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487章 心可真够大
    苗霖没有再坚持,公司还有欧强,他没有打电话请示,说明一切还能对付。然而,欧强稳坐后方,姜靓一天没见周轩,心里着急,电话已经打到首阳了。

    “周轩,出什么事儿了,一大早姜靓就急火火的找我,说你遇到大麻烦了。”丁卫打着哈欠问。

    “我在北宁溪川,麻烦是有一些。”周轩没隐瞒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就怕你没麻烦,说来听听!”

    丁卫幸灾乐祸,难得姜靓主动给他打电话,然后对周轩施以援手,她就会对自己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周轩也没隐瞒,将事情大概说了一遍,眼下难处要让洛能避免刑罚。

    “哦,洛能够倒霉的。不过你说的那个女人也太胆肥了,这么大事儿都敢自作主张。”丁卫说道。

    “也因为这份泼辣大胆,才能撑起一个矿业公司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儿有点难办,我们集团在北宁项目也不少,跟市里一些领导见过几次面。但是泽邦在临海注册的,临海市政府都没有行动,溪川又能怎样?”丁卫有些挠头,毕竟泽邦针对贤士这事儿可大可小,都在商业竞争的范围以内。

    “卫哥,本来不想麻烦你的,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嘿,跟我还用客气!”丁卫大咧咧道:“我先跟老爷子沟通下,让他出面调和下!”

    周轩救过丁卫,两人兄弟相称,但这件事姜靓也起到了积极作用,周轩打电话对她表示感谢。

    “轩哥,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儿,咱俩光膀子的交情谁跟谁啊!我就知道,溪川这么近,你晚上没有回来,说明遇到了问题。”姜靓担心问:“好解决吗,用不用我也过去?”

    “你要留在公司多协助欧强,这里的事我跟苗苗会解决好的。”周轩想了想,走到阳台位置,小声道:“以后,光膀子这种话题不要再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!”

    “你不怕,我还怕呢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,苗总那里我不提,我可是对丁卫说了,我只喜欢你!那家伙是不是贱,都这么说了,他还老骚扰我!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,丁卫绯闻女友无数,或许也正是因为你的坦诚打动了他。靓妹,丁卫是个不错的选择。”周轩劝说道。

    “轩哥,这些话你早就跟我说了。哎,反正我两年内不会考虑交男朋友的,让他等着吧!”

    这就是缘分的奇妙之处,大概丁卫也没想到自己会对姜靓如此上心,各种迁就。苗霖已经做好早餐,让周轩过来吃。

    “姜靓不识好歹,丁卫那是什么身家,围在他身边的都是虞江舟那种女孩儿,姜靓家里这是烧高香了。”苗霖嘲讽道。

    “以前靓妹连上网的钱都没有,所以对金钱就很在意。现在同样有房住,有车开,只不过价格不同,便能看淡一些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啊,最是怜香惜玉!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还说姜靓呢,看看你自己的眼光,找谁不好,偏相中我这个穷小子。”

    周轩调侃,顺手将苗霖拉到自己腿上,舀起一勺粥,仔细吹去热气,喂到她嘴边。苗霖很不自在,推开胳膊,“我又不是小孩子,不用喂饭。”

    “乖。”

    “不吃!”

    “听话。”

    “说了不吃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来一往,一勺又一勺,整碗饭都被周轩喂下去。吃完饭,周轩还不肯松手,一直深情相望,永远看不够,连一向镇定自若的苗霖也俏脸绯红,咯咯笑着用手指挡住了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温馨画面被丁卫的电话打破,上来就是一通废话,开始让父亲丁昌松帮忙,他没有答应,除非是工作需要,一般情况下他不跟政府领导有过密往来。

    丁卫软磨硬泡,再加上丁昌松也不希望外资企业收购矿业公司,而且还是抢夺暗物质研究的关键资源,最终答应,只是跟溪川市有关领导反映下这个问题,不会亲自出面。

    只要能和市领导有沟通机会,那么就会有转圜余地。

    刘浪前来敲门,说是已经检测出来地下有黄金,具有有多少黄金储量,还得深入勘测。

    “苗苗,走,去小池塘。”

    池塘周围有不少拿着仪器的技术人员和采集样品的钻孔设备,池塘里面的水已经被抽干,还有些开采上来的样品被送去做进一步检测。

    “邹总,要不几次采集的样品一起送吧。”一位技术人员建议。

    “不,采集一次送一次,费用由我来出。”邹小康双眼布满血丝,昨晚一直守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邹总,这里有发现!”又一位技术人员高声喊。

    邹小康连忙奔跑而行,周轩也跟了过去,发现了一块矿石,上面有些星星点点的金点,“邹总,这块不用验,分明就是金矿石嘛!”

    邹小康也开心不已,“火枪,王酸都拿过来!”

    真金不怕火炼,都是这方面的行家,确定就是黄金无疑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金矿石,数量有多少?”周轩问。

    “不好说,因为之前开采过,说不定是落下的。不过目前三百米,每五十米的样品,都有发现金矿。”技术人员摇头道,可见开采是多么的匆忙,即使这里所剩金矿不多,但也比小池塘有价值。

    “那么,照这个速度,估计能有多少储量?”周轩又问。

    “周董,真的不好说。只能参照普通标准,大概能有个十几公斤吧,这还是理想估计。”技术人员说完,像是提醒邹小康,又像是喃喃自语,“当初要是一下子开采干净就好了,剩下这点成了鸡肋,赚不回来开采成本。”

    拉着周轩来到安静处,邹小康很是无奈,叹气道:“也幸亏宝霞粗枝大叶,留下这些星星点点的黄金,总算能争取将功补过。多花点钱算什么,真要坐牢,那便是一辈子的污点,无论如何也洗不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陶总在哪里?”周轩问。

    邹小康嘴角一抽,苦笑道:“睡觉呢,昨天喝多了,这一觉得到中午才能醒来。”

    苗霖皱眉,这么多人在这里熬夜坚守,当事人却在呼呼睡大觉,心可真够大的!此时又有电话打来,上一批送去的样品又检验出黄金,但含量较浅层样品有所降低,意味着深挖的意义越来越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