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515章 纷纷赶来救场
    刘浪被人围住,无数的拳头落在身上,还有人一脚踢在他的下巴上,顿时满口流血。

    欧强连忙冲出办公室,试图要将刘浪解救出来,但是被挑唆的人们又将他围住,上前就是一拳。

    “快关门!”欧强大喊。

    曾宇慌忙就要关上,然而却有两人一脚踹开,接着更多人冲进办公室,看到人就打,看到东西就砸。曾宇被逼到角落里,不知挨了多少脚,恼怒骂道:“天杀的泽邦,你们一定是泽邦的人。”

    啊!

    同样被挨打的姜靓突然被袭胸,惊得立刻叫出声,抬头一看,是名猥琐的中年男人向她伸出魔爪。

    “草,老娘也是你能动的!”姜靓火大了,抓过身旁打印机就砸在他的头上。

    结果又有两人挤过来,那名被砸的中年男人擦擦脸上的血痕,呸道:“都说贤士是硬骨头,我倒是要摸摸到底是硬的还是软的!”

    “啊!滚开!”姜靓慌了,这伙人根本不是来要账的,姜靓被人控制住,那名中年男人狞笑着走过来,伸手就要解她腰带。

    “还有没有王法了!”不远处的商玉红大吼一声,将水杯砸过来,正中中年男人的后脑勺。

    紧接着,商玉红扑过来,抱住面如死灰的姜靓,怒道:“你们敢动她一个手指头,就等着坐牢吧。”

    “商姐,我怕。”姜靓哭出声,她虽然泼辣,但还没遇到过这样的场景,吓得身体不停抖动。

    “我做什么了啊?你们,看见什么了?”中年男人不怀好意打量商玉红,伸长鼻子

    ,闭上眼睛“风韵犹存,更有味道,不错。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斜着冲上前一人,肖亿一拳打在那人鼻子上,随后从兜里掏出一把水果刀,横着晃动几下,“老子死过一次的人了,你们谁不要命就过来!”

    “肖助理!”商玉红感动的流下眼泪。

    “玉红,你们靠后,谢谢老天让我有弥补机会,死而无憾!啊!”

    肖亿大叫着挥刀就刺过去,就怕不要命的,那三人掉头就跑,哪里还敢占便宜。里外都在打,到处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刘浪挥拳扫腿,终于将身边的几人逼退,但一只眼睛肿成一条缝,看不清楚东西。

    不少真正来要账的人躲在一旁,事态发展到现在,他们也有些惶恐,心知肚明被利用了,但要回本钱的心理还在,没人离开。

    “贤士打人了!咱们的钱没了!”带头的那人又开始作乱。

    “谁要钱?找我要!”

    一个冰冷的声音仿佛从地下传出,在一群黑衣人的簇拥下,面若寒霜的刘志出现在众人视线当中。刘志低调冷静,最多身边带两人,这次至少是十人,一开口就让场面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,别走。”刘志指着带头闹事的歪嘴男人冷冷道,此人正沿着墙根想要离开。

    “嘿嘿,刘总,这不关您的事儿。”歪嘴男人赔笑,撒腿就往楼梯口冲,然而却又慢慢退了回来,又有五六个黑衣人上来,将他逼回。

    “乔总,你也在。放这里多少钱,八千万,一亿?”刘志冷笑。

    “没,没有,一,一千万。”那名被叫做乔总的人战战兢兢回答,连笑容都挤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好大一笔钱,怎么,公司周转不下去,这点钱都让你亲自出面了?”刘志又问。

    “我,我只是来看看,什么都没做!刘总,我还约了客户,失陪!”

    乔总惧怕刘志,慌张张就跑了,还有几名俱乐部成员也是溜之大吉。但是,贤士公司前期资金紧张,吸纳的都是散户,还有大部分留下来,小声议论互相打气,不能走!

    “嘿嘿,刘总说了,要钱找他。刘总,我那一百万,也不多,先给了呗?”带头闹事的那歪嘴男人呲牙笑。

    “刘总,我五十万!”

    “我一百万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家连忙报数,不管谁给,拿钱就走人!刘志来到那人跟前,手搭在他的肩头,“小子,我看出来了,你就是那粒老鼠屎。”

    骨头要碎了,歪嘴男人脸色蜡黄,汗如雨下,还咬牙道:“刘总,这可是你说的。我们都是上有老下有下,钱不能打水漂啊!”

    “我记住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刘总,不能威胁人啊。你也是干正经买卖的,可不是黑-社会!”

    刘志眼中冒火,手中发力,歪嘴男人承受不住,双腿跪在地上,却不肯松口,吃力仰脸狡辩道:“刘总要杀我,我也不求饶,为了大家的血汗钱,搭上一条命算什么!”

    “怎么还要杀人,贤士公司到底什么来历!”

    “我们上当受骗了!”

    “还钱,还钱!”

    大家的情绪再度被带动起来,歪嘴男人得意冲刘志一笑,小声道:“有种就当场打死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不敢?”

    刘志一用力,咔嚓一声,歪嘴男人的肩胛骨裂了,疼的嗷嗷惨叫,没几声晕了过去,他这身板根本不抗折腾。

    “杀人了,杀人了!”

    试图猥琐姜靓和商玉红的那名中年男人又开始起哄,现场一片混乱,大家纷纷指责刘志的作为。此时歪嘴男人又清醒过来,睁眼看到现场情形,又连忙把眼睛闭上了。

    十几名黑衣人将刘志保护起来,抽出背后的棍棒,在掌心有节奏的击打着。

    随后,警方也到场,大家纷纷指责刘志,带了一群打手来,还把人给打死了。警察翻看歪嘴男人眼皮,让等候在楼下的救护车先抬走,“没死!不要造谣!”

    “警官,刘志行凶,你们不替老百姓说话,拿着纳税人的钱,究竟是在保护谁?”中年男人跳高喊。

    “上下勾结,知法犯法!”此类事件极易引起大家的公愤,久久得不到结果的人开始攻击警察。

    “谁说的上下勾结,站出来跟我讲明白!”

    又有一人到场,干部打扮,背着手走到中间,不悦道:“我是工商局罗吉野,今天就事论事,不要被不法分子蛊惑人心。说吧,都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罗局长,我们就是想要回这里的钱而已。周轩在国外犯了事,我们不能做他的陪葬!”有人壮胆说道。

    “陪葬?哼,你们指着周轩为你们卖命赚钱,现在他遇到了难事,非但不帮,还说出这么让人寒心的话来!”罗吉野瞪起眼睛,脸上罩上一层冰寒。

    “罗局长,明明是贤士公司的错,为何非要我们表现的大义凛然呢?”有人不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