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522章 耐心的钓鱼高手
    另外,有的人已经排队一天,如果将他们赶走的话,也会影响其他投资人的积极性。

    “此一时彼一时,数额还是要限制的,一千万以上吧。对于散户,可以让他们自由结合,签字摁手印签订小团体的合作协议,以出资最多的一方为直接负责人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主意好,可以省去咱们不少麻烦。”商玉红笑道。

    两天过后,除了本地散户和企业家,还有不少外地企业咨询。周轩做出决定,服务公司的业务暂停,所有人都过来帮忙,由苗霖坐镇。

    周轩却带着刘浪外出,还有很多人等着和他见面。

    第一站,是最为无奈的去处,那就是重案组办公室。周轩成了那里的常客,和张磊见面,俨然老朋友般熟悉。

    见面后,将此次出国前后的大小事宜都说了一遍,张磊认真记录,有时还会提出疑问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们早就预感有人会在国外对你下手,所以有所防备。比如给航空公司做贡献,以及雇佣华人保镖等等?”张磊问道。

    “即便在临海,我也时刻提防!”周轩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和伦敦警方做过沟通,那名酷似罗雨凝的女孩子并不是本校学生。”张磊说道。

    “她的出现绝非偶然,我是接到了罗雨凝的电话才赶到那里,而且,从背影和侧面看去,都和她很像。”周轩强调。

    张磊哼笑一声,碳素笔敲敲桌子,“周大老板,你在这件事上吃过两次亏了?怎么,上当还有没够的?”

    周轩皱紧眉头,不悦道:“张组长,请你严肃点好吗?电话里,罗雨凝,不,是跟她很像的声音说,她身边有警察。我自然会放松戒心,却不想警方里也有坏人。”

    “罗雨凝到了英国后,不在学校上课就是在家里,警方锁定的信号范围却在别的地方,她本人作案的可能性很小。”张磊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雨凝不会害我的。”

    张磊抬眼皮瞅了周轩一眼,懒得多说,又问:“这就是问题的关键,是什么人屡次扮演了罗雨凝的角色?”

    “我想了很久,对方是个女人。”周轩肯定道。

    “呵,你的定论还真是精准,全球只有两种人,男人和女人。”张磊耸耸肩膀。

    “但这人和我有关,深知我生活习惯,又极具语言能力,确切说,是模仿能力。从她的语调和口气,我可以听出是个女人,回头想想,还是跟罗雨凝有所区别的。罗雨凝声音里带着点怯意,而这个人中气十足,大胆揣测下,她是魅影组织的人。再进一步讲,”周轩换上严肃表情,沉声道:“顾名思义,我怀疑,她就是魅音。”

    张磊思索片刻,将这条线索也记录下来,圈圈点点过后,“熟悉你的一切,和魅影有千丝万缕的联系,还是个女人。周轩,你身边有这样的人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周轩回答很干脆。

    “扩大些范围,比如泽邦公司,背后的支持方是富通天下。而据我们所知,富通天下和魅影也有关联。会不会是一种间接的关系,富通天下现任或者,”张磊略作停顿,“离职的人?”

    周轩脸色立刻就变了,不高兴站起身,“我只是如实述说事情经过,该怎么分析案件,是你们警方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说完,周轩大步走出办公室,张磊嘿嘿笑两声,又起身来到墙上挂着的小黑板跟前,在苗霖那个圈上画了个大大的问号。

    他所指自然就是苗霖,周轩因此才会不开心。表面来看,苗霖对周轩一往情深,但她本身就是个谜,身份倒是真实的,但自幼丧失父母,却奇迹般自己长大的,还出国深造。

    这不可能。

    有关苗霖的成长经历,张磊有些模糊的线索。如果这样的女人对周轩下手,简直是轻而易举,她会吗?

    不会。张磊自言自语。又在上面画了个圈,里面写下两个字,魅音。事态变得复杂,但有更多的人浮出了水面,真正的钓鱼高手,还需要耐心等待。

    “三弟,婚礼还张罗吗?”刘浪看周轩不高兴,想说点有意思的话题。

    “暂时延缓吧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,和苗总闹别扭了?”

    “那倒没有,不过周末要回老家一趟,见见父母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哪有你这样的男人,人家都不着急,你却急着作保证。”

    周轩跟着笑了两声,心里那种惧怕失去的感觉还没有消失,虽然每天和苗霖在一起,这种担忧却越来越浓。

    时间还早,开车去学校,周轩要去见见闫平川,当面表示感谢。而通话后,闫平川却说正在接待高校参观团,有事等上课后再说。最后,闫平川提醒周轩,裴胜男对他很担心,如果方便,去科研所见见她。

    闫平川总在极力撮合两个年轻人,周轩认为,只要行事磊落,没必要老死不相往来。

    研究所总是静悄悄的,裴胜男办公室门虚掩着,周轩也没敲门,直接推门进去。裴胜男正托着下巴发呆,一支笔在右手指尖旋转着,一圈又一圈。

    咳咳,周轩轻轻咳嗽两下,笔掉在办公桌上,发出清脆的响声,将裴胜男从神游中拉回现实。

    “轩,你回来了?”裴胜男眼圈一红,立刻站起身。

    “嗯,好闲啊,让我逮着了吧?”周轩开玩笑。

    “切,那就扣工资啊,反正几年内的收入都是用来还你房子钱的,你可想好了。”裴胜男威胁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厉害,我怕了。”

    “怕个大头啊,回来这么多天,连个电话都没有。我妈整天问你什么情况,我却说不知道,真是忘恩负义的东西!要不是我,你能在英国用英文交流?我在这里翻译什么破天象鉴,你们却集体出国旅游。”裴胜男越说越气,“说好只带苗霖,还不是偷偷把虞江舟也带上了?”

    “江舟是步老那边安排的,真不是我的主意。”周轩喊冤。

    “事实证明,多去两个人也没关系啊。出那么大事,害我在这里担心,什么都做不了,白瞎了体育生练就的一身肌肉,都不能替你踢飞坏人。”裴胜男很生气,又委屈。

    “胜男,如果知道去了会有危险,我谁也不带,让我一个人承担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死了……”裴胜男发狠,但还是把后面的话给憋回去,“算了,你来这里干什么,催债?”

    “不用还我钱了,省得日子又过得紧巴巴的。”

    “别来这套,本姑娘有能力赚钱还你的!”裴胜男不买账,“现在我火气很大,你最好快点走,以免爆发。”

    压住!周轩拿出一张纸,放在办公桌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