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483章 不会有子嗣
    “唉!这不是乱弹琴嘛!”邹小康懊恼的直拍脑门,陶宝霞小声道:“老公,泽邦跟周轩斗,跟咱们什么关系,你的工厂继续提炼,找别的买家也一样!”

    “糊涂!周轩可是我的偶像,他为国争光,能是汤姆那人比得了的吗?”邹小康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嘻嘻,为了儿子过上更好的日子嘛。”

    陶宝霞摸着肚皮,周轩听不到小两口在说什么,但却看懂了她这个动作的含义。陶宝霞所说的儿子,还在肚子里。

    “邹总,我们能看下合同吗?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?”邹小康有些为难,合同上并没有约定保密,但也涉及公司最大机密。另外,真正的董事长就在身边,一家人也要按规章办事,否则其他人会提出抗议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陶宝霞将丈夫手上的合同抢走,叉腰道:“事情已经这样了,说破大天也没用。我家小康也是个文化人,你们别拿什么爱国啊正义啊这类帽子压他。我们就是小市民,什么都不懂,走!都走吧!”

    “宝霞,怎么跟贵客说话呢?”邹小康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老公,你就是太单纯了。哦,又不是对簿公堂,好坏都由周轩说了算,他说泽邦是骗子你就信,但要是泽邦反过来说周轩是骗子呢?”陶宝霞反驳道。

    “注意下你的用词。”苗霖冷冷道,让高大的陶宝霞莫名心里发寒,硬着头皮嚷嚷,“怎么了,在我们公司还敢威胁我?老公你看,他们是骗子的可能性很大!”

    各执一词,周轩主动找上门,拿的钱不如泽邦多,还说人家坏话,洛能公司的人不明就里,还真就怀疑周轩在说谎。

    陶宝霞洋洋得意,自认占了上风,不客气推搡道:“走,走,都走!”

    “宝霞!”邹小康想要拦住妻子,无奈她的力气太大,被甩到一旁,还是忍不住提醒,“小心肚子里的孩子!”

    哦!

    陶宝霞这才摸着肚子,喃喃道,忘了这茬。

    一口一个骗子,听起来很不舒服,周轩说道:“陶总,我不敢说自己从来没说过谎骗人,但起码不会欺骗合作伙伴,更不会是最亲密的爱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什么意思啊?”陶宝霞脸色变了。

    “你心里清楚!我相信你是为了公司的长久发展,也是为了矿工们的稳定收入。谁怀孕了会去抬车,这样的谎言能坚持多久?拆穿之时,岂不是更伤感情?”周轩正色问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啊,我用过偏方了,这个月就能怀上!”

    陶宝霞脱口而出,说完捂住嘴,发现丈夫正瞪着自己,赔笑道:“老公,别生气嘛,就晚一个月当爹。”

    “宝霞,你骗我?”邹小康脸都涨红了,守着这么多人没发作,可以看出既失望又生气。

    “子孙宫并无晕红之色,说明近期不会有子嗣。”周轩强调。

    “不说话能死啊!”

    陶宝霞急了,和丈夫结婚时就被很多人不看好,两人兴趣爱好出身,还有相貌都不般配,有的人说是陶宝霞疯狂追求邹小康,也有的说邹小康贪慕陶家的钱。

    雪上加霜,结婚好几年,肚子一直在变大,可里面就是没孩子。陶宝霞上个月求了个偏方,对方忽悠了她两万块,说是一个月就能怀上,恰好这时泽邦来投资,丈夫提出了强烈抗议。

    而陶宝霞却认为是双喜临门,信誓旦旦说自己怀孕了,邹小康也盼着当爹好久,听闻消息欣喜若狂,至于合同的事就由着妻子去办。

    为了签订一份外资企业的投资合同,妻子居然诈孕,邹小康当父亲的梦想破灭,沮丧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唉声叹气的陶宝霞也把手中的合同扔到一旁,离郑向北不远,他稍作迟疑,还是拿了过来仔细翻阅,看能否从中找到漏洞。

    陶宝霞正急着跟丈夫解释,看到这一幕也没管,带着哭腔道:“康啊,那个偏方很管用的,咱们一周至少九次,周末还加班,不怕怀不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乱说话!你,哎,让我说什么好!”邹小康埋怨道,当着这么多人,说话也没个分寸,这可都是夫妻间的秘密。

    陶宝霞吭哧半天,委屈的泪珠也在眼眶里打转转,什么都好,就差个孩子,真的想孩子都要想疯了,看见人家的娃都要抱过来亲两口。

    “都怪我,昧良心做事,老天都在惩罚。”陶宝霞哽咽道。

    “陶董,事情还没严重到那种地步。看你和邹总,田宅宫丰满,泪堂左右卧蚕,这是儿女双全之相。只是目前缘分不到,还得耐心等等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两口子都看着周轩,想要从他脸上看到确信的答案,而不是哄他们开心。

    “想必陶董去医院做过检查吧,应该是一切指标都正常。”周轩又说。

    “是啊,正因为这样才难办。有的医生说我是心理压力大,可是越没孩子越着急嘛!还有的说是肥胖,也不利于怀孕。”陶宝霞一口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两方面的可能性都有,但不是主要原因,真正导致不孕的是不定时发作的嗜睡症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陶宝霞愣愣问。

    周轩早就看出来,陶宝霞长着一双鱼眼,也称睡眼,另外,眼角也有假寐纹,开口问道:“是不是会有走路或者看电视突然睡意很浓,非得睡上一觉不可?”

    “有啊!”陶宝霞不以为然,“这算什么病,很快就清醒了,就是打个小盹,醒来更精神。小时候还因为这个掉到矿坑里,干脆睡了一觉,差点没被活埋。老人说了,这是睡鬼压身,走了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,周董,你的意思这是病?”邹小康谨慎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,不过不算严重,可以中药调理外加针灸,也可以去正规医院做个细致检查,让医生做出有针对性的治疗方案。这种毛病不可怕,但如果出门在外,尤其是开车时本就容易疲劳,犯病后果会很严重的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,这跟怀孕什么关系?”陶宝霞又问。

    “正常情况下,人在受孕期处于比较兴奋的状态,而你的这种情况正好与之相对。另外,夫妻之间那方面也不要太频繁,多而质量低。”

    周轩尽量用通俗易懂的语言解释,但公然谈论房中事,还是让很多人不自在,除了陶宝霞,听得津津有味,一个字也不敢漏下。

    邹小康直摇头,妻子上学时要有这个劲头,三个大学也读完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