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484章 发现金矿
    “周董,那多久一次我才能怀上啊?”陶宝霞又问,邹小康连忙把她拉开,这些基础常识他懂,不用问别人,客气问道:“周董,宝霞确实有这个毛病。因为症状不明显,也都没当回事儿,咱们第一次见面,你怎么看出来的呢?”

    “色浮于表,外强中虚,交谈之时,频频走神,再有就是你们没有孩子,都与此有关。”周轩简单解释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周董还懂医术,如果真能怀上骨肉,不管男女,一定登门拜谢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看流年运,也许明年年底前会有好消息吧!”

    言外之意,明年年底就能生下孩子!邹小康无比开心,陶宝霞也乐得咧着嘴笑,先不说能否怀孕,比起汤姆,周轩更让人信服。

    “周董,这里有处问题!”一直埋头研究合同的郑向北兴奋道。

    “是什么?”苗霖立刻追问。

    “看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郑向北指着一处,没想到陶宝霞几步过来,将合同抢到手里。

    唰唰唰!

    合同被陶宝霞给撕掉了!觉得不过瘾,还用嘴撕,脚踩!

    邹小康第一个反应过来,连忙阻止妻子的行为,叱问:“宝霞,你干什么啊!”

    “泽邦太坏了,咱们不跟他合作!”

    陶宝霞振振有词,还要撕合同,又有两人上来,这才把碎片状的合同抢走,可是陶宝霞嘴巴蠕动,还是有部分被她吃掉泄愤了!

    没文化,真的很可怕,这是周轩的真实感受。

    “宝霞,合同都是一式两份,你单方面撕毁不管用!”

    邹小康气坏了,陶宝霞连忙要把嘴里的纸浆往外吐,看大家都侧脸,硬是又咽了下去,讪笑道:“没关系,不是还有复印件嘛。”

    合同就这么被撕掉了,周轩也感觉头大,还是先谈关键问题,问道:“郑主任,发现什么问题了?”

    “能,能给我一份儿复印件吗?上面有很重要的内容。”

    郑向北还在发蒙,他常与企业家打交道,陶宝霞这个家族老姑娘的任性令人咂舌,难为她还能在董事长的位置上坚挺这么多年。很快,复印件被送过来,郑向北找到那一条,关于产权归属,有现有煤铁铜矿等,最后是金矿!

    “陶董,这里还有金矿?”郑向北有些激动地问。

    啊!陶宝霞有点含糊其辞,“我们这里的矿藏都挺复杂,发现一点金矿也正常。你们不信去打听下,有这种情况的不少,可不光洛能这一家。”

    “金矿?”轮到邹小康惊讶了,“宝霞,你胡说什么,这里哪有金矿?”

    “没大有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有还是没有?”

    “一丢丢而已!”

    “就是你拿化工厂去的那些?你不是说帮别人加工的吗?”

    邹小康不可置信,妻子素以胆肥闻名,但没想到她隐瞒这么多!邹小康当时也怀疑金子的来源,可从没想到自家矿区挖出金子来,他一点都不知情。

    “我,我怕你不同意。其实真不多,统共没多少。”

    周轩有点迷糊了,不明白为何发现金矿要隐瞒,而且有人欢喜有人愁,苗霖看出他的疑惑,微微一怔,周轩总有知识盲区,叹口气低声道:“但凡发现金矿,得上报,陶宝霞私吞了。”

    周轩陷入两难,合同里把金矿也归给了泽邦,这是非法的,有希望认定合同无效。但新的问题是,金矿开采权在国家,陶宝霞未被授权,无权私自处理,这样一来,她会受到严厉惩罚!轻则罚款,重则判刑。

    “究竟多少!”邹小康厉声问。

    “不多,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陶董,邹总,讨论这么久,大家先休息一下吧。”周轩打断,人多嘴杂,已经触犯法律,知情人不要太多。

    闲杂人等识趣的退出去,陶宝霞还在那里嚷嚷,这事儿不稀罕,被逮着当然受罚,但不说出去,谁知道?即使有人说出去,来个死不认账,怎么,多年夫妻了,一根绳上的蚂蚱,你邹小康还想大义灭亲啊?

    比较滑稽的是,出去的都是洛能矿业的人,只剩下陶宝霞夫妇。而周轩这边包括司机在内,全部在场。

    夫妇二人等着贤士公司清场,却发现没有一个动,陶宝霞还在傻等,邹小康却由衷赞叹道:“难怪周董这么年轻就能拥有贤士公司目前的规模,原来是同力协契,人心齐啊!”

    “你连人心都看出来了?”陶宝霞愣愣问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在十几年前,矿业公司靠着两膀子力气和大嗓门可以支撑下去,但现在却落伍了,得有先进的设备还有管理理念。陶宝霞这样的领头人能走到今天,离不开邹小康在背后的支持。

    室内都是值得信任的人,郑向北问道:“陶董,我是贤士公司的法律顾问,现在可以说了,到底采了多少黄金?”

    “没,没多少。”陶宝霞支支吾吾,但是鬓边有大颗大颗的汗珠滚下来,更让人揪心她没说实话。

    “宝霞,你倒是说啊!”邹小康生气道。

    “说什么说!要是我坐了牢,你就是这里老大,然后找个小的?”陶宝霞瞪起眼睛,破罐子破摔。

    “要找早找了,我对你的心,你还不清楚吗?”邹小康气愤道:“真要有那么一天,陶家还有六个大舅哥,财产归他们就是,我一分钱不拿你的!”

    “哼,他们都比我有钱,凭什么给他们?你瞧我那几个嫂子,除了生孩子还会干什么!”

    陶宝霞就是不肯说出开采金矿的数量,但这些黄金都是经由化工厂提纯的,邹小康将可疑来源的黄金大致估算一下,诧异的张大嘴巴,“宝霞,不会二百多公斤吧?”

    “差,差不多吧。”

    那就是更多!邹小康一屁股蹲坐在椅子上,够判刑了。陶宝霞也有些慌了,“我本来是想上报的,可是弄完那一批就没有了。再说了,谁家的矿区也不干净,你们不会出卖我的,对吧?”

    郑向北又将合同从头到尾仔细核对一遍,除了那一处之外,再无其他漏洞。郑向北说,如果严格按照合同规定,陶宝霞只是资金管理,泽邦早晚会入驻自己的人,久而久之,洛能矿业就落入他人之手。

    合同上,白纸黑字,明明白白写了金矿,这件事是瞒不住的。自己人不说,也难保将来泽邦会以此要挟。

    曾宇站出来强调,自己就受到过泽邦的威胁,亲身经历让陶宝霞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所以,目前看来,无论是进还是退,陶宝霞都没有便宜可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