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494章 天象鉴
    安如山早就在山下等候,见到周轩迫不及待拉着他去乘坐索道上山,连去停车的刘浪都不等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安大哥,究竟什么好事儿,难不成观象山又挖出金子来了?”周轩打趣道。

    “挖出来我也没法送给你,都是国家的!”安如山哈哈大笑,这方面的觉悟要比陶宝霞高许多。

    等来到办公室,安如山这才美滋滋的从抽屉里拿出份礼物,还精心包装过,上面有丝带缠绕。

    “老弟,我送小红礼物都没这么用心。打开看看!”安如山说着,眼圈红了,声音都有几分哽咽,倒是让周轩好奇不已。

    打开包装,是本书,!

    “安大哥,关于古代星象的书籍已经出版了?”周轩十分意外。

    “惊不惊喜?意不意外?”安如山像个孩子似的的追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!安大哥,恭喜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恭喜你,看著作人!”

    周轩低头一看,这才发现,有两个署名,他的名字赫然在前,第一著作人,安如山的反而在后面。原来,这才是安如山所说的惊喜。

    “安大哥,这本书是你主笔,我只是提供部分参考,能有署名都不错了,怎么还排在你前面?”周轩客气道。

    “我能跟在后面就非常荣幸了!”安如山鼻头一酸,摆摆手,“老弟,天象跟易经六十四卦相呼应,春秋时代起便创建详细的星官和星表,这些理论相信很多人都没有听过,而且走在世界文明发展的前列。没有这天象魂,怎会有这本书!老弟,中午,咱俩好好喝一杯,太高兴了。呜呜,我活这么多年,头一次这么痛快,呜呜,你别笑话我。”

    安如山情绪失控,又哭又笑,满脸都是泪痕。周轩眼眶也潮湿了,历史长河滚滚不息,迎来了一个又一个新时代,但也抹去了那些坚实的痕迹,安如山高兴,周轩何尝不是幸运的。

    手捧,周轩无比感慨,如果能拿给师父看,他也会开心不已。

    面向群体非常小,安如山工资不高,只印了一百册,午饭后,将五十本提到周轩车上。

    “安大哥,出版费我补给你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瞧不起我了不是?现在小红年薪那么高,我的工资不用再上交了,还是拿得出来的。”安如山拒绝了,嘿嘿笑:“等新书大卖,到时候分我一份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言为定!”

    周轩暂时答应下来,但想要从此类书籍上获得利润,还需要宣传。周轩打算从伦敦回来后,再好好策划一下。

    回到公司后,周轩让姜靓去准备提前订机票,却被苗霖拦住,说这件事她来负责就好。姜靓还有点不太高兴,这种小活苗霖都要抢,把周轩看得太死了。

    等姜靓离开,苗霖才忧心忡忡道:“轩,我现在有点后悔了,不知道该不该让你出国。”

    “已经答应步老了,怎么能言而无信。苗苗,现在不是考虑这些了,倒是该把手续机票都办理好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机票不着急,什么时候走,什么时候买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无所谓,就怕步老沉不住气,天天催我。”周轩呵呵笑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可管不了那么多,要不他自己去。”苗霖哼声道。

    比约定的时间提前两天,刘浪将周轩和苗霖送到首阳,接上了步加琢赶往首阳国际机场。有个事儿做,是所有不甘寂寞老人的心愿,何况还是有意义的事。

    汽车一路开往首阳机场,次日早上的飞机,苗霖的安排是在机场住一晚,以免行程匆忙。在机场宾馆住下后,步加琢有些心疼,埋怨道:“有个经济舱就行了,还破费买头等舱,一人就好几万!我原打算来回最多不超过两万,这可好!”

    “步老,你放心吧,这笔钱我出。”周轩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有钱也不能这么烧,十个小时就到了,睡一觉的事儿。”不花自己的钱,步加琢也心疼,他早就找小年轻打听好了,明后天都有打折机票,还不到三千!

    “步老,那可是上午的飞机,大白天您老睡得着,我们可是睁着眼什么都做不了。”苗霖不客气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差这点钱,就是觉得花得不值。”

    步加琢絮絮叨叨,周轩请他一起出去吃点东西,他也说没胃口,多长时间才能存几万块钱,现在的年轻人,真不会过日子!

    看得出来,周轩的生活交由苗霖打理,否则步加琢肯定会让周轩去退票,有钱烧的!

    烧钱的还在后头,步加琢正打算洗漱睡觉,刘浪来敲门,老爷子还挺纳闷,这个司机不是把他们送来就回临海了吗,怎么还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步老,正好您还没换衣服,走吧,周董说是带您出去兜风。”刘浪说道。

    “天都快黑了,兜什么风,不知道老人家觉多睡得早?”步加琢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走吧,都等着呢!”

    刘浪直接进屋,不顾步加琢反对,将他的小行李箱提上就往外走。步加琢连忙追出去,刘浪只是微笑,多余的话一个字都不说。

    周轩和苗霖正在车上等着,将步加琢拉上来,行李箱放好,刘浪直接起动汽车驶离首阳机场。步加琢往外观看,机场亮如白昼,可以看到有飞机从头顶飞过,除此以外,也没看到什么特殊的夜景。

    一直开出去半小时路程,步加琢察觉情况有些不对,纳闷问:“周轩,怎么开出去那么远?什么时候兜风不行,非得这个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老爷子,跟您说实话吧,咱们换个航班。”周轩这才说道。

    什么?步加琢眼珠子瞪老大,很快又笑了,“这就对了,好几万就飞十个小时,太不值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,不过这次航班是夜间的,而且只有经济舱。步老,您将就下吧。”周轩歉意道。

    “我每次出远门都是坐经济舱,没什么。”步加琢松口气,又问,“想着退机票,这个点也得扣不少钱。”

    周轩没吭声,步加琢又问了一遍,有点急了,“周轩,你不会连机票都没退吧?”

    “步老,这些不用你操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咱三个的票加起来十几万,你们有钱烧包,不退拉倒,我的必须退。司机同志,你停车,我要下去!”步加琢伸手就要去拉车门,被苗霖一把摁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