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513章 父亲们的愤怒
    没有手机没有电脑,周轩与外界断绝了一切联系,唯一的动静是警察在‘门’外巡视的脚步声。.。

    然而,全球新闻界却轰动了。

    百年名校发生大爆炸,受伤人数正在统计之!

    东方学者陷入伦敦袭警案!

    铺天盖地的新闻迅速在全世界传播,其也提到了震惊天界发现小行星的事情,但真正刺‘激’人们神经的还是‘混’‘乱’血腥的画面。

    矛盾还在升级,第二天晚,成为矛盾焦点的那名警察离死在家,让案件的侦破难度大幅度提高,周轩被释放看似遥遥无期!

    周轩涉嫌袭警被关押,到底急坏了步加琢,老爷子一口气没提来,捂着‘胸’口晕死过去,连忙被紧急送入医院。

    “苗苗,怎么办啊?”虞江舟哭了。

    “别着急,一定会有办法的。”苗霖将冰凉的手指‘插’入发间,头一次感觉如此无助。

    爆炸,袭警,人命!此事已经发酵,受到全世界的关注,伦敦警方更不会轻易放周轩出来,她又能如何?

    正在首阳开会的闫平川,会间休息之时,坐在旁边的人将手机拿到他面前,“咦,周轩不是你学生吗,怎么牵扯到命案里了?”

    闫平川脸‘色’一变,起身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平川,你去哪里?一会儿主管领导还来呢,你不能缺席啊!”那人连忙拉住他。

    “我要去找老领导。”

    不由分说,闫平川脚步凌‘乱’的跑出会堂,叫司机直奔老领导住所。这是一处鸟语‘花’香的疗养胜地,老领导正带着老‘花’镜修剪‘花’枝,看到院‘门’外停下一辆车,嘟囔道:“都退休了,他们不让我省心啊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!”

    “稀罕,是平川。”老领导放下‘花’剪。

    闫平川跑到跟前,立即将事情经过大致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哦,我知道你那学生,又惹事了,是非不少啊。”老领导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老师,我来这里是想让您出面帮他。周轩绝不会鲁莽去袭警,这点我愿以教育人的名义起誓。”闫平川‘激’动道。

    “英国也有法律,我是教育口退下来的,能帮你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老师,临大不能失去周轩,我,也不能失去他!”闫平川一把握住对方的手,眼圈泛红,“于公于‘私’,我已经‘混’淆不清,但请老领导能跟有关部‘门’通融下,请大使出面,先把周轩保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以前有人传言周轩是你的‘私’生子,看来,你们的师生情谊还真是深厚。平川啊,你一向是最沉住气的,周轩又没有亲手杀人,你还怕他被判了死刑吗?”

    “那样,我死了都难受!”闫平川‘激’动道:“老师,您慧眼如炬,很明显,这是‘阴’谋。不要说判刑,周轩,不能有污点!我,可以做他的担保人,出任何问题我来承担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,又以什么样的名义?”

    “父亲!”闫平川脱口而出,在他心里,何尝不是希望周轩跟他成为一家人。

    “贪心不足,有个儿子还不够。行了,等我把这些‘花’草伺候好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人‘花’草重要!”

    闫平川急了,将‘花’盆直接推到泥土里,半边都给砸歪了,气的老领导拿起‘花’剪恨不得先把闫平川给修理了。

    告别后,闫平川又给源生公司袁宏打电话,来叮嘱,“袁宏啊,你师弟又把天捅出窟窿来了,他的公司要‘乱’,你帮忙盯着点儿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,我已经知道了,这赶过去,看有什么能够帮忙。”袁宏答道。

    唉,闫平川重重叹息,司机回头问,“闫校长,现在赶回去开会吗?”

    “这还用问吗?!”

    闫平川吼道,吓得司机一‘激’灵,闫校长不苟言笑,但无故动怒时候不多,这次是真生气了。

    愤怒的还有虞荣,看到新闻暴跳如雷,差点把办公桌给掀翻。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,百年不遇摊到周轩身了,关键的是,那里还有宝贝‘女’儿虞江舟。

    “荣哥,我不活了我!”披头散发的陈晓玲哭着来到集团办公室,素颜朝天,满脸淌泪。

    “晓玲,你别急,我已经让人订好了机票,马去英国。”虞荣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荣哥,你说小轩会不会出事啊,还有舟儿,我只有这一个‘女’儿啊!她要有个三长两短,我一头碰死,你可别拦着!”陈晓玲心碎‘欲’裂,使劲用拳头捶着‘胸’口。

    “晓玲,晓玲,你不要‘激’动。听我说,听我说好吗?”虞荣捧着妻子的脸,哽咽道:“现在,我更需要你,还像以前,安安静静待在家里,别让我担心好吗?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静不下来。我,我也要跟你去。”陈晓玲失声痛哭。

    “不行,晓玲,听着,孩子们会没事儿的。家不能‘乱’,集团不能‘乱’。”

    陈晓玲含泪点点头,虞荣使劲拥抱一下,大踏步走出办公室,直奔首都机场,首先要和‘女’儿汇合,再去考虑其他事情。

    诚如闫平川所预料到的,贤士公司已经‘乱’成一锅粥。姜靓眼睛哭肿了,欧强也急的无心办公。

    “欧总,现在轩哥和苗总都不在,你是主心骨,快点想个办法啊!”姜靓呜呜哭道。

    “我能有什么办法。姜靓,现在你还能帮点儿忙。给丁卫打个电话吧,他爸爸那么有本事,或许在国外也能说话。”欧强出主意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,他一个商人,能在伦敦有什么发言权?”姜靓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可说不定,现在他们集团的业务已经开展到国外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,我马去打电话!”

    抹掉眼泪,姜靓拨通丁卫电话,居然被挂断没接,于是第二遍又拨过去,这回传来丁卫压低的声音,“靓靓,我正开会呢!我爸主持的,一会儿又得骂我。”

    “正好,丁卫,你救救周轩吧,他快死了!”刚擦干眼泪,姜靓又哭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,周轩得病了?”丁卫连忙问。

    “什么啊,轩哥被关在国外,想看看他都做不到。也不知道吃的好不好,有没有人欺负他。对了,国外电影里不都这么演吗,关在一起的还有坏人,会打同屋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靓靓,你别幻想了,一会儿聊!”

    丁卫刚把电话挂断,丁昌松不悦点名了,“丁卫,开会期间你怎么还接电话,是不是不想干了?”

    “爸,是有点急事。”丁卫支吾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能有什么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