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525章 老生常谈
    有钱了,孔玉慧塞给苗霖一个存折,全都是周轩汇来的,到底是没舍得花全存上了。

    总数对于苗霖来讲,不值一提,但孔玉慧把全部积蓄都放心交给她,苗霖很是感动,劝说道:“妈,我们有钱,这些是轩让你们享受的,我不能要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钱够用了,苗苗,妈就一个心愿,只要你们过得好,比给我多少钱都开心。”孔玉慧诚恳道。

    周轩将存折又给了母亲,解释道:“妈,苗苗年薪就五百万,这点钱看不上的,拿回去吧。我和苗苗情投意合,结婚是早晚的事,希望爸妈把心放肚子里,千万不要再催婚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当然不会了!”孔玉慧立刻保证,都住一起了,还怕什么!

    “另外,我跟苗苗都得以事业为主,什么时候要孩子,是否要孩子都由我们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周轩又强调这一点,苗霖感激的看了他一眼,这是她最为担心的,世上没几个母亲同意儿子娶一个不会生育的女人。

    孔玉慧还是满口答应下来,苗霖上得厅堂下得厨房,跟周轩是真心好。周轩不着急要孩子,说不定苗霖还会主动提出呢。

    “好,好,都依你。”

    “妈,我是认真的。我真的不希望结婚后,因为孩子问题,你们婆媳发生争执。”

    孔玉慧察觉出有些不对劲,刚要发问,周德仁把她来开,摆摆手,笑道:“你们小年轻都不喜欢和老人住一起,我们也不去讨人嫌。日子过什么样,由你们自己说了算,我跟你妈也赶潮流,去旅旅游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肯定是极力支持的。”

    告别家人,在车上苗霖还是有些担心,“轩,要不就实话实说,总感觉自己欺骗了他们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苗苗,爸妈还是相对开通的,就算是将来想不开,你不用面对,所有问题我来解决。”周轩掷地有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解决?如果老生常谈,必须二选一呢?”

    “那我只能对父母剔肉还骨了,但我的灵魂还是属于你。”周轩故作发愁状。

    “希望不要出现那一天。”

    苗霖双掌合十,默默祈祷,周轩感到好笑又心疼,现实把天不怕地不怕的苗霖,也逼到将命运交给上天的份上。

    一切都会好起来的,周轩坚信。

    驱车赶往平原县管辂祠,回想师父的音容笑貌,周轩眼眶含泪,话也少了很多,倒是让苗霖非常奇怪,怎么周轩好像对管辂的感情比父母都要深。

    当然如此。

    三国时的周轩也是自幼离开父母,由师父养大成人,还传授给他一身的本领。周轩被人陷害入狱,但离奇来到现代,过去的本事没忘,这才能在这里立住脚,已然欠下师父两世的恩情。

    “轩,管辂是你的偶像吗?”苗霖好奇问。

    “可以这么说,我从小就很崇拜他,希望长大后成为他那样的人。”周轩诚恳道。

    “你做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或者说,只是一部分吧。”

    “差距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唉,师父长得太丑了,这点我永远比不上啊。”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晴空一个响雷,周轩暗中吐吐舌头,背后说师父坏话,还是有可能被雷劈的。苗霖被逗得哈哈大笑,倒是忽略了这个动静。

    管辂祠门前依旧是门可罗雀,这是个掏钱不情愿,免费也没人领情的景点。周轩和苗霖进去半天,也没看到管理员,大概是没什么人来,躲到一旁偷懒去了。

    “他确实不帅。”看到管辂塑像,苗霖吃吃笑了。

    其实,本人还没塑像帅气,周轩心里这么想,看看天空,愣是没敢说出来。

    领着苗霖上前,周轩郑重跪了行来,行大礼参拜,一丝不苟,眼中含泪。苗霖看呆了,周轩对待偶像的态度还真特别。跟着叩拜几次,周轩还没行完繁琐的大礼,苗霖便跪在旁边等着他。

    “师父,不孝徒儿来看您来了。”周轩喃喃道:“男大当婚女大当嫁,当今社会自由恋爱,徒儿爱上一女子苗氏,貌美聪慧,贤德淑贞,徒儿与其一见如故,再见难分,愿结为夫妻,相伴终生,不离不弃。”

    都什么跟什么啊,苗霖直皱眉头,大战机器人,周轩得了很多称号,棋圣棋仙等等,要让粉丝知道他还有这个怪癖,一定会笑掉大牙。

    絮絮叨叨说了很多,都是夸赞苗霖的好,一口一个苗氏,让苗霖鸡皮疙瘩掉了一地。有心想要提醒是个意思就得了,但周轩表现十分投入,俨然跟塑像对话,也不好打扰。

    “然,阴阳两隔,师徒相见唯有梦中,不见恩师慈容,难听恩师教诲,昼夜思念,心碎欲裂。但求上苍,两千寿元尽,再与师父团圆……”

    周轩深情跟师父说着心里话,苗霖打了个哈欠,有些哀怨的看着他,真的有必要吗?

    不知何时出现的管理员在院子里转来转去,天气依然炎热,等的实在不耐烦,嚷嚷道:“喂,你们两个买票了吗?”

    被打断,周轩很不高兴,但还是叩拜后才起身,冷脸道:“还没问你因何脱岗,反倒跟我讨要钱财,该当何罪?”

    “啥?”管理员愣住了,这小子不会被管辂附体了吧?

    “轩,不要拽文了。”苗霖皱眉提醒。

    哦,周轩如梦初醒,古今角色迅速调换:“我刚才就要买票,但你不在,又有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管理员讪讪道:“天天没人,就出去买点菜的功夫,哪知道你们会来。”

    “上班时间买菜?还真是什么都不耽误。”周轩很不高兴,来个贼把师父塑像偷走了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嘿,这有什么,告到政府也没人罚我。”管理员很自信。

    “拿去,不用找了。”周轩掏出一百块钱,管理员接了,却说道:“这可不敢,上头管得严,不能为了几十块钱丢了饭碗,好歹还算半个公家人呢。”

    周轩对此人有了点好感,打听道:“管辂祠归哪里管?”

    “都快塌了,没人管。开始说是旅游局,但收不上来什么钱,便推给了县文管会,不拨款也不修葺,其实就是让它自生自灭。”

    管理员叹口气,每天看着管辂塑像,也有点感情了,更重要的是,管辂祠没了,他就要失业了。这个岁数,干体力活不如小伙子,好多工作也不要年纪大的。所以,他倒是盼着管辂祠能够开下去。

    “文管会在什么地方?”周轩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