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479章 商人的使命
    电话里的声音很大,而周轩睡得正香,什么都没有听到,等对方说完,苗霖才回了一句,“爸,我不后悔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没有说话,双方僵持一段时间,还是苗霖先开口,“爸,早点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!”梦中的周轩又开始胡言乱语,“我把苗苗带来了,看,多俊啊!”

    苗霖苦涩一笑,手指轻轻梳理周轩柔亮的头发,轻声道:“轩,为了你,多难我也会坚持下去的。”

    次日艳阳高照,周轩从大梦中醒来,发生了什么早就忘得差不多。来到公司却听到大家热议昨晚醉酒写字,尤其在姜靓的描述下,更是被逗得捧腹大笑。

    咳咳,周轩轻咳几声,听到董事长的动静,大家只是静止了几秒钟又都笑起来,甚至还有人讨要墨宝,润笔费从工资里扣。

    “昨天不过是写了几个毛笔字,不要再传了。”苗霖不悦提醒,声音冰冷至寒,所有人都不敢再议论。

    看了苗霖一眼,眼圈有点发黑,还有几分憔悴,拉着她来到自己办公室,周轩关切问道:“苗苗,昨晚我是不是醉得很厉害?”

    “何止是醉,还很糊涂!”苗霖板起面孔。

    “好媳妇,下不为例。”周轩又想把嘴巴凑过去,却被苗霖皱眉躲开,“要去忙了!”

    周轩从后面将苗霖抱住,哄道:“是我不该贪酒疏忽了你,真的,以后坚决改正。”

    “你松开!”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唉,苗霖转过身,大大的眼睛里一层雾气,俏脸上写满忧愁,“轩,或许女人都是自相矛盾的。我希望你有出息,可又怕你人前风光。知道吗,昨天的表现已经让对你感兴趣的人更兴奋。”

    “苗苗,我命硬着呢,他们不能把我怎样的。”周轩心疼了,原来苗霖生气是为了这个。

    “命?”苗霖抬头,赌气问:“你看看我哪年短命?”

    “瞎说!”周轩瞪起眼睛,嗔道:“等着跟我一起变老吧,哪里也去不了!”

    苗霖这才开心起来,将曾宇、郑向北叫来,一起开了个会。周轩已经决定,要去临省北宁的溪川市去一趟。

    “周董,你是想去洛能矿业?”曾宇立刻敏锐的察觉到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周轩点头。

    “可是,泽邦已经跟洛能签订了投资合同。”曾宇提醒。

    “投资是投资,我们是采购合同。暗物质实验室隧道已经基本完工,接下来便会大量采购稀有金属,而洛能矿业所提炼的高纯度锗,正是科研所必须的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周董,贵金属采购,运输费用可以忽略,从其他省份甚至是国外采购都可以,为何非得是洛能呢?”站在投资角度考虑,曾宇不太同意。

    此时郑向北却看出门道来,周轩让他参加会议,一定还有其他用意,问道:“周董,你是想从泽邦手里把洛能再抢回来。”

    周轩没说话,曾宇却摆摆手,“不可能,洛能矿业已近枯竭,而泽邦出资必定在五十亿以上,为了和他争短长就要非理性投资,我不认可。”

    曾宇敢直抒胸臆,周轩对此非常欣赏,只是他们还不了解洛能的重要性,“洛能下属一家化工厂企业,能提炼高纯度的锗,这项技术在全国都走在前列。泽邦浪子之心,宁肯砸钱,也要阻挡暗物质实验室的建设,不能让他们得逞。”

    “周董,请恕我直言,我是名商人,满脑子里想的就是赚钱。商界有基本品质保障就行,不是讲理想,确切说,不是讲梦想的地方。”曾宇壮胆说出自己的看法。

    “所以,才少有百年的企业!”周轩正色道。

    曾宇的脸蹭下红了,如果不是因为周轩是他的恩人,这会儿都有可能翻脸。曾宇承认周轩胸襟广阔,但也自信在投资行业的眼光。

    “曾副总,众所周知,我是名历史生,读的是圣贤书,研究的是古人古语。但历史却记载了人类发展的轨迹,也有一些血淋淋的经验教训。不管是哪行哪业,如果只为眼前,那么后世子孙的利益又该谁来保障?”

    “周董,我们就是赚眼下的钱,管不了那么多。哪个商人又不是这样做的?没有钱,拿什么交租金发工资?”曾宇辩解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我跟老师的研究课题已经接近尾声,专注论语对历史的影响,所以翻阅的相关书籍比较多,心里也会有很多的假设,如果古代的商人将一些先进事物流通引入国内后,不只是用作奢侈品来售卖,而是细心研究普遍推广应用的话,我们也不会因为落后挨打。”周轩认真说道:“历史赋予商人新的地位,不只是因为看重经济的发展,而是商人本身的努力,从古代图蝇头小利的卑贱商贩,到现在对各种场合的座上宾,这是商人用自己的行动和影响换来的。”

    曾宇点点头,他承认,随着时代进步,商人的地位确实在提高,除了有钱这个固定原因,还有对于社会发展的有力推动。然而,时至今日,依然还有些人对商人嗤之以鼻,究其真正原因,没有摆脱唯利是图的标签。

    “曾副总,说来,你跟泽邦的仇恨也不小,但从未怂恿我以公司之力去报复泽邦,这点,我很感谢你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周董,那是两回事。是啊,我曾自诩成功的商人,还是栽了跟头。其实等出了事才发现孤立无援,没有谁能帮得上自己。要不是周董仁义,我这回儿可能已经自杀了。”曾宇轻叹,回想往昔还是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再无异议,周轩宣布此行计划,其实也无计划可言。泽邦和洛能究竟签订了怎样的合同,外人无从知晓。而洛能负责人,周轩倒是打听过,据说是个女人,叫陶金霞,大老粗,没什么文化,小学都没念完,一直说是最大的遗憾。

    遗憾归遗憾,陶金霞也曾拿钱去首阳高校镀金进修学位,一次及格都没有,上课听不懂老师讲,她的答卷老师也看不懂,干脆也放弃了。

    而且,这人生活还非常奢侈,喜排场,走到哪里都吆五喝六,身后一帮叫哥的。没错,是叫哥,因为家中排行老七,在当地被称作是七哥。

    但周轩认为,一名女人在男人圈里混,还以兄弟相称,也该有些心胸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