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496章 有人跟来了
    “轩,你在哪儿呢,我已经在首阳机场了,没看到你啊!”虞江舟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江舟,我们已经到了希思罗国际机场,怎么,你又要出差吗?”周轩问。

    “什么?你们已经到了,可是距离起飞还有两个小时,怎么可能呢?”虞江舟诧异问。

    “哦,有点事儿换了航班。”

    “那到了伦敦再联系吧,我也是这趟航班!是老师让我来的,说步老年纪大,英文又不好,让我照顾他外加翻译。”虞江舟解释。

    “那好,等到了再联系。”

    苗霖阴沉着脸,一言不吭,周轩碰碰她的肩膀,“好了,来就来吧,你知道我心里只有你。再说了,你跟江舟不是好朋友嘛,拉着脸可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那么小气,只是在想,咱们的行程连虞江舟都能得到,更不要说其他人了。”苗霖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苗苗,是你太紧张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我还要再想想其他办法,不能心存侥幸。”

    将在飞机上发的入境卡交给签证官,三人拉着各自行李走向机场出口。

    “苗苗,如果时间充裕,我领你去欧洲各国去旅游一圈。”周轩笑道。

    “少做梦了,英国不是申根国家,来的时候你可只办了这里的签证,去欧洲各国还是受限的。”苗霖翻了一记白眼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早说?”

    周轩很吃惊,他一个老古董可不知道这么多规矩,早知道就把签证全都办好。

    “行了,办完事立刻回去,旅游?想什么呢!”

    在这里,周轩看到了带着礼貌的绅士,还有身穿长风衣的女士,每个人说话都是柔声细语。飞机上步加琢的呼噜声大引人侧目,现在的他压低嗓门还是有人往这边看,直说外国人毛病多。

    说着话,三人已经到了机场出口,周轩却看到一个接人的牌子,上面写的是汉字!

    接临海大学周轩!

    步加琢看了好几遍,“周轩,是不是接你?还是重名重姓?”

    苗霖哼笑,来伦敦的临大周轩就这一个,但不搞清楚对方的身份不能随便搭讪,“步老,是不是你们大会的人来接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,要接也得接我啊!”

    步加琢也是一头雾水,国际易经大会听着名头挺大,其实是个民办组织,这次虽有赞助,但来回路费得自己掏,这也打消了很多人的积极性。

    等近前,举牌的那人问道:“请问是临海大学的周轩吗?”

    “是我,请问您是?”周轩问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驻英大使馆文化教育处的,就设在伦敦,接到大使馆通知,让我们把您接过去。”来人客气道。

    “大使馆的人来接?”步加琢激动了,连连拱手,“太客气了,我们人生地不熟的,正愁没地方呢,那就上车吧?”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苗霖打量来人一眼,“证件呢?”

    来人扫了苗霖一眼,有点不高兴,还是掏出证件,仔细核对后,苗霖才还给他,冲周轩点点头。很显然,住在那里远比任何一个酒店的安全性都要高。

    外面有一辆插着五星红旗的轿车等着,又对比车牌号,苗霖小声道:“身份对,只是,咱们来这里,怎么还惊动了大使馆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清楚,等去了问问再说吧!”

    轿车启动,速度很快但非常平稳,天际开始泛白,空气清新,景色也开始变得清晰,那是延绵无尽的绿。修建整齐的绿色草坪,还有道路两边郁郁葱葱的高大树木。

    “周轩,第一次来英国吧?”来人问。

    “是的,从未出过远门。”周轩如实道。

    “英国,和你想象的一样吗?”

    “不太一样,或许是在郊区的缘故吧!这里看上去像是一个个干净又祥和的小镇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就是这样一个小小的岛国,却跻身世界发达国家之列。所以,加强两国之间的文化交流,非常必要。”

    一个多小时后,众人到达目的地,不过是路边一座独门独院的质朴小楼,将一行人安排好房间,那人又分发三张印着图片的出入卡,行动可以随意。

    “我还有位朋友也要来,到时候能不能也安排在这里?”周轩指的是虞江舟。

    “可以,再给你个空白出入卡吧,如果我不在,贴上她的照片即可。”

    至始至终,没看到一个大使,步加琢在小院里四处溜达,还是回去补了个觉。苗霖却在观看路上行人的动静,周轩搂着她的肩膀往下看去,道路狭窄,可容两辆车同行,也有斑斑驳驳的修补痕迹。

    “苗苗,明天去商店买点必须品,还有小吃什么的,省得无聊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不了解这里人的习惯,周末很多店铺都关门,比起拼命赚钱,他们更乐意享受和家人的周末时光。”

    这里可是世界经济中心,贤士公司都要周末加班,而且每天都无法做到按时下班,周轩不解问:“英国人很懒惰吗?”

    “跟懒惰无关,这是种生活态度,人家是发达国家,经济实力在这里摆着,个人的收入也高。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,以后贤士公司周末也休息,咱俩在家亲亲我我。”周轩打趣。

    “又开始做梦了,周末加班还不一定能坚持下去呢。凡事都需要过渡,每个国家的国情又不一样,不能盲目模仿。”

    周轩笑着把窗户关好,环住她的腰,嗔道:“飞机上,谁撩拨我呢?”

    “谁啊?”苗霖装迷糊。

    “我说到做到,一定要惩罚你!”

    将苗霖打横抱起,两人迅速沉沦在安静的时光中,只是不到一个小时,还是被步加琢敲门叫醒的。

    早餐是地地道道的中国饭,豆浆油条还有小笼蒸包。

    出门在外的游子吃到这些倍感亲切,但周轩总想去尝试当地的特色,却被步加琢和苗霖否了。

    步加琢的态度很明确,怎么不是吃,知道今年的汇率多高吗,十倍!坐个地铁都得几十块钱人民币!

    苗霖也不同意,理由是英国菜品单一,味道又差,其实还是担心周轩的安全。

    “江舟很快就要到了,我出去办点事,正好把她接回来。”苗霖安排道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一起去!”周轩立刻提出。

    “还是跟步老研究下大会吧,我快去快回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