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478章 我有嘉宾鼓瑟吹笙
    “今天来的朋友很多,我就不一一敬酒了,请大家见谅。”宴会临近尾声,周轩起身道。

    闫平川和投资办那位领导也跟着站起来,企业家们也不敢托大,一个个都站着高高举起了酒杯。

    “今天高兴,发自内心的高兴。贤士公司从一无所有到了今天,离不开诸位的支持,我先干为敬!”周轩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“周董,别光说啊,不趁着酒兴写几笔?”有人起哄。

    “周董,让我们现场开开眼吧!”

    “快去准备笔墨纸砚!”

    丰择连忙吩咐下去,要是再多混几个字就好了,比如凯旋大酒店。

    “惭愧,碌碌终日,好久不碰了,都有些生疏。”周轩摆摆手,这是实话,科技的发展让人们对于现代化产品非常依赖,比如电脑键盘。

    大家酒兴都很高,而丰择也已经布置好了案台,就等周轩奋笔疾书。周轩几番推辞,大家却是不依不饶,以前都是电视里看到,这回谁都不想错过现场观摩的好机会。

    “真的不行!”周轩摆手摇头,连连推辞。

    “周轩,多喝两杯就有了。”

    闫平川好笑又好气,周轩给他写字时的场景记忆犹新,从周公那里把他叫醒的,又唱又跳,搂着他的脖子满嘴酒气叫大哥!

    “嘿嘿,老师取笑了。”周轩讪笑。

    “袁宏,还没见过你师弟的风采吧,去,给他多灌几杯。”

    闫平川都这么说了,其余人怎肯放过周轩,袁宏当真就给周轩倒酒,搂住他肩头一杯接一杯灌。

    “喝多了对身体不好。”苗霖心疼周轩,不悦提醒。

    “弟妹,你们很快就要举办婚礼了,让我师弟尽情享受单身时光吧!”袁宏笑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袁董说得对。弟妹,以后有你管的,今天我三弟必须得喝!闹洞房的时候,还得喝!”刘浪拍着大腿乐,真比他结婚还要高兴。

    苗霖面沉似水,心里却是甜滋滋的,不再阻拦。

    狂轰乱炸之下,周轩真的喝高了,面红耳赤,眼神迷离,舌头都大了,一直嘿嘿傻乐。闫平川皱起眉头,别是灌多了,连笔都拿不起来,过犹不及。

    啊!~

    一嗓子从周轩嘴里吼出,大家都笑了,不苟言笑的袁宏今天笑的脸都酸了,揉着腮帮子问道:“老师,周轩写字前还真是这个样子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是有点疯癫,不过接下来的我都很期待。”闫平川也笑出眼泪,有一种重返年轻的感觉,这让这帮孩子给带偏了。

    “为学当重师!”周轩第一句唱出来,古风古韵,对比当下豪华场所灯红酒绿,更是别有一番滋味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安静下来,周轩摇摇晃晃来到中央翩然起舞,刚柔并济,恍若仙人。姜靓看得目瞪口呆,跟周轩相处这么久,只知道他喝多了会蹦跶两下,还没见他完整的跳舞。

    裴胜男默不作声,周轩光芒大盛将她掩盖的黯然失色。

    苗霖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周轩,有欣赏有骄傲还有深深的担忧。是的,周轩与众不同,在他身体内似乎隐藏了无数的潜能。两人朝夕相处,苗霖比别人跟了解周轩,说他聪明不假,但有时他对于一些事物的懵懂无知非常奇怪。说他笨也不对,因为这些陌生词汇或者事物一旦被他掌握,就能做得更好。

    选择性失忆还是人体潜能的爆发?或者是从古至今我们血液里流淌的祖先的基因,在周轩这一代被激活?

    啪!

    苗霖手中的酒杯落地,脸色变得苍白,不,她宁肯周轩是个普通人,也不愿他成为这世上独一无二的奇人。

    “弟妹,看入神了吧?”邻桌刘浪嘿嘿笑,苗霖看都没看他一眼,搞得很尴尬,自有服务员上前悄无声息的替换新酒杯,擦干净地上的酒渍。

    载歌载舞,周轩终于拿起毛笔,所有手机对准了他,人们不由自主屏住呼吸,要共同见证这一时刻。

    对酒当歌,人生几何?譬如朝露,去日苦多。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……呦呦鹿鸣,食野之苹。我有嘉宾,鼓瑟吹笙……契阔谈宴,心念旧恩。山不厌高,海不厌深。周公吐哺,天下归心。

    工整流畅却又带着冲出纸面的霸气,所有人拍手叫好,此时周轩却是泪流满面,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,“师父!周轩没师父了!”

    袁宏哭笑不得,连忙过去把周轩拉起来,“喊什么呢,老师在那边坐着。”

    哦,看到闫平川,哭得稀里哗啦的周轩这才点点头,踉踉跄跄走过去,一头扑在闫平川怀里,又是大哭,“老师,老师,学生要好好孝顺你,千万不要离开我!”

    “喝多了!”学生胡闹,眼泪鼻涕还有酒气全都弄到身上,气的闫平川抬手在周轩脑门打了两下。

    “疼,疼!”周轩孩子似的吵嚷起来,抱住闫平川的手却不肯松开,“学生学识还不够,离不开师父的教导。学生还没有长大,离不开师父的呵护。老师,要走,就带我一起走吧!”

    周轩胡言乱语,闫平川无可奈何,只好拍着他的后背顺着他的话安慰。

    “一日为师终生为父!师父啊!”周轩哭得泪人似的,倒是把几位企业家感动的流泪,尊师重教,这都是很遥远的事情,没想到周轩如此重情。

    “赶紧把他弄走!”闫平川对袁宏道。

    几个人上前,周轩有练武底子,折腾好半天才把他从闫平川身上拉开,而他魔怔似的,搞得就像生离死别,双手伸向闫平川,好像下一刻就再也见不到似的。

    “轩,别闹了,回去。”苗霖上前轻声道,周轩还在嘟囔,“不,我要找师父。”

    “你醉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“真的醉了。”苗霖暗中发力,大家看到周轩嗷的一声从地上弹跳起来,然后就被苗霖押走了。

    居然以闹剧收场,但酒后吐真言,周轩心中敬仰闫平川,两人情同父子无需多说。

    路上,不管周轩怎么胡闹,苗霖都沉着脸不理他,回到家把他拎床上,坐在一旁生闷气。师父,周轩喃喃自语,翻个身抱住苗霖。

    苗霖生气的打了他几下手,周轩已经打起了呼噜,痛痒不觉。

    唉,苗霖叹口气,还是替周轩脱掉鞋子衣服。早知道这样,就不该答应举办什么宴会,周轩的一举一动都会被有心人留意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手机响了,苗霖想了想还是挂掉。第二遍想起,苗霖硬着头皮接听,对方埋怨一句,她低声道:“爸,对不起,刚才没听到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