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476章 品茶论道
    咚咚咚,有人敲门,正在伏案处理文案的闫平川喊了声,请进。

    门开了,从老花镜上方看去,闫平川露出笑意,是两位学生来了,周轩和袁宏,一样的成熟稳重,高大帅气,都是临海知名企业家,在各自领域的颇有建树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们哥俩儿怎么想起看老师来了?”闫平川问道。

    “老师哪里话,您架子大,我们都请不动。”袁宏开玩笑道,可以看出跟闫平川说话非常放松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不是架子大,是年纪大!哎呀,真是羡慕你们年轻人,可以轰轰烈烈的大干一场!”

    闫平川高高兴兴地起身,让周轩把门关上,这才从书架角落里取出一物,外面用信封装着,打开后,是个薄步包裹的牛皮纸小袋子。闫平川得意的在手中晃了晃,“私藏品,今天你俩有口福了!”

    “老师,什么东西啊?”周轩好奇问。

    “能让老师视若珍宝的,一定是有钱都买不到的珍品茶叶。”认识的年头久了,袁宏还是更了解闫平川一些。

    “呵呵,老师藏在那个地方,换做不识货的,非得拿出去煮茶叶蛋不可。”周轩打趣。

    哈哈哈,闫平川开怀大笑,袁宏伸出手,“老师,我来沏茶。”

    “不,你坐着,咱们都是功臣,让周轩伺候。记住啊,水现开现泡,差一点就冲不好啦,你得赔我!”闫平川难得开起玩笑来。

    “小的遵命!”

    周轩毕恭毕敬,把闫平川和袁宏逗得哈哈大笑,师生愉悦品茶,也是一副人间难寻的美好画面。

    美中不足,闫平川这里没有专门的茶具,一人一个盖杯,他还说便宜两个学生了,大碗喝茶,奢侈!

    沸沸滚水浇上乌褐色的茶叶,在杯中缓缓舒展开来,茶汤开始变色,金黄明亮,看着就赏心悦目。

    周轩深吸一口气,啧啧称赞道:“清香扑鼻,是绿茶吧?”

    闫平川和袁宏都笑了,袁宏说道:“小师弟,尝一口试试?”

    轻轻抿上一口,周轩不断称奇,居然是红茶的甘醇,竖起大拇指赞道:“原来是乌龙茶中的极品,让老师和师兄笑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做人啊,当如这茶,性质温和,嗅之有绿茶清幽,品之甘醇悠长。小人如此,大有磨盘两圆之意,而君子做到处事圆通,面面俱到,就像这茶,无价!唉,我也只是讲给你们听,活了大半辈子,依旧没有做到这点。你们啊,都比我强!”闫平川以茶代酒,和学生们喝了一杯。

    周轩又添上水,却发现味道更浓,茶香这才开始慢慢展露,感慨道:“名茶虽好,贵在愈久弥香,老师将毕生所学无私传授给我们,这才使得学生更高起点,能有更大的作为。”

    “这并不稀奇,谁人不知,闫师出高徒嘛!”袁宏重点强调闫字。

    闫平川笑声不断,这俩学生一左一右给自己戴高帽,还挺舒服。周轩将与泽邦的这次没有硝烟的战争汇报一遍,闫平川时而点头时而皱眉,虽然俩学生联手,但依然是险胜。

    “周轩,造假便不对了,真要被警方揪住,至少要罚你!”闫平川放下茶杯,还有些生气,学生冒险,也让他这个做老师的后怕。

    “老师,非常时期当用非常之法。您上课时不给我们讲过,至于绝地而后生,兵法上的孤注一掷,常常是最后的胜招,对付汤姆这样的危险分子,我已经做好了坐牢的准备。”周轩傲然不惧。

    “胡闹!你大义凛然,我这个当老师的跟着你丢人!记住,以后不能再这么草率了。”闫平川犹如慈父叮咛又嘱咐,三人畅聊,笑声连连。

    喝完第三杯,周轩开始打饱嗝了,袁宏第二杯还没喝完,也是撑的喝不下。

    “不能浪费,这茶好着呢,能冲十泡味道不减。”闫平川心疼了,手指茶杯,让学生们继续喝。

    又不是小茶盅,喝十盖杯那就成水桶了!

    周轩取出自己的保温杯,将茶水倒进去,“老师,我回去慢慢喝。”

    “对,对,我也回去慢慢品。”袁宏也学着周轩的样子,将自己的保温杯也拿出来。

    “今天不回去了,到我家吃饭。对了,周轩上次点的那个外卖就挺好,咱们好好说话。”闫平川挽留道。

    “老师,其实我今天过来就是请您吃饭。”周轩这才说出来意。

    “谁请不一样,怎么,在我家就让两位老总掉价了?”闫平川不满道。

    “周轩在凯旋大酒店大宴宾客,这不,我也跟着去凑热闹。老师,您也过去吧!”袁宏说道。

    闫平川不悦的放下茶杯,他向来不参加这种聚会,文人傲骨是一方面,还有跟市长平起平坐的位置,也让他有所忌讳。要说是师生三人小聚,去哪儿吃个饭没什么,但听说还有三百多企业家,脸就拉长了。

    “老师,我是诚心的。”周轩起身诚挚邀请。

    “老师,世人可能不知道我是您的学生,但临大随便打听,都知道周轩是您爱徒。周轩没必要在这个场合拉您去撑门面,而是诚心实意,以师长身份参加。”袁宏也帮腔道。

    “我并非清高,毕竟还有级别待遇,好说不好听。你们的好意心领了,都挺忙的,走吧,走吧!”闫平川不耐烦下了逐客令。

    周轩和袁宏相视一笑,突然一左一右架住闫平川的胳膊,闫平川先是一愣,恼羞大喊,“怎么,你们还敢劫持我?”

    周轩和袁宏不说话,拉着闫平川就往外走,气的他一通责备,出门时,着急道:“我的茶,用盖子盖好!门,关好!哎呀,你们这俩孩子,太气人了!”

    一位副校长听到什么劫持,连忙打开门冲了出来,紧张问道:“闫校长,你没事儿吧?”

    “你来得正好,给我作证,我是被他们两个劫持走的!你得作证!”闫平川叮嘱道。

    哦,副校长愣在原地,怎么看校长对这次“劫持”还挺满意?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儿?”又有一位校领导打开门。

    “哦,闫校长被劫持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“被周轩劫持吃饭去了!”

    “嘿嘿,老闫活得太谨慎,多大点事儿啊。好,咱们统一口径,校长被逼无奈的。”校领导随手把门关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