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510章 前往知名大学演讲
    “鲍德温教授!”

    周轩连忙上前打招呼,说来对方也是世袭贵族,在当地非常受尊重,本意也是为了文化交流。从某种意义上讲,和闫平川有些相似,都是纯粹的教育工作者,令人尊敬。

    “周轩,再次见到你太高兴了。”鲍德温露出笑脸,说明来意,“你知道,我很想邀请你去学校,希望你能考虑下。”

    “教授,再次拒绝你是件非常残忍的事情,我对此表示深深的歉意。如果有其他我能做的,我会尽全力的。”周轩诚恳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呢?周轩,你是否有其他的要求,可以提出来的。我们可以支付薪金,无论是学校还是我个人,都非常乐意。另外,耽误的时间我们会尽量弥补,其余时间可以派专人在英国旅游。”鲍德温微微摇头,双手合拢,“拜托,这个要求真的很过分吗?”

    鲍德温诚恳的态度把步加琢都打动了,急的唉声叹气,忍不住帮腔,“周轩,苗苗,为了大局,好好考虑吧。要说我没私心是假的,但都这把岁数了,这点私心也是为了有生之年做点有意义的事。孩子们,从一开始来,就在担心有危险,不是什么都没发生吗?苗苗,如果周轩有个意外,我把命赔给他,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步老,言重了。”苗霖叹口气,左右为难。

    鲍德温疑惑问,“周轩,难道学院有你不愿见到的人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这样的。鲍德温教授,实话实说,我是在担心个人的安全问题。我曾为此受过伤害,所以要尽量避免出现在公众场合。”周轩说出实情。

    “只是为了这个?”鲍德温又问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非常简单,霍洛威学员为国际知名大学,管理制度严格,可以加强学校本身的戒备。另外,我可以申请警方的保护,在校内外都布置警力。我相信,警方的力量,一定要比你们雇请的那两名保镖更加可靠。”鲍德温建议道。

    “江舟,快翻译!”步加琢看虞江舟注意力都在周轩身上,小声催促。

    “哦,学校愿意请警察保护周轩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警察都不能保护,也没安全可言了。”步加琢嘟囔。

    看看苗霖,她微微摇头,再看看步加琢和鲍德温这两个热衷文化的老人,周轩把心一横,“好吧,就这样说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!”鲍德威伸开双臂给了周轩一个大大的拥抱,“明天上午九点,咱们学校见。”

    “好,不见不散。”

    苗霖默默转身走开了,等周轩送走鲍德温教授,才发现身边少了一个人。步加琢叹口气,“去劝劝吧。苗苗是个好孩子,一门心思都是为了你,不要辜负了痴情的女孩子。”

    步伐有些蹒跚的步加琢被虞江舟搀扶回去,想到了战火纷飞的年代走失的第一任妻子,还有他从未谋面的孩子,百感交集。

    “步老,您怎么哭了。都怪周轩,早答应下来,就不会惹您生气。”虞江舟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唉,不赖周轩,想起一些陈年往事。”步加琢并未说出心中的秘密,关切道:“江舟啊,我看周轩和苗苗感情很牢固。”

    虞江舟俏脸一红,老爷子心里明镜似的,看得出他们年轻人的心思。只是虞江舟心里也有秘密,愿意等下去。

    “步老,您年轻的时候是不是可以娶两个老婆?”虞江舟开玩笑。

    “那是大户人家,我只有想想的份儿,嘿嘿。”步加琢笑了笑,又无限感慨,“老婆还是一个好啊,多一个就多一份牵挂,老了也不能解脱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,步老,您是个有故事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讲给你们听!”步加琢直摆手,把虞江舟逗得哈哈笑。

    周轩回去后,屋门开着,而苗霖背对着他躺在床上。周轩俯身上前,心疼的发现苗霖满脸泪痕,连忙将她拥入怀里,“苗苗,怎么变得这么多愁善感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可能是压力太大了。”苗霖轻声道。

    “苗苗,要不明天你就留在这里,我自己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,看不到你,我的心更乱。”

    “苗苗,如果你愿意,我就带着你远走高飞,去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。”周轩感到苗霖停止了哭泣,低头轻吻她的额头,“我说的是真的,什么董事长,什么功名利禄,我都不在乎,只要你不嫌弃。”

    “男耕女织?”

    “向往吗?”

    “嗯,可是,无论我们藏到哪里,都会被发现,敌人不除掉,就永远躲不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,我们可以回到古代任何一个时期,不就没有敌人了吗?”

    嗯?苗霖扬起脸,忍不住撇嘴笑了,哪有这样的地方,不过能有周轩这句话,一切都值了。

    “算了,随它吧!如果你死了,我绝不独活。”苗霖深情道。

    “不求同年生,但求同日死,我也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,我要你答应我,无论我怎样的结果,你都要好好活着。快说!”

    “不,我不能答应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生气也不说。”周轩轻点苗霖挺翘的鼻子,“我要你担负起自己的责任,你活得好,我才能活下去,知道害怕了吗?”

    你,苗霖欲言又止,将头埋在周轩怀里。原来,爱一个也会很痛苦。还是起身给周轩准备发言稿,只是苗霖的话明显少了许多,人看上去也有几分憔悴。

    两名保镖一直就在大门外等着,然而第二天早上,苗霖还是亲自检查了车辆,又对两人认真嘱托,人多容易出差错,全都瞪大眼睛,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可疑之人。

    等周轩准备出发时,学院派来一辆接应的车,鲍德温教授信守承诺,还有四名骑摩托的当地警察到场。

    警察开道,中途遇到一个岔路口,前方发生拥堵,苗霖叮嘱道:“不要下车,也不要开窗。”

    也只是普通的交通拥堵而已,一名警察前往路口处,将摩托车停放在路口,指挥交通暂时停止同行。另一名警察前方开道,带领周轩等人的车辆顺利通行,没什么障碍,车辆终于驶入学院。

    这是一座典型的欧式风格建筑的古老大学,高贵典雅,从外形看更像是一座皇家宫殿。校园内非常安静,有些同学散落坐在平整的草坪上看书,还有的靠在树上打盹,这里的草坪原本就是这样为他们服务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