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504章 生命的律动
    既然莫石很忙,周轩也不好再打扰,准备参观完画展就回去。

    来的都是伦敦知名媒体人,莫石满脸堆笑的大踏步迎上前,然而记者流却从他身边流淌而过,向着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“没认出我来?”莫石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可能大师本人比照片显年轻。”助理恭维道。

    “这倒是,都这么说。”莫石点点头。

    只是,很快就发现不是那么一回事儿,这些人全都奔着周轩来的,已经将他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“太过分了,我们的画展被周轩抢了风头,我把他们轰出去!”助理恼羞道。

    “等等,周轩怎么有这么大影响力?你快去看看他们那个什么大会的新闻。”莫石对这方面非常敏感,他好像也听人议论什么东方文明,说不定就是指的这个大会内容。

    助理很快查到信息,周轩的风头盖过一切,因为易经的内容,还有他棋圣棋仙之类的称号,另外高颜值也是他备受追捧的主要原因。

    看过新闻,莫石直拍头,只是在展厅里懊恼,却没关注外界新闻,英文不好,也该看到四处都是周轩的照片。

    “大师,可以撵他了吗?”助理又问。

    “长点脑子行不行?”

    莫石瞪了一眼,连忙也追过去。此时的周轩不胜其烦,面对记者的狂轰乱炸一言不发,在苗霖和两个保镖的掩护下正在往外撤。

    “周轩先生,来画展是否为本国友人助阵?”有当地记者伸长话筒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!哈哈哈,让开点,麻烦让开点儿。”莫石大笑着挤进来,站在周轩身边,向下压手,笑眯眯道:“各位记者朋友,请退后几步好吗?我跟周轩是无话不谈的挚友,有什么问题也可以问我。”

    助理翻译过去,也有镜头对准满脸笑容的莫石。

    “莫大师,昨日为何在大会没有看到你?”有记者问。

    “大会!哦,易经大会嘛!本来也是有邀请的,不巧的很,与画展冲突。但是,我的画作无一不是包含了易经的原理,力求用画作形式展现东方古老而又神奇的文化内涵。”

    大言不惭!不要说是苗霖鄙夷,周轩也侧目,但莫石接下来的话,更让他无可奈何,“说实话,我对易经研究还停留在表面,但是周轩不同,尤其那几幅画,都是我跟他商讨后的心血之作。”

    “莫大师,你的意思,这些画是跟周轩合作的?”记者问道。

    是!

    莫石回答的斩钉截铁,周轩又不好当众揭穿,微微笑了下,但在记者看来,算是默认了。

    “周轩先生,你还是个画家?”记者激动了,又发现周轩的其他才能。

    “略知一二,水平有限。”周轩如实道,但在记者们听来,这是东方人惯有的谦虚说法。

    “那么,请举例说明,画作中包含的易经知识吧。”一位戴眼镜的文艺记者提出要求。

    莫石带领众人来到最大的一幅画作跟前,长度超过三米,宽度一米二,运用了金粉,有些游走的金色线条,像是有规则,却又无法定义。尺幅最大,成本也很高,加上途中运输还有来此地后的装裱,直接成本已经超过了百万,不是一般画家可以承受的。

    抽象派画作很随性,记者们都没看懂,纷纷要求莫石讲解其中含义。

    “这幅画是我前半生最满意的画作之一,叫做生命的律动。”莫石自我陶醉的在镜头前描述创作的艰辛和灵感,独独没有提到已经,把自己感动快哭了,其余人却更纳闷,终于有人忍不住提醒,“莫大师,易经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,还是请周轩讲解更为专业。”莫石暗中拉了周轩一把。

    认真看了看画作,周轩开口道:“这就是生活中的易经应用,或许有时连画家本人都没有察觉,这些线条,就是易经中的阴阳爻,将它们组合起来,就会充满了生命力,即便分割成数块,也可以表达整体的含义。因此,易经好比是精神生命的空气,时时刻刻都在使用,却很少有人在意它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莫石带头鼓掌,说得太好了,他就是这么想的,只是无法用易经语言表达出来。

    “那几幅画也有易经含义。”莫石兴奋的又指向别处,周轩直皱眉头,莫石低声道,“真有,真有。”

    听说画展来了个超级大明星,其他展厅的人也都闻讯赶来,画展里的人满满当当,还有询问价格的。怕画作被无意损毁,又忙着照顾咨询者,可把助理忙坏了,一头大汗的跑来跑去。

    一号和二号的展览负责人也过来凑热闹,笑呵呵的往镜头前方凑,为的也是增加曝光率,提高知名度。

    一边讲解一边往门口方向走,看准机会,周轩喊了一声跑,拉着苗霖的手就跑出美术馆,沿着道路两旁左拐右转,最终将身后的记者都给甩掉了。

    哈哈哈,苗霖大笑起来,觉得刚才非常有趣,抬头看到周轩正在深情凝望。

    “苗苗,有没有发现自己爱笑了,好美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你说的,每天笑几次,可以延缓衰老。”

    “是真的。”周轩上前一步,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入乡随俗。”

    贴上红润的柔软,周轩不惧他人眼光,滴,有车停在身旁,保镖们也开车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这太难了!”保镖不由开始抱怨,这种情况下很难将安全工作负责到位的。

    “我的钱可不是那么好赚的。”苗霖冷下脸。

    “苗苗,太严肃了。”周轩小声提醒。

    苗霖则偷笑着吐吐小舌头,轻轻靠在他的肩头。有谁生来就是板着面孔的,好在还有个人可以让她尽情的做自己。

    保镖还说,他们刚要开车,莫石的助理追上来,又送了一幅画,放在后备箱了。

    “上次那幅画给了江舟,这幅给你吧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啊,倒是学会雨露均沾了。”苗霖噘嘴。

    “冤枉!绝对没有,我只是普通老百姓,独宠你一人。”周轩忍不住又亲了一口,保镖刚回头看到这幕连忙又扭回去。

    今日的旅游有些波折,但周轩依然开心无比,只要能博美人一笑。

    还没回到领事馆,步加琢的电话就到了,俩人跑哪里去了,有几位英国著名学者到访,赶紧回来翻译。

    随后,莫石的电话也到了,激动不已,“小老弟,我那幅最大的画已经卖掉了,按照你讲解的意思,我建议将其分割成不规则拼图状,这样可以作为高档场所的精美装饰。其余的画作也已经订出去三分之一,我想,等画展结束,都能够卖出去,说不定还有预定。”

    “恭喜莫先生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又大不了你几岁,叫大哥就行了!”莫石大咧咧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