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509章 光芒遮挡不住
    就叫周星!

    里斯特做出承诺,叫好之声此起彼伏,步加琢也使劲鼓掌,虞江舟不得不摁着他坐在座椅上,年纪大了,切记太过激动。

    记者连忙编辑现场即时新闻,采访改为直播,从网络到电视台。

    不少华人看到屏幕上亲切的面孔,情不自禁喊道,那名年轻人来自我们的国家!

    在驯龙一战之后,周轩这个名字,再次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!

    苗霖默不作声,虞江舟看到她的表情,不由叹息,发过去一条短信,苗苗,轩的光芒是遮挡不住的。

    苗霖低头看看手机,露出苦涩笑容,还是感激的冲虞江舟点点头。

    讨论这才开始,里斯特等人对于东方古人运用推算探知未知天体的方式很感兴趣,周轩知无不言言无不尽,回答十分详尽。

    “周轩先生,你最为崇拜的古人是谁?”有人笑问。

    “很多,要说之最,那必定有个人感情因素在里面。是,三国时期的大术士管辂,我目前所学,也都沿袭他的教义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管辂,是个怎样的人?”

    “貌丑有才小气幽默。”

    大家笑了,听起来就是个非常有趣的人,周轩却没敢笑,师父在天之灵知道徒弟拿着他当笑话讲,非得半夜来找他不可。

    “那么当代呢?”

    “我的导师闫平川校长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看来,你最为尊敬的都是有着老师身份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良师堪比慈父,试问,谁会不崇拜自己的父亲呢?”

    周轩反问,闫平川一代大儒,一心只为教育,虽有迂腐之处,但大是大非面前,依然放弃坚持的原则,为徒弟保驾护航。按照闫平川的话,他是在为国家和社会培养人才,而不是满足桃李满天下的虚名。

    事后,闫平川在家中看别人给他发来的视频,张口就骂学生油嘴滑舌,处处讨老师欢心,然而眼眶却潮湿了,心头暖暖的。唉,周轩啊,周轩,我是真想成为你真正的父亲啊。

    论坛第二天,会议桌由八边形换成了长条形,请来了几位华人天文学家共同参与。

    步加琢一场不落的跟着,听不懂但累得够呛,中午休息时躺倒睡着就叫不起来了。不得已,苗霖让两位保镖先把老人家送回去休息,不能再硬撑了。

    天文论坛取得圆满结束,鲍德温教授向周轩发出邀请,“周轩先生,能否请你去霍洛威学院做一场有关易经的学术报告?”

    周轩还没考虑好,苗霖上前,“教授,非常抱歉。周轩已经连续工作了五日,非常辛苦,无法答应您的邀请。”

    鲍德温有些遗憾,看向周轩,希望能得到不一样的答复。周轩知道苗霖是在为他的安全担心,学校礼堂人数多,安全性远不如领事馆和伦敦公主酒店,也歉意道:“鲍德温教授,感谢您的邀请,只是时间仓促,无法成行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改在下午,明天也可以,毕竟你们不是马上要离开英国的。”鲍德温不愿意放弃,做出退步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周轩真的需要休息。”苗霖微微一笑,拉着周轩就往外走,还有些人上前告别,也被她拦住。

    五天时间,担惊受怕,步加琢明天会在易昒的安排下游玩,苗霖打定主意让周轩老实待在领事馆,等步加琢回来,立即启程回国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,苗霖往床上一躺,长舒一口气,“我都要担心死了,终于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可以订机票了。”周轩笑着在旁边躺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说真的,回去的时候让江舟跟步老一个航班,咱们还是不能提前泄露行程。”苗霖转过身来,认真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,老婆大人!”

    “切,谁是你老婆?”

    “回去后就着手婚礼,把你栓牢!”

    苗霖微微一怔,嘴边露出甜美笑容,夫妻携手,并肩而行,该是怎样期待的场景。“轩,旅游结婚不要考虑了,咱们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话,苗霖发现周轩已经睡着了,双手蜷缩胸前,像极了孩子。苗霖依偎过去,也闭上了眼睛,好累,该好好休息了。

    房间门关着,晚饭时间虞江舟过来敲了两下,没反应便又轻手轻脚的离开,刚到楼梯口就看到步加琢气喘吁吁的爬上来。

    “步老,他们不吃就算了,多睡儿。”虞江舟说道。

    “比我老头子觉好多!江舟啊,快叫起来,有人找!”步加琢连连催促。

    虞江舟连忙转身回去,将周轩和苗霖叫醒,步加琢站在门口就嚷嚷:“周轩,起来了吗,有人找你!”

    “步老,谁啊?”周轩睡眼惺忪打开屋门。

    “鲍德温教授!我刚才在门口看到他,只是这里不方面随意出入,还在外面等着。”步加琢说道。

    “步老,鲍德温教授想让我去学校做有关易经的学术报告,已经拒绝了。”周轩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个混小子,怎么不答应啊?”步加琢气的直跺脚,眼珠子瞪老大。

    苗霖也从房间走出来,解释道:“步老,是我没答应。去霍洛威学院,会有数以千计的教职员工还有社会人员参加,我实在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苗苗啊,我知道你是为了周轩好。但机会实在是太难得了,这是传播易经文化的最佳时机。你看这样行不行,我给周轩当保镖,他到哪儿我到哪儿,有人想要害他,除非从我身上踏过去!”步加琢以商量的口吻说道。

    苗霖很无奈,又不是骑马带兵打仗,现在的杀人手段很多,关键时刻,年迈的步加琢还会成为累赘。

    “步老,周轩的情况实在是太特殊了。和您老这么说吧,传播易经文化的人很多,但我,只有他。”苗霖语气坚定,非常客气,但却又不容置疑。

    步加琢不好当面反驳,使劲朝周轩使眼色,暗示他别那么怕媳妇,为了宣扬文化牺牲又何妨嘛!但周轩不为所动,苗霖几天没有休息好,不忍心让她再承担。

    “唉,可惜啊,人家不是请我的。”步加琢失望道。

    “步老,我去见鲍德温教授,把自己的情况说明下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也好,好像我们摆谱似的,我跟你一起去。”步加琢点点头。

    大门外一辆轿车停在路旁,一人倚着车门,低着头想事情,正是鲍德温教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