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530章 各自有秘密
    曾宇是行业内的投资明星,泽邦有意拉拢使唤,但此人自负傲气,又有自己的投资公司,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于是玛丽被选中,被派去接近曾宇,专找曾宇感兴趣的话题。但是关系升级,曾宇却不好女色,反而很喜欢这种与红颜知己谈心的感觉。

    玛丽有些着急,最后只能将其灌醉,制造证据,无中生有。负责和玛丽接头的是泽邦的工作人员,但授命于汤姆,幕后主使昭然若揭。

    玛丽将会接受法律的制裁,警方也第一时间知会汤姆所在国籍大使馆,并且通知其国籍警方要求对他实施联合抓捕。

    只是,并没有直接证据指向是汤姆指使,而且他本人已经回国,调查取证十分困难,案件只能暂时搁置。

    也因为汤姆以及投资团队的全部撤离,放弃了对洛能矿业单方面毁约的追究,让陶宝霞夫妇开心不已。

    邹小康亲自到临海找到周轩表示感谢,“泽邦撤诉了,洛能虚惊一场啊!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泽邦这么快认输了,人去楼空,基本等于是垮了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泽邦不是贤士的对手!”邹小康喜气洋洋。

    周轩可不这么认为,泽邦来临海开投资公司,就是要和贤士对着来,用以削弱他的实力。五百个亿花去了大部分,没有达到预期效果,泽邦不会在无谓的事件上浪费时间,忍痛割肉,又去图谋新的方案。

    “对了,金矿的事情怎样了?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“勘测过了,专家估计能有六十吨左右,这个规模在全国不算很大,但是金子纯度很高,自身价值并不弱。现在宝霞牛大了,整天横着膀子走。”邹小康好笑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很像她的作风。对了,宝霞姐这次怎么没跟着过来?”

    “嘿嘿,可能是有了,还不确定,只是自测的,因为比较忙还没去医院。”邹小康说道。

    子孙宫微凸,出现亮黄之色,从邹小康面相上能看出来,他们就要升级做父母了。

    周轩十分羡慕,倒不是妒忌人家有孩子,而是官司缠身,两口子还能勤于耕种,境界很高,由衷祝福道:“恭喜了,多年愿望成真!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你提醒宝霞她有病,我们也不会有针对性的去医院检查,还真是你说的那样。”邹小康一再表示感谢,又说道:“对了,你上次交代我的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吱呀,此时办公室屋门打开了,苗霖走了进来,彼此打过招呼后,邹小康接着说道:“那件事,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咳咳,周轩打断邹小康的话,问道:“苗苗,有事儿吗?”

    嗯?苗霖一怔,“哦,这是曾宇确定的两家投资企业,拿来资料让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找时间再看。”周轩停顿片刻,又问:“还有事儿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了,你们聊。”

    苗霖闷闷不乐,然而前脚刚离开办公室,虚掩的屋门就被关上了,心里很不是滋味儿。她与周轩情深似海,但还是有事瞒着自己,随后又自嘲摇头,她心里何尝不是装着更大的秘密。

    “怎么,做不好吗?”周轩担心问。

    “那倒不是,但是费用太高了,即便是这样也无法做到世界最高水平。国内需求暂时不高,只是为了这几克下这么大本,合适吗?”邹小康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!”周轩催促道:“需要多少钱跟我说,最好能快点搞定。”

    “数额太大,我没法替你承担,这样吧,假若以后这台进口设备回本,我再退给你,另外再算你的股份。”

    邹小康一脸真诚,周轩却哈哈大笑,他只想花钱买到想要的东西,并不在意是否盈利。

    与泽邦一战大获全胜,本以为接下来便是轩霖夫妇的结婚典礼,周轩却好像不着急,也不催刘浪操办。苗霖笑模样也开始少了,脸上总是罩着一层愁云。

    大家猜测,或许是伦敦的官司还没弄利索,也就没人追问原由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搁以前,数姜靓最八卦,但现在她却是最有正事的人,从办公室重新规划到标识牌的制定,全都一人包了。

    每天一早就自己开车赶往平原县,晚上十二点才能回来,人瘦了一大圈,可还不觉累,每天都是精神饱满。

    “靓妹!”

    早上上班时,看到背着双肩包,穿着运动鞋的姜靓又要出发了。

    “轩哥,我去平原看看。”姜靓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来我办公室下,我有话要说。”周轩招招手。

    “我回避下。”苗霖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苗苗,怎么突然生疏了?”周轩连忙问。

    “有吗,投资公司那边也挺忙的。”

    苗霖轻描淡写,周轩这才察觉几天来,她对自己有些冷淡,晚上总是背对自己,好像有心事。想了想,周轩又说道:“靓妹,我跟苗苗有事情要谈,你等我会儿。”

    哦,姜靓听话的先回自己办公室,苗霖却皱眉不悦,“干嘛啊!”

    “苗苗,为什么不开心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“没说实话!”拉住苗霖,周轩一只手打开办公室,“这下可以说了吧?”

    “真没有!”

    苗霖一边嘴硬,大眼睛里居然有泪珠滚落下来,让周轩心痛难忍。苗霖向来坚强,让她流泪,一定是遇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更不放心了,周轩固执道:“苗苗,你不说清楚,我就不放手。”

    任由眼泪滚落,几分钟后,苗霖恢复到从前冷漠的神态,“周轩,我不想因为你让自己变成一个俗人。就像那些怨妇一样,多疑猜测不安!”

    “苗苗,我实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本不想结婚的,你知道我的身体情况。为了你,我可以讨好你的父母,可以向你所谓的师父磕头,但是做过这些后,你却没了下文。我整天在猜,你为何不带我去领证,真是好失败!”

    “呵呵,原来是这件事。怎么,急着嫁给我?”

    “别跟我这么说话!”苗霖生气了,“还有公司的事情,各尽其职,保持距离,这是我一贯的作风。是你每次都拉着我参与,可是守着邹小康就盼着我出去,知道我当时多尴尬吗?”

    “哦,我家苗苗还是玻璃心呢!”

    周轩嬉皮笑脸,苗霖更生气了,竖起一根食指指着他,“不要以为降住了我,只要对你对生活失望了,我照样可以离开,让你永远也找不到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