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499章 相识不相见
    下来的人正是裴德曼,周轩见过他的照片。不得不说,这个男人照片还英俊,忧郁的眼神,紧抿的薄唇,尤其茫然一瞥,有种特殊的魅力。

    虞江舟忍不住盯着看,苗霖看到偶像也嘴角挂起微笑,但这都不是周轩动怒的原因,裴德曼的怀里还抱着个一岁多的孩子。

    是个女孩儿,头戴着蝴蝶结,粉色裙子还有粉色的小皮鞋。

    裴德曼担心孩子被偷拍,总是小心的用修长白皙的手指捂着她的脸,然而透过指缝周轩还是看到,这个女孩儿黑头发黑眼睛,说明她有位亚洲血统的母亲!

    来到门口,小女孩儿伸手,嘴里咿咿呀呀的喊妈咪,裴德曼的眼睛一直没离开她。小女孩儿有点等不及要见到母亲,挣扎着要下来,步伐蹒跚,但毕竟会走路了。

    周轩一直阴沉着脸,苗霖轻碰他的胳膊,“轩,跟我去要一张签名吧?”

    “不去!”

    “有些东西,证实了才不会心存幻想,也能断的彻底。”苗霖大有深意,同时打开了车门,周轩很不情愿的跟着下车。

    看到有人朝自己走来,优雅的裴德曼连忙将女儿抱起来,爱女之情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“亲爱的,是你们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门口对讲机响了,里面有个温柔的年轻女人声音,周轩心五味杂陈,转头往回走,苗霖想要拉住他,却被甩开,“人家不想签名,防贼似的,何必厚颜相求!”

    苗霖停顿了下脚步,还是跟了来,等再回头,裴德曼已经回家,而管家却开车远去,应该是还有其他任务。

    虞江舟看出周轩不开心,安慰他道:“轩,不用生气,英国贵族都这样,眼睛长头顶,你回来是对的。”

    周轩不说话,重重闭眼睛,任思绪翻飞。

    为了一个签名不高兴,不像是周轩的作风,虞江舟终于察觉出不对,隔着间的周轩用口型问苗霖到底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苗霖也用口型回复,罗雨凝。

    什么?虞江舟脱口而出,连忙又捂住嘴巴。周轩却是英眉微蹙,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。

    “太过分了!”

    虞江舟口型愤愤道,苗霖却翻了她一个白眼,虚伪,此刻她心里乐开花才对。虞江舟别过脸笑了,固然心疼周轩,但罗雨凝将事情做到这种份,这辈子跟周轩都没可能了。

    除了年轻,周轩自知暂时无法跟裴德曼相提并论,财富地位浪漫才情还有充裕时间的陪伴。如果罗雨凝此时在临海,最好的结果也不过,百无聊赖等待忙碌丈夫回家的家庭主妇。

    所以,有着玲珑心肠的罗雨凝爱裴德曼周轩并不生气,可是二人已经有了一个一岁多的孩子,这点让他无法接受,罗雨凝变心太快了,几乎是一来到英国,迫不及待的投入到另一个男人的怀抱当。

    为什么不肯说出真相,让自己傻乎乎的等了那么久?征服男人的成感真的可以超过良知吗?

    此刻,罗雨凝正抱着孩子站在窗前,望着缓缓开走的宾利车,泪水如珍珠般一串串滑落,那是多么熟悉的男人背影,即便是暗夜里的一个轮廓,也能记起那份温暖。

    “甜心,是他吗?”裴德曼轻声问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想不想见他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

    一回到领事馆,周轩把自己关到了房间当,一场掏心掏肺的爱怜居然成为了笑话。

    “轩,我可以进来吗?”晚,苗霖轻轻敲门。

    周轩正心烦,但还是把门打开,站在门外的苗霖歉意道:“轩,我是不是太残忍了?只是,我想让另外一个女人彻底从你心里消失,这样我才能完全拥有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,苗苗,跟你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看得出来你很烦,我本不该来打扰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很烦,可我怕不开门,又伤了你的心。”周轩将苗霖拥入怀,男儿有泪不轻弹,却有冰凉的泪水滴落在苗霖脸,“苗苗,答应我,永远不要离开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其实苗霖还带来更多的证明,罗雨凝与裴德曼拥吻的照片以及健康证明,说明她非常理性的移情别恋了,这是铁打的事实。现在看来,完全不需要了。

    只能说,爱情是自私的。

    “苗苗,我曾对雨凝一见钟情,她的柔弱她的才情还有她的善良,都很打动我。如果没有这场出国变故,我的女朋友是她,甚至准备婚礼的新娘也是她。今天,看到他们的女儿,听到雨凝的声音,我很生气,其实是在生自己的气。没有做错什么,为何会被骗?”周轩苦笑两声,“大男子主义,面子很受伤。”

    “轩,谢谢你的坦诚。”

    苗霖的吻轻轻落在周轩额头,喃喃道,“对不起,是我太自私了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醒来时,周轩心已经释然了,放下所谓的颜面,他也替罗雨凝感到高兴。可以看得出,裴德曼非常爱她,也很疼爱他们的女儿,这是个幸福的家庭。

    反过来讲,如果周轩遇到了知心爱人,罗雨凝却过得不好,他也会感到难过。

    “三个和尚没水吃!”见到眼圈有些发黑的周轩,步加琢没好气道。

    “步老,谁又惹您生气了啊?”周轩明知故问。

    “今天要开会了,我作为协会会长要发言的。发言材料我准备了两个多月,都是我毕生心血,你好好学着点儿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难怪步老今天这么精神,还穿了西装,英气逼人啊!”周轩竖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学着点儿。”

    “哦,记住了!”

    在苗霖的安排下,这次保镖开来两辆车,接周轩一行开往伦敦公主酒店。

    “江舟,婉君说你英好,这次要做好翻译工作。”步加琢和虞江舟同一辆车,一直在提醒她。

    “步老,我可是同声翻译水平,交流无障碍,放心好了。”虞江舟自信满满。

    “婉君这人啊,心细,把你派来了。嘿嘿,我们那个时代学的都是俄语,现在又流行讲英语了。”步加琢心情不错。

    伦敦公主酒店距离白金汉宫很近,人们选择这里的原因之一,打开窗户能看见皇家仪仗队,幸运的还能看到皇室成员。

    和其他现代化酒店有些区别,这是典型的欧式风格建筑,高高的台阶下方有身穿长衣带白手套的帅气侍应生等待。

    步加琢一脸傲气的下车,虞江舟很自然的搀扶着他,稳稳了台阶步入正厅。

    虞江舟将几张钱放在一旁桌子,对侍应生说了声谢谢,步加琢瞪起眼睛,小声道:“怎么还给钱啊,他也不怕被老板开除!”

    //40/40605/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