头,“没错,就是我干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浩宇集团的丁总吗?”记者问。

    “如假包换。”

    丁卫面对镜头非常坦然,说话轻松随意把大家都逗笑了,记者又问:“丁总,请问当时看到老人在这里,你是怎么考虑的?”

    “还能考虑什么,如果我的爸爸或者爷爷落在水洼里,我能不扑过去吗?那一刻在我眼里,老爷爷就不是陌生人,就像是我的亲人!”丁卫大言不惭,说话还挺动情。

    周轩看不下去,让他对付记者吧,自己和谭尚文将老人扶起来,脱下外衣,暂时先换上干净衣服。

    刚刚换好,老人却突然拍了下脑门,又跑了下去。

    唉!谭尚文急得跺脚,连忙追下去,付庆顺却忘了刚换了新衣服,又跳到了水洼里。所有人都愣住了,丁卫更是发呆,镜头又对准他,记者期待亲眼看到富二代勇冲脏水洼的场面。

    付庆顺在水里摩挲一阵,找到一个东西,乐得哈哈笑,嘴里还嚷嚷,“哈哈,找到了,我的好宝贝,找到了!”

    好在老人自己从水里走了上来,没用丁卫下去,手里摆弄着一个小石头,沾满泥浆,也就是鸽子蛋大小。

    “付叔,你又不听话了!”谭尚文气急败坏,只能脱下自己的衣服来给付庆顺换。

    换好衣服,付庆顺背着手走到周轩跟前,“小伙子,你救了我,挺有良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老爷爷,是我救了你好吗?”丁卫过来强调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是他救了我!”付庆顺不领情,手里的小石头往周轩手里一拍,“送给你,别客气!”

    感觉到手心的滑腻感,还有污水流淌的微痒,周轩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还是应付道:“多谢老人家。”

    “收好,千万别丢了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发个誓!”

    这?周轩一脸无奈,一块小石头让自己发誓,丁卫却催促道:“快点,老爷爷得赶快去医院做检查,你快点骂誓!”

    周轩从不把誓言当做玩笑,为了能让老人赶快离开,郑重其事道:“我一定会保存好这个石头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石头,是宝贝,重新来!”

    “我一定会保存好这个宝贝!”

    付庆顺这才满意笑了,身形晃动,向后直直倒去,众人七手八脚把他抬到路边。守着记者的丁卫非常仗义,让把老人抬到房车上去。

    咔嚓嚓,闪光灯刺的眼睛都睁不开,房车终于启动了,朝着中心医院飞快驶去,谭尚文等人的车辆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赛貂蝉被吵醒了,睁眼看到对面沙发上躺着付庆顺,嘲讽道,“真懒!”

    翻个身赛貂蝉又睡着了,丁卫直磨牙,这老太太嘛作用也没起啊,小声嘟囔道:“老奶奶,您是来客串的吗?”

    “小丁丁,你跟姜氏能凑合。”

    赛貂蝉含糊道,只有丁卫听清楚了,撇撇嘴,胡说八道,但还是取过一块毛毯给老人家轻轻盖上。

    早有救护车在中心医院大门前等候,将付庆顺和赛貂蝉一并接下去。谭尚文急着去给老人做检查,匆匆感谢过后,又跑去照顾老人。

    任务完成,周轩一行折返,还要面对居住问题。周轩路上小声商量,苗霖却不吭声,途径苗霖家附近,她直接拉着周轩下去,姜靓和丁卫都没有提出强烈反对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懂了,得给两人制造机会。”周轩笑了。

    “哪有那么简单,两人要想天长地久走下去,需要很多的磨合。丁卫是浪荡公子哥,对姜靓的态度像是猫逗老鼠,玩心更重一些。而姜靓对他的反感还没消除,这也需要时间去淡化。”苗霖说道。

    剩下的话苗霖没有多说,那就是姜靓心里还有周轩,一个女孩子一旦付出了真心,只怕别人只能留存在角落里。能否重新掳获芳心,习惯了被追的丁卫并不是高手。

    回家洗漱完毕,谭尚文打来了平安电话,老人一切都好,并且一再自责,都是自己疏忽造成的,愿意接受公司的惩处,哪怕是换人。

    “周轩,只要能让我在这里工作就行,发不发工资也无所谓。今天多亏了你,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。”谭尚文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“谭院长,老人突发精神疾病,又是这个节骨眼上,所幸没事,你也就别有那么大负担了。但是,以此为戒,不要图省钱,该雇人的还得雇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唉,抠唆惯了。”

    “谭院长,你也回去早点休息,只管安心做你的院长,费用由公司来承担。”周轩安慰道。

    这时,周轩才想起衣兜里还有付庆顺送的小石头,拿出来一看直皱眉头,又脏又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