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514章 挤兑风波
    “想必大家都知道周轩在伦敦出事了吧,我就是不明白,距离事件发生都超过二十四小时了,怎么没人提过他,还在考虑什么项目!”丁卫鼓起勇气,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丁总,一个外人和我们的项目有什么关系吗?”市场部娄总不解问,有人轻笑,丁大公子向来吊儿郎当没正形,根本都不用搭理他。

    “怎么没关系?周轩是我好朋友,好哥们,他有事,我能坐的住吗?我想问问在座的各位,还有丁董!”丁卫赌气抱抱拳,有人笑声更大了,就乐意看到严厉老子和不成器儿子拌嘴,“大家这么努力,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说得直白点,就是为了赚钱嘛。”娄总直言道,大家纷纷点头,很现实。

    “好,那么,赚钱又是为了什么?”丁卫又问。

    “生活富裕,子女受到更好的教育,还有走到哪里都会被尊敬。”娄总不以为然,“我想丁董也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赚钱就是让我们活得更有面子,更有尊严。可是现在,我们有钱了,得到了尊重了吗?你们不熟悉周轩,但起码是你们的同胞吧?他在国外被诬陷,咱们还要往人家国家腆着脸皮送钱,傻不傻?”丁卫鄙夷道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丁昌松一巴掌落在桌子上,脸色非常难看,所有人都闭上嘴巴,丁卫倒吸凉气慢慢坐下,头颅快扎到裤裆里,老子发火了。

    “不错,如果用钱也买不回尊严,为何还要谄媚?娄总,你马上给英国的项目经理打电话,让他跟当地政府沟通。如果周轩的事情不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,我们就会撤资。世界之大,哪里不能赚钱?还有,周轩保释费,不管多少,全部由我来承担!”

    “爸,我崇拜你!你是个真汉子。”丁卫激动的起身竖起大拇指,抬头与老爹四目相对,头一次觉得父子俩也有心意相通的时候。

    丁昌松这么做,更多是因为儿子的改变,能够表明立场和态度,价值观也开始扭正。人以群分,不说周轩对儿子的救助,丁昌松也希望丁卫能远离狐朋狗友,多结交一些像周轩这样的好友。

    此时,伦敦警察局也开始挠头了,为周轩的事而来的人很多,大使馆的工作人员,态度非常强硬,“英国警司是否已经给你们下达了指示?否则,你们无权长时间关押周轩。”

    “大使先生,我们那名警察已经死在家中,此事与周轩有关,暂时无法释放。”警察坚持道。

    “周轩被关押,其他人死在家中正好可以说明是他人所为。反而是我们的公民乘坐轿车被炸,贴身保镖全部受伤,我们一定会讨要说法!”

    大使馆的人,还没应对好,代表校方的鲍德温教授赶来,说是愿意为周轩做担保。期间他一直在周轩身边,没有理由去袭警,而且校方监控也可以证明此事有诸多疑点,是那名警察率先用枪对准周轩。

    “但是,没人知道他们之间说了什么。要知道,周轩的保镖控制住了警察,周轩手里有枪是事实。”警察反驳。

    “难道遇到了歹徒,我们都不能抢下对方的枪械吗?”鲍德温生气道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教授,我不是这个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又有人进来,却是政府官员,质疑为何不审讯周轩,而是将其关押。如果处置不当,或会引起两国之间的矛盾,已经有外商投资方决定撤资了。

    体重二百斤以上的警察冒汗了,这些人他都不能得罪,还是打电话请示警司该如何处置这件事,必须尽快有结果。

    国内,贤士公司也被人围住了,纷纷堵在门口,要求撤资!

    周轩是投资公司资金管理人,现在他身陷官司,投资没保障,又有人散播谣言,说是周轩想借此机会抽资出逃,这些人再也坐不住了,将贤士公司挤了个水泄不通,出现挤兑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诸位,现在周董和苗总都不在,有什么问题可以找我反映。”曾宇高声道。

    “退钱!”有人高呼。

    “对对,退我们的钱!”大家纷纷响应。

    “你们已经堵了半天了,总该让我们去吃点东西,哪怕是上个厕所啊。”曾宇无奈道。

    “跑了怎么办?今天不退钱,就别想离开!”

    “周董在英国发生一点小意外,但公司运营很正常,你们的钱是安全的。”曾宇又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信,周轩杀了人,事儿闹大了。不管你们这里赚多少,我们就是要回自己的钱,爱怎样怎样!”

    为首一人看着面生,瘦小个头,嘴巴还是歪的,曾宇查了查资料,发现他是个人投资,不过放在公司一百万。现在看来,说不定就是泽邦派来的,作为股东监视贤士公司的动向。

    员工们合力将办公室屋门关上,曾宇擦着满头大汗,“欧总,事态不妙,泽邦釜底抽薪,这是要搞垮我们啊。”

    “创富大厦的保安怎么还没来?”欧强皱眉问。

    “来了,可是根本挤不进来,已经报警了,但是警察也处理不了咱们的难题。”

    正在商议对策,却听到外面的动静小了很多,曾宇打开一条门缝,看到人群向后退去,他们怎么一下子就想开了?

    当然不是,而是周轩大师哥袁宏来了,电梯停止运行,他从楼梯上来,还没顾上喘口气,就劝说道:“各位,大使馆目前正和警方交涉,周董很快就会回国。请你们一定要相信他,也相信贤士公司。”

    “袁董,你是接受投资的人,说到底也在花我们的钱。如果贤士公司完了,你可得吐出来。”为首那个歪嘴男人又起哄。

    “是啊,你是花钱的,当然不知道我们投资者的心情!”

    “站着说话不腰疼,又不是他的钱没了!”

    “就是,谁不知道,他们两个是师兄弟,都是闫平川的学生,当然要帮着周轩说话!”

    “你们搞清楚了,我接受的是泽邦的投资,跟贤士投资无关。”袁宏面色阴沉的反驳。

    在这种时刻,人性是自私的,牵扯到个人利益,谁也不管周轩的死活。

    “诸位,周董并没有带走公司一分钱,我真的不明白,你们有什么好担心的呢?”袁宏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的钱,你不担心!袁董,周轩是完了,咱们可没必要为了贤士公司结仇!”歪嘴男人又说道,极具煽动性。

    “妈的,说谁完了?你们的破公司全倒闭了,才有可能轮到我三弟。都他妈给老子滚!”刘浪压不住火气,张口就骂。

    “怎么,这还叫贤士公司吗,耍流氓啊?”歪嘴男人没把刘浪放眼里,看刘浪往前冲,故作惊恐状,“还要打人!咱们打死他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