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477章 相同的口味
    凯旋大酒店老总丰择一听说闫平川这样高级别的人都到场,忙不迭的亲自布置,年纪也不小了,累得满头大汗。

    “丰总,怎么累成这样?”周轩见到坐在一旁的丰择,连忙关切问道。

    “都是托你的福,可能听说是闫校长要来,市投资办也派来的副主任,三百多号人哪,可不能出差错。”丰择还在喘息擦汗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丰总受累。”

    “不累,就是渴。”

    丰择拉拉衣领,他不喝凉水,服务员都在忙碌,没人给他准备温水。盛了一杯果汁,丰择只喝一口便放下了,眉头一直皱着,“别看我这里销售这种饮料,真是喝不惯,还是白开水更合口味。”

    “丰总,去办公室喝点水吧,我看已经布置的差不多了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放心啊!”低头看到周轩手里拿着的保温杯,“有剩的没,倒给我一口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有是有,但不好吧?”周轩有些迟疑。

    “总比渴死强。”丰择跟周轩很熟络,拧开他的保温杯,却惊喜发现倒出来的是杯茶,“真的假的,不会是传说中的牛肉吧?”

    “是老师请我和师兄喝的,只要你不嫌弃是我剩的,茶肯定是好茶。”周轩笑道。

    “绝对是坑里的好茶,哈哈!”丰择跟沾了多大便宜似的,一边嘶喝吹着热气,一边赞叹好喝,一杯当然不过瘾,把剩余的全都倒出来,“这杯归我了!”

    来的客人实在是太多,袁宏主动分担帮忙打理,闫平川的眼圈悄悄红了一次又一次,内心十分骄傲。

    姬盛以周轩姐夫自居,向闫平川做了自我介绍,拽文恭维道:“闫校长桃李芳天下,袁宏和周轩都是青年豪俊,前途不可限量。闫校长,这可都是您的功劳啊!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我的学生和功劳,不过是教书匠一枚,只想为国家培养品学兼优的人才。”闫平川淡淡一笑,姬盛自讨了没趣,又到旁桌坐去了。

    周轩宴请贤士公司的朋友,没明说因为什么,但大家都知道用意,跟泽邦一战,首轮告捷,这是在庆贺。

    然而,周轩表现得越高调,闫平川就越担心,周轩才智过人,不会肤浅到用这个方法刺激对方,多半为了在气势上压制对方,然后再采取其他的行动。

    等到大家都落座,周轩这才带着歉意来到闫平川身边坐下,一同陪坐的还有苗霖、欧强、商玉红以及投资办的那位副主任。刻意安排下,裴胜男就坐在闫平川右手。

    “老师,对不起了,今天忙了点。”周轩小声道歉。

    “你忙你的,不用管我。”闫平川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嘿嘿,知道老师不喜欢这种场合。不过,这里的饭菜尚可,老师想吃什么,尽管告诉胜男,让她去安排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啊?

    正在发愣的裴胜男听到被点名,愣愣应了一声,抬头看到闫平川十分不满的眼神,连忙又低下头,心里很羡慕姜靓。

    此时姜靓正跟临海女企业家们坐在一起,比比划划吆五喝六的,而且那些人还都看着她的脸色。

    “老师,对胜男太严格了吧?”周轩嘀咕道。

    “唉,恨铁不成钢。”闫平川幽幽叹息,“也是,她妈妈水平有限,没有从小好好培养。”

    “胜男也很优秀了,身体健康,性格开朗,外语水平突出。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我要求太高了吧。”闫平川又摆摆手,“不说这些,周轩,下一步该去溪川市了吧?”

    周轩一怔,随即笑了,竖起大拇指,“难怪师兄说,姜还是老的辣!”

    “去!”闫平川瞪了周轩一眼,又叮嘱道:“不要再冒险,你的安全才是贤士公司最大的保障。如果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,还得选择相信政府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,溪川市归属北宁省,临海插不上手。”周轩有些发愁。

    “我虽有级别,但一直从事教育口,跟这些省里市里的领导都没什么来往。但是,如今是经济时代,在追求大发展之时,也让一些商人钻了空子牟取暴利,政府对他们也多有照料。你在首阳也有些关系,找那些项目铺展全国的大亨,总能有帮衬。”

    闫平川说完,又是一阵摇头,自己违背的原则太多了。但是,学生明着请客,实则是自壮声势,让他这个做老师的也心疼不已。

    周轩呵呵一笑,拱手道谢,老师的意思他懂了。只是,闫平川对商人一贯持有偏见,也不再多说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吃?”闫平川突然回头,冷脸问托着腮帮子有一口没一口夹菜的裴胜男,吓得她差点把筷子掉了,支吾道:“不太饿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的女孩子,明明很瘦,却都嚷嚷减肥。我们那个时代,吃都吃不饱,剩菜剩饭都是好的。”闫平川说道。

    “其实好几样剩菜剩饭回锅多加点儿汤炖着吃,味道也很好。”裴胜男说道。

    “最好再有俩馒头,蘸着汤吃。”闫平川眯起眼睛。

    “嘿嘿,闫校长也喜欢这口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是啊,每逢这个时候,我爱人就少不了嘲笑我几句,说是不会享福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我妈也这样,说我没点大家闺秀的样子,倒像是山沟沟里出来的呢!”在剩菜回锅的话题上,两人找到了共识,裴胜男呵呵笑问:“闫校长,你们津贴补助高,怎么也会吃剩菜呢?”

    “民以食为天,粒粒皆辛苦,不可浪费食物。逢年过节,家里也会来些客人,菜做多了吃不完,扔掉可惜,下一锅就炖了,却发现味道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一猜就是这样,我那个时候跟着妈妈去吃席,最后没人的时候打包带走的。”裴胜男仰脸说道。

    闫平川脸上一滞,良久不语,裴胜男还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,连忙闭口不说话。

    眼中闪过慈爱的闫平川,夹起一块鱼放在裴胜男面前盘里,“我最喜欢吃鱼,你呢?”

    “巧了,我也是!别看海边长大,就是鱼吃不够呢!”裴胜男高高兴兴夹起来吃掉。

    “我也最喜欢吃鱼,是因为从山沟沟里出来的。”闫平川苦笑。

    裴胜男曾为临大教师,跟闫平川多说几句话没人多想,周轩却暗中替他们高兴,人失去的,或许会以另外一种方式补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