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520章 回家见父母
    白银出售非常便利,即时到账后,早有心理准备的商玉红还是流下了眼泪。

    跟着周轩,她成为千万富翁,丈夫也有了自己的成,入驻各大书店的热卖,获得了不少物质收益,也得到了级领导的认可和嘉奖。

    而且,的翻译工作已经进入尾声,安如山这个名字,将要随着周轩,被世界所熟知。

    人有成会变得更加自信,夫妻二人感情更胜从前,安如山出了名,但回家照旧洗衣做饭接送孩子,商玉红不觉他是窝囊废,而是极品好男人!

    贤士公司下欢欣鼓舞,也分到一百八十万的乔三面朝大海哭了,黄毛凑过来问道:“三哥,你不是说每天看着广阔的大海开悟了吗,怎么分钱还哭了?”

    “你懂个屁!我是高兴啊,不光是有钱了,咱们周董真仗义,真把我当兄弟,好事儿都没忘记我。”乔三感慨道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样的三哥,有什么样的周董。三哥对我们哥几个也是不离不弃,要不我们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搬砖呢!”黄毛动情道。

    “算你小子有良心,但以后多看点书,你刚才夸的那句话不对,不能把我放前头。”乔三笑着捶了黄毛一拳。

    欧强原定周轩分大头两千万,被他拒绝了,理由是他跟苗霖是一家人,总数加起来并不少。

    “周董,公司发展是你用命换来的,怎么能跟我们一样呢?”欧强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“钱对于我不过是数字,何况我又不用买房子,厚着脸皮和苗苗挤一起行了。”周轩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欧强笑了,摇摇头,“不过从咱们私交讲,男人还是得有点主动权。现在的钱都给了媳妇,房子又是人家的,万一吵架了,只能流落街头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敢不敢对芳菲说?”周轩坏笑。

    “不敢!”欧强回答很干脆,“但是,我的一部分钱会给老妈管理。老妈只有一个,媳妇还是有可能再换的。嘿嘿,这话有点不地道,但是实在理,你说,是不是?”

    周轩咳嗽两声,翻看手资料,欧强以为他听心里去了,又说道:“要不说大部分男人总会有个小金库,要都让女人管,只能下班回家,其他什么都干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欧总,你还想干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嘿嘿,你有这么多红颜知己还问我。”欧强笑着笑着,脸的肌肉僵硬了,说话的根本不是周轩,而是后面传过来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说了,我也听听你们男人的世界该是怎样。”苗霖倚在门口淡淡道。

    欧强的冷汗都冒出来了,冲周轩直眨眼,唉,天生怕老婆,没有帮腔的打算。讪讪转过身,咧嘴笑了,“苗总,我跟周董开玩笑呢。”

    “工作时间闲聊,不是欧总最厌恶的吗?自己制定的自己打破,欧总,该怎么办?”苗霖又问。

    “罚!”

    “多少?”

    “半个月奖金。”

    欧强蔫了,这条还真是他制定的,为的是鞭策员工充分利用工作时间,结果今天自己犯规了。

    “哦,我是问问而已,毕竟咱们不是一个公司嘛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老板娘不能问的事!”欧强笑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老板娘,太难听了!”

    苗霖摆摆手,也没憋住笑,欧强看她终于有个笑模样,连忙找借口跑了,这个老板娘太霸道。

    “欧强说得对,瞧你,真正的十亿身家了,还开着辆二手车,也好意思。”苗霖埋怨道。

    “媳妇,你想换什么车,都依你!”周轩认真道。

    “我无所谓!”

    “我何尝有所谓呢?”周轩反问,朝苗霖勾勾手指,她抿嘴一笑,还是乖乖坐在他的腿,“苗苗,周末跟我回家一趟好吗?我是说平原老家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是祭祖吧?”苗霖有些不情愿,自由惯了的,不喜欢见不熟悉的人,尽管是周轩的亲人。

    “我认定了你,哪怕是现在不能举办婚礼,但是父母要见。另外,师父也要见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哦?苗霖一愣,总听周轩提起师父,但却从没见过,也没听说过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我的师父是个高人,只是他和我的相会只发生在梦里。”周轩柔声道。

    苗霖更迷糊了,周轩与众不同,他的师父莫非是个老神仙,可以在梦点化?不过,见父母还是见师父,都是对婚姻和妻子的尊重,苗霖还是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父母一定会喜欢苗霖,其实周轩更想带她去管辂祠拜祭师父,让他老人家知道,徒儿长大了,要娶妻了。

    另外,周轩还有一个心愿,这次一定要完成。

    井德善接到周轩的电话,立刻赶了过来,进屋紧张的问:“兄弟,怎么回事儿啊,看新闻怎么还被外国警察给带走了?”

    “一言难尽!”周轩摆摆手,让井德善坐下,“井大哥,咱们还是说点高兴的事儿吧。你去年在我这里放了五百万……”

    “兄弟,说什么呢!我可没要退!真是气死人,我介绍过来的有两家退了,气的我把他们给骂了一顿。有个词怎么说,这叫落井下石!兄弟你有难,他们不帮也算了,还想着捞本!”

    井德善一口南方口音,语速又快,他的话周轩听了个大概,反正是替自己打抱不平,“井大哥,你能这么相信我,那是最好的证明。至于别人,非亲非故,只是利益连在一起,遇到特殊状况,力求自保很正常。这次叫你来,是想征求下你的意见,钱是继续放在这里,还是提走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说了嘛,都放你这里。”井德善嗓门没那么大了,其实来的路也有过念头,不好全部提走,但取一半儿更稳妥,毕竟是大半生的积蓄。

    “没说实话。”周轩笑了。

    “嘿嘿,兄弟,你可别生气。外面说什么的都有,泽邦那边又有钱,我也怕你撑不住。兄弟,我是个商人,咱们明说了吧,我取二百万,剩下三百万还是放你这里。赔了,按照之前的说法,算我的!赚了,咱们平分!”

    这话仗义,起虚情假意的客套更要打动人。

    “呵呵,先别表态。”

    周轩将一张表格递给他,看到面的数字,井德善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,“不,不可能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