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495章 漫长的黑夜
    哎呦,步加琢手腕子疼痛,叫出了声。年纪大了,又生气又上火,胸脯有些喘,气的说不上话来。

    “步老,您消消气,我这么做也是万不得已。”周轩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有头等舱不坐,非得挤经济舱,你们怎么想的?要不我去坐,咱们分开走!”步加琢还在纠结。

    周轩百般劝说,步加琢就是不依不饶,好几次差点拉开车门,逼的刘浪靠边停了好几次。

    “步老,我只问您一句话,周轩的命重要,还是钱重要?”苗霖冷冷问。

    步加琢一愣,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步老,为了跟您去开什么大会,周轩冒着很大的危险。现在有很多人盯上他,甚至想要他的命。我们的钱也来之不易,这么做只是想迷惑对方,安全到达目的地。”苗霖叹口气,“如果您真的执意下车,我不再拦着,但是周轩不能去伦敦。”

    步加琢嘴巴张得大大的,良久才低声问道:“周轩,你的对手是国际上的某种神秘组织吧?”

    周轩一怔,没想到老爷子还有这个敏感度,步加琢点点头,“看你的表情就知道,破财免灾,我倒成了累赘,给你们增加负担。”

    “步老,您能理解就好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容易啊,周轩,我早年也当过兵打过仗,一腔热血还是有的,拼了这把老骨头也会保你平安。”步加琢郑重其事。

    “戎马生涯,官至三品,老爷子不是普通人,我们都跟着沾光呢。”周轩故作轻松,消散了紧张气氛。

    “嘿嘿,老爷子,我也当过特种兵,您可是我首长。”刘浪嘿嘿笑。

    “哼,还知道这个理!劫持欺骗首长,要是过去那个年代,我拔出枪就能把你崩了,臭小子!”步加琢骂道,刘浪嘿嘿笑,也不恼。

    等赶到后,距离登机不到一个小时,候机室里的步加琢脸色有些苍白,喘息声也有些粗重,还掏出自带的药丸吃了几粒。

    周轩过意不去,给步加琢按摩风池、百会等几个穴位,老头舒服的快要睡着,却被苗霖叫醒,该登机了。

    “哎,早知道不带你们来了,老骨头都折腾散了!”步加琢抱怨道。

    来到各自座位,步加琢的位置靠窗,没有把两个年轻人分开。老头确实累了,飞机还没起飞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苗霖却没着急坐下,而是借着放置登机箱的机会,目光从每张脸上掠过。

    周轩拉她坐下,小声道:“苗苗,不用那么紧张,他们既然想要我的活口,就不会在飞机上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狗急跳墙,我不怕替你去死,只是在飞机上,一点差错谁都活不了。”又上来一名乘客,苗霖立刻盯住那人的脸,是名衣着前卫的年轻人,还冲她吹了下口哨。

    周轩立刻搂住苗霖的削肩,瞪了那人一眼,苗霖忍不住笑了,推开他,“干嘛,搞得跟狮子占据领地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是狮子还是猴,你只能是我的。”周轩耳语道,苗霖有些痒,低头吃吃笑,这模样让周轩心里多了一只小手在挠,哎,跟她在一起就没有定力,飞机上忍着吧!

    苗霖淘气的将手指在他掌心挠,周轩恨得咬牙切齿,等着,一定好好收拾你。

    “屁股上长刺了,扭来东去的,让老人家怎么睡?”

    步加琢闭着眼睛不满地提出抗议,周轩连忙坐好,下一秒步加琢的呼噜就起来了,秒睡秒醒。

    平稳的飞行在夜空之中,有人在低声交谈,空姐体贴的给步加琢送来毛毯盖上,老头睡的更香,呼噜声也更大了。

    深夜时分,大部分乘客都睡着了,睡不着的都是被步加琢的呼噜声吵醒的。还有的人忍不住过来提醒,周轩一再道歉。步加琢只是翻翻眼皮,砸吧下嘴再接着睡。

    周轩也打了个盹,醒来却发现苗霖一直睁着眼睛,另一只手握成拳头状。

    “苗苗,该我值班了,你睡会儿。”周轩心疼道。

    “这里不比国内,一定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,还是你睡吧,本来我就觉少。”苗霖小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吐气纳息,既能休息又能保持警觉,听话,睡吧。”

    周轩闭上眼睛,双手交叠放在腹部,呼吸细微不可闻,苗霖在他身边却可以感受到一股热气,一浪高过一浪。并非那种炙热感,确切说是温暖。

    步加琢似乎也感受到了,睡得更深沉,呼吸却变得平稳,呼噜声小了很多。

    这是横跨欧亚大陆的旅行,从首阳起飞一路向西,中途会经过许多有特色的国家和景色,比如被草原覆盖的蒙古国、魂牵梦绕的贝加尔湖、欧洲诸国,也包括风车王国荷兰等等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这是夜间航班,机票便宜,景致也变得十分吝啬。苗霖无聊的看了会儿书,倦意袭来,也闭上了眼睛,等醒来时却发现已经快要到达目的地!慌忙转头看向周轩,发现他还在闭目养神,气色红润,状态极佳,这才放下心。

    距离目的地还有一个多小时行程,飞机着陆,暂作停留。步加琢也终于从大梦中醒来,伸展下胳膊,得意道:“我这身子骨跟你们年轻人比不了,但比云傲风那老家伙强多了,他都不敢坐这么久的飞机。”

    “云老也是为了照顾柳老师。”周轩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倒是,婉君那身体从年轻时候就弱,偏偏云傲风还舍不得让她吃苦,也没有什么锻炼。”步加琢嘲笑道。

    再次起飞后,因为时差的缘故,飞机上提供的餐饮还算丰盛,有掺了牛肉粒青豆还有蔬菜的米饭,也有意面水果小面包,步加琢饿了,一边嘟囔味道奇怪,还是大口吃完了。

    “这面包甜不甜咸不咸的,这在首阳,我一口都不会动的!”步加琢擦擦嘴巴,打了个饱嗝,嘿嘿笑了,能吃饱就行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时差的缘故,这是周轩此生经历的最漫长黑夜,夜里出发,十个小时过去了,还是暗夜。终于到达机场,也是凌晨时分,天空没有一丝光亮。

    步加琢已经穿上了厚厚的外套,还说有点冷。作为欧洲最大的经济中心,和其他国家许多都市一样,机场并不冷清,来自全世界各地的人在这里出出入入,只不过这个时间该是休息时刻,每个人都懒得说话,偶尔打着哈欠。

    终于安全着陆,苗霖长长松了口气,但周轩接到一个电话却让她又皱起眉头,不怕添乱的要来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