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491章 万字检讨书
    “是这样吗?”臧悦清的声音明显提高了,不是因为惊喜而是不悦,未经勘测就信口开河,对周轩的好感也降低很多,“周轩,知道目前国内最大金矿的储存量是多少,北宁省是多少,溪川又是多少吗?”

    一连串的逼问让周轩很下不来台,这样的说法无异于江湖骗子,令人形象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“臧副市长,金矿储备量当然要经过权威鉴定。因为陶董当初发现金矿,开采又十分粗放,所以我估计里面还会有。”周轩极力淡定。

    臧悦清点点头,这还差不多,刚要开口,陶宝霞又说话了,“周董,你不是说我带着福相,将来会非常非常有钱吗?我就是在矿上吃饭的,不挖出金子来怎么有钱?”

    “原来周董还是个风水师啊,就是水平嘛,不敢恭维。”臧悦清冷笑。

    周轩没做声,苗霖却不以为然,“水平高低不能按照一个或者几个人的说法来断定,试问,谁能在固定的地点挖出金子来?”

    “对,对,周董脚尖往地上一点,挖吧,肯定有金子!开始我还不信,真就挖出来了!”

    世上有种人,不说话会被憋死,指的就是陶宝霞一流。苗霖瞪了她一眼,“陶董,拿出你的检讨书给各位领导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写了好几天,手腕子都快累断了。”

    一摞手写检讨书拍在桌子上,呸呸,陶宝霞手指头沾口水数了数,“二十三页,一万多字啊!”

    “万字检讨书,可见陶董已有悔过之心。”苗霖说道。

    “后悔死了,贪小便宜吃大亏!”陶宝霞站着挺了挺胸铺,“我给大家念念啊?”

    臧悦清眉头一直皱着,没说可以,但陶宝霞默认同意了,大声念起来,小时候,我妈妈教育我,拿了人家的东西不说,那就是偷。小时候不懂事,现在我懂事了,拿人家的东西还回去再道个歉,人家摸摸头夸你好孩子,还再奖励两块糖吃。可是拿了国家的东西不行,还回去,还有可能坐牢!

    我深刻意识到,咦,不对!陶宝霞又开始翻,没标页码,反正这不是第一页。哦,找到了!

    亲爱的领导们。

    “别念了,交上来,我们自己看吧。”臧悦清摆手打断,听不下去,陶宝霞很遗憾,“写了很久的,得仔细看啊!”

    翻看了几页,臧悦清表情阴晴不定,好气又好笑,错字连篇语法混乱,还有不少拼音,尤其是汉字大分家,妈字有可能会念成女马。关键是认识不深刻,直到现在陶宝霞还一肚子委屈,为什么跟邻居认错会被表扬,跟国家认错要惩罚!

    “两位局长,这件事会后再讨论下。”臧悦清将检讨书递过去,看惯了严谨的公文,没法给不合格小学生改作文。

    两位局长看的直摇头,又碰头低声说了几句,神情严肃,形势不容乐观。

    “哥哥你走西口,小妹妹我实在难留……”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手机铃音响了,陶宝霞拿出来一看,还解释道:“开会关机的道理我懂,但矿上的事儿可不能侥幸。看,矿上的电话。喂!怎么了又!”

    对方也是个大嗓门,说了几句后陶宝霞愣住了,激动问,“真的假的?哈哈哈,这下我可发大了!”

    “宝霞,怎么了?”邹小康拉扯下妻子。

    “金子!真有金子!啊!”陶宝霞张开双臂高兴的像个孩子,毫无征兆的冲到周轩身边,众目睽睽之下勒住他的脖子,照着脸上啪叽一口。

    苗霖连忙将陶宝霞推开,嫌弃的用衣袖擦了擦周轩的脸,“到底怎么了!”

    “金子!纯金!刚才矿上说,打孔钻到了金子,采上来的样品就是金芯!还说,没见过这么纯的!”陶宝霞激动的无以复加,双手合十,“感谢老天爷,矿业又活了,矿工们的下半辈子也都有着落了。”

    这回,所有人都惊呆了,臧悦清思忖片刻,起身道:“会议暂停,走,去矿上看看去。”

    邹小康唯恐妻子听错了,边走边打电话证实,和陶宝霞所说一致,矿区发现了高纯度黄金!回去的路上,又有喜讯报来,再次打孔,采集的样品还是黄金,这说明,地下有一处纯度集中的金脉!

    警车开道,一路绿灯,一行人疾速赶往矿区,远远的就看到池塘边聚满了人,大家又蹦又跳,欢快的像是过年。

    钻孔工作也暂时停止,接下来如何开采,要听从政府安排。

    闻讯赶来很多矿工,和陶宝霞激动地拥抱在一起,几个大老爷们一起发力,还是把她抛到了空中,用他们自己的方式庆贺。

    臧悦清赶到后,又现场采集一份样品,送到她手上,金灿灿的,令她也是高兴不已,问其中一名技术人员,“这种情况下,通常会有多大的储备量?”

    “就目前这个点,至少有五十吨。而勘测工作还不够全面,或许还有更多。”技术人员如实道。

    “五十吨以上,这可是北宁省十年来发现的最大金矿了。邹小康,你马上整理材料上报,切记,没有政府通知,这里谁都不能动。”臧悦清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臧副市长,我会看好的,放心吧!”邹小康拍着胸脯保证道。

    没有多说,臧悦清又折返会市政府,陶宝霞有些不放心,“没说怎么处罚啊?”

    “危机已经化解了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邹小康也留下激动的泪水,夫妻二人对周轩感激不尽。可想而知,如果当时盲目勘测,或许不会有惊人发现,哪怕是勘测深度不够也枉然。

    至于双方的采购合同,暂时还不能签,得先解除与泽邦的收购合同方可。

    出来已久,周轩也不准备再留,提出告辞。夫妻二人极力挽留,都被他婉拒,公司还有学校已经耽误太多了。

    在夹道欢送中,汽车缓缓启动,周轩朝外挥手道别,很快便驶上大道,后面的人和工厂已经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刘浪从后视镜发现一辆轿车追了过来,仔细一看,开车的是陶宝霞,纳闷道:“她怎么又追过来了,打个电话不就行了?”

    周轩回头看了看,“将车停一边。”

    轿车赶来,正是陶宝霞追来了,从兜里摸出两个红布包裹的东西,核桃大小,塞到周轩手里,“周轩兄弟,怎么就忘了送你礼物,先给小的,等姐添了儿子,再给你个大的。”

    什么东西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