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475章 反其道而行之
    曾宇抹抹嘴巴,将前因后果一件不落的学了一遍。

    当时,曾宇被带到派出所,询问当天发生的事情,曾宇如实相告,并且强调是玛丽诬陷自己,但凡男人都知道,那种状态下是办不成事儿的。

    刚说完,玛丽进来对证,哭喊着上来就和曾宇厮打成一团,连打带踢加骂。

    “周董料事如神,我只抱着头躲她,一下也没有还手。”曾宇说道。

    这叫示弱。

    玛丽身高一米七三,身材健美,一看就是常锻炼的,周轩猜测她还可能会有武功。警察面前大打出手,谁强谁弱,一眼辩分明。

    果然,打着打着,警察就起了疑心,穿着小高跟的玛丽看起来比曾宇还高,曾宇在喝醉酒的情况下,还能欺负她?

    玛丽也意识到自己的所作所为多此一举,又拿出证据来,照片还有内裤。

    这些是铁证,警察不得不重新考虑,曾宇嘿嘿笑道:“我就按照周董交代的,说自己有酒精过敏症,喝醉就犯病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周轩所说的反其道而行之,既然存在喝醉还能短时间清醒的可能,反过来讲,也有喝醉就倒下起不来的。为此,周轩还给曾宇造了一份假医学证明,让他一并带了过去。

    听到曾宇这么说,玛丽立刻就急了,“不可能,他就是个骗子,你们不能相信他!”

    曾宇立刻把证明取出来,很坦然的交给警察。

    擦了把汗,曾宇对周轩继续说道:“也真的很悬,警察选择了相信我,而且用坚定的口气质疑玛丽,她当时就慌乱了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曾宇来这一手,玛丽大吵大嚷,直说曾宇当时身上并没有任何过敏反应,而且呼吸正常,躺下就打呼噜,叫都叫不醒,怎么可能有过敏症?

    说完,玛丽就傻了眼,不打自招,连她都亲口承认当时曾宇是在睡觉。

    恼羞成怒的玛丽跳起来就扑向曾宇,说着一些同归于尽的狠话,警察上前制止,玛丽又出拳还击,将室内两名警察全都打倒在地。

    报警器长鸣,又进来几名警察合力将玛丽制服,戴上了明晃晃的手铐。

    “这下真相大白了,玛丽有功夫,可以一对多,询问室有监控,玛丽这回完了。”苗霖冷笑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的噩梦也终于结束了。苍天有眼,周董,当时场面很混乱,我也被打了,是警察把我送回来的,也包括我的公文包。还有这个,也被装了回来,是不是他们忘了?”

    曾宇手里的正是那份假医学证明,周轩不得已而为之,也正因为这份假证明,这才能让玛丽最终露出破绽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深追究的话,难免和伪证挂钩,虽然他们的本意不是栽赃陷害或者隐匿,终归是不好处理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周轩觉得,还是张磊在这件事上起到了作用,特意安排了玛丽和曾宇两人见面,而不是单独讯问。

    如果警方一开始就质疑医学证明的真伪,而不是上来就当做是真的,等玛丽反应过来,曾宇的罪名更大。

    一个玛丽不算什么,她只是泽邦在临海的一枚棋子,即使什么都不说,也可以让泽邦消停一阵子。

    “哈哈,终于扳回一局,曾副总,这个月给你发奖金压惊!”周轩高兴道。

    “不不,周董,等我为公司盈利再发不迟。”曾宇说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的!苗苗,让姜靓安排下,明天中午我要在凯旋大酒店请客,把那些入资贤士投资的企业家们都请来,好好热闹下去去晦气!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难得看你这么开心,我马上去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曾副总,需要什么奖励尽管开口!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真有个要求。”曾宇眼圈红了,“周董,刚上班就请假有点说不过去,我想提前回去一会儿,陪陪妻子。”

    “曾副总也是个宠妻男人,你们又不是两地分居。”周轩笑了。

    “唉,我要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都告诉她。这些天,我的心里压着块大石头,不敢告诉她,也经常发脾气。也认为自己背叛了爱情,已经和妻子分居了,我常常看到她偷哭。我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,曾副总,回家去吧,明天中午直接带着嫂子去凯旋大酒店。”

    “大恩不言谢,周董,别的我不敢说,一年内,让贤士现有投资利润翻番,如果做不到,你开除我!”曾宇将胸脯拍得山响。

    曾宇的事情还是很快传播开了,理财明星被诬陷胁迫,还差点坐牢,引起很多金融界企业经理人的极度愤慨。又有人得知那名外籍女子跟泽邦有关联,无形中也增大了这些人对于泽邦的敌视,这是后话。

    周轩要请客,邀请名单上的人欢欣鼓舞,不在名单上的也要求前来,很快人数就超过了二百人。

    “轩哥,来蹭吃喝的人太多了,这么下去,三百打不住!”姜靓怒气冲冲来找周轩,还是老毛病,看周轩花钱她就心疼。

    “呵呵,高兴嘛,人越多越好。这样,只要想来的,都欢迎!”周轩发而很开心,就该是热热闹闹才对,这些人哪个也不差吃喝,能来都是捧场,哪有拒绝的道理。

    “那得花多少钱啊?”

    “等你嫁给丁卫这样的有钱老公,就不心疼了。”周轩打趣道。

    “别提那个家伙,张口就要送我游艇,我说你直接开到畅游沙滩浴场吧,我家轩哥的项目用得着。”姜靓没隐瞒,丁卫一直跟她有联系,但是奇了怪,就是不来电,没感觉。

    “你要这么说,肯定没下文了。”周轩大笑。

    “是啊,拿你当挡箭牌,他就跟吃了苍蝇似的,哈哈。”

    周轩亲自请的有两个,是这次打胜仗的大功臣,一个是源生董事长袁宏,大师哥不忘初心,肯跟他同台唱戏,套住泽邦资金,让他感动不已。

    另外一位是闫平川,恩情似海,和师父管辂一样,都是周轩一辈子尊敬的人。

    袁宏好说,一个电话过去,痛快答应了。而闫平川还是倔脾气,听说是请客吃饭,还那么多人闹哄哄的,立刻回绝,不喜欢这样的场合,不去。

    周轩厚着脸皮缠了半天,闫平川推说座机电话要接,让他哪凉快去哪儿!

    讪讪放下电话,周轩暗自嘀咕,怎么当老师的都喜欢对学生摆脸?不行,不去也得叫上他,非得改改老师的臭毛病不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