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536章 桥洞下面的声音
    假山有两个上山口,体积不大,高度也就十几米。周轩和苗霖也分开行动,苗霖走那条较宽的台阶路,周轩则从对面攀援上去。

    不到一分钟,两人就到了山顶小凉亭前,从这个方向看去,不要说是假山,就连还在公园里捂着鼻子看沟槽的丁卫都看得到。

    “前面一座小桥,人工湖里的水恐怕早就干了。”苗霖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都没打电话过来,说明没有发现。”

    周轩轻叹,看看时间,已经快十二点。凉风习习,还有假山凉亭,两人却无心坐下来谈心,手挽着手走下山。

    走上石桥,下方倒也有些水洼,是积攒的雨水。远处有一艘倒扣的塑料电动船,周轩反复照了好几遍,确定下面并没有藏着人。

    再往前走便能看到大路还有停靠在路边的房车,周轩不甘心又往来时路照了照,其实从假山上就能看个大概,这里虽然杂乱,但还是藏不住一个大活人的。

    回到出发点,刘浪已经到达,他那边比较空旷,有公共厕所和健身器材,还有个展览室,都检查过了,没有人。

    丁卫和姜靓最后一组赶到,在手电光的照射下,脸色显得更难看,闻闻肩头,又恶心的要吐,“臭死了!”

    “你脚上踩粪了。”姜靓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啊?丁卫连忙低头看,果然看到鞋子边缘有脏东西,连忙用脚在地上踩,又在草丛里使劲蹭。

    “靓妹,也没有发现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犄角旮旯都看了,丁卫表现还不错,钻到原来养蟒蛇的洞里,也没人。”姜靓汇报道。

    “你就害我吧,故意吓唬我,头上撞了个大包。”丁卫一边蹭鞋子一边恼羞道。

    “脚下踩粪,头上撞包,丁卫,你上辈子准没干好事儿。”姜靓嘲讽。

    “你再跟我贫嘴试试?”丁卫竖起拳头,姜靓却捂着鼻子,“呀,真恶心,地上还有脚印呢!”

    丁卫快要疯了,刚花好几万买的减震运动鞋,扔掉没什么,但是地面更脏,光着脚走路还容易受伤。

    “喂,车上有矿泉水吗?”丁卫朝着司机大喊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丁总,路上没停,还没来及补充。”司机歉意道。

    “回去后就写辞职信吧你!”丁卫恼羞,回头张望,指着周轩来时的路问道:“那里是不是有湖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小桥下方就是。”周轩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去水边冲冲鞋子。”

    丁卫一边干呕一边向小桥方向跑去,看出高档运动鞋的好处了,一溜烟就跑远了,周轩想要制止都没来得及。

    苗霖呵呵笑了,姜靓好奇问:“苗总,你笑什么呀?”

    “湖里的水早就干了,地面比石头还硬,倒是有几汪下雨积聚的泥水。”苗霖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得去看好戏啊!”

    姜靓来了精神,撒丫子也跑过去了,不管周轩怎么叫喊,非得看丁卫出丑不可。夜色更浓,对安全不能掉以轻心,周轩也跟了过去,集合后立刻离开,再去别处找找。

    前方传来丁卫哇哇大叫声,还有姜靓撑破肚皮的笑声。

    只见丁卫站在干涸的湖里,中心倒有一汪水,看起来比墨水还黑,鞋子往里面一泡,就等于是报废了。不得已,丁卫蹲下来,捡了个土块忍住恶心擦拭边缘。

    “太他妈膈应人了!”

    说着,丁卫又吐了,这回直嚷嚷吐出了胆汁,算了,还是去水里刷刷吧,总比粘着屎强。来到小水洼,丁卫在里面啪嗒啪嗒踩水,金黑色鞋面看不到了,成为脏兮兮的灰色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就走人吧!”苗霖提醒道。

    哦,丁卫刚上来,突然觉得好像有人正盯着他看,全身发毛。紧张地转过头,是个假山,上面有块怪石,这个方向看上去很像是怪兽。

    呼,长长呼出一口气,丁卫抬脚要走。

    呼~

    声音很轻,但丁卫可以确信有人在模仿他!寒毛直竖,丁卫发出凄厉的惨叫,飞一般跑上岸,死死抱住姜靓,吓得身体不停发抖。

    “喂,遇到鬼了?”姜靓被勒得喘不上来气,拍着他的脑袋问。

    “这回真的有!就在桥洞下面!”

    丁卫真的吓坏了,声音都在颤,姜靓明显感觉他的体温都在降低。怪可怜的,怕打变成抚摸,摸摸毛吓不着。

    哗啦啦,有水声,还有人的粗重呼吸,这回所有人都听到了。

    怎么会有鬼,周轩分析道:“不用自己吓唬自己,应该是哪个拾荒者躲到桥洞下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是个水鬼!”丁卫直摇头,“桥洞下好大一片水,得三十厘米深,他怎么会躺在里面休息呢?”

    周轩疑惑不已,是啊,废弃公园到处都是草坪,为何要在水里休息?他带头走下去,同时打开了手电。

    眼前一幕让他愣住了,也心酸不已。

    水里坐着个老人,正在往身上撩着水,好像是在洗澡。看不出年纪,只是觉得他非常老,微微张开的嘴里没有一颗牙齿,满脸沟壑可以存得住水珠。看到有手电光,眯着眼睛看过来,冲周轩咧嘴一笑,颇有几分诡异。

    “轩,他是不是咱们要找的人?”苗霖激动问。

    “或许。”周轩上前,走到水边慢慢蹲下来,试探问道:“老人家,您叫什么名字啊?”

    “名字?”老人一边洗澡一边回忆,“哦,想起来了,小时候都叫我狗蛋。”

    “付庆顺,您认识吗?”

    “好熟悉的名儿啊。”老人痴痴回忆。

    “天沐养老院,知道吗?”周轩追问。

    “什么天沐?”

    “轩,这是新名字,他不一定知道。”苗霖柔声问道:“老爷爷,谭尚文,谭院长,也是原来的谭校长。小谭,小文,你认识吗?”

    老人洗澡的动作停止了,喃喃自语,“小谭子啊!这臭小子,把我放他家里就不管了,怎么还不来接我?”

    是他!周轩连忙拨通谭尚文电话,将老人特征描述一下,谭尚文立刻表示很符合付庆顺的特征,他马上就到,最多十五分钟!

    “老人家,洗完了吗,上来吧?”周轩轻声道,表现很有耐心,人活一辈子,最后却连自己都不认识。

    “洗完了,有点饿了。”

    老人慢慢起身,身上还穿着衣服,湿漉漉往下滴水,由于坐的太久,又蹲坐下去,身体往后仰,已经没入水中,有水呛入口鼻,四肢直扑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