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474章 双方同时报案
    “周董,要不就夸大点儿事实,畅游是公司控股,没问题,金源也很信任咱们个公司。”曾宇试探建议。

    商场如战场,兵不厌诈,一记虚晃或许可以起到一定作用,但是周轩对此却不认可,“金源酒店规模有限,盈利都在面上摆着,就算崔总同意造假,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,揭露出来更不好看。至于畅游,还在建设当中,咱有的别的沙滩浴场也有,咱没有的人家也有,你说已经回本,谁会信?”

    “也是,周期太短了。周董,我只是太着急了,心想着能达到百分之三十或者四十的利润,那就很惊人了。”曾宇歉意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曾副总,如果是三倍或者四倍的利润呢?算不算?”周轩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了!”曾宇随即又摇头,“这是不可能的,在投资界,如果每年百分之十的利润递增,那已经是非常惊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件事没好意思说,你看看这份报表。”周轩将一张表格推过去。

    曾宇扫了两下,眼睛立刻瞪大了,惊得站起来,欣喜若狂,“这个可以啊,周董,完全可以借助此事宣传!”

    “打蛇打七寸,什么时候泽邦乱了阵脚,咱们就立刻出手。”周轩沉声道。

    曾宇心服口服,不得不说,周轩有才能不假,但也非常有运势,就连老天都在帮他。

    每天最为幸福的时光是回家,饭后和心爱的人相拥露天阳台看着满天星辰,苗霖嘲笑道:“要是天天这么忙,很快就要变成小老头了,跟袁宏一样,还不到四十岁,鬓边就有白发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他不懂保养。”周轩不以为然,“我习武锻炼,身壮如牛,到了八十岁也得是帅老头。如果真有白头发,那也一定是因为愁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这么自信?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!”

    周轩可不是盲目自信,还有二百寿元,到一百岁才是人到中年,大把光阴的年轻时光。可惜,参辰日月,得失参半,周轩还没看够夜间才有的星辰,张磊的电话到了。

    “张组长,这么晚是出了什么事儿吗?”周轩谨慎问道。

    “周轩,忘了交代你的任务,把玛丽留在临海?”张磊恼火问。

    “没忘,我想她现在已经在办理签证延期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,你猜对了!但不能是这种方式啊,等着吧,没估计错的话,明天曾宇就能被带走了。”张磊气恼道。

    周轩沉默,到底还是来了,这个时候他多么希望玛丽离开临海,这样曾宇才会安全。看来,是决定报案了。

    “张组长,那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凉拌!”

    手机里出现嘟嘟忙音,张磊也清楚这件事非常棘手。刘浪能洗清冤屈有诸多因素,曹荫天是主谋,被关押的许超不会替他背黑锅,如实交代还能争取宽大处理等等。

    而共同参与的那名女孩就在国内,以刘志的势力可以相对轻松的将她找到。而刘浪是以清醒状态进入酒店房间的,只是承认了这件事,而那名女孩儿并没有提供相关证据。

    “张组长还是倾向你的,否则不会提前给你打电话。”苗霖分析道。

    “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我们必胜!”

    果不其然,第二天,曾宇刚到办公室门口,就有两名警察走过来,证件一亮,说道:“曾宇,你涉嫌强——奸,已经有人报案,跟我们走一趟吧!”

    曾宇脸色一变,停在当场,看到周轩冲自己微微点头,说道:“好吧,我正好也要报案,有件事需要跟警察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报案?”一名警察意外道。

    “对,告有人诬陷。”曾宇面无表情说道。

    “凑一起了,走吧。”警察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警察同志,请给我五分钟时间,交代下今天的工作。”曾宇说着从公文包里拿出一摞资料,放在办公室里,这才跟着警察一道离开。

    除了周轩等人,谁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,但是罪名却听清了,姜靓急匆匆跑过来,小声问,“轩哥,咱们公司怎么进了个罪犯?每天都在一起太可怕了!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可怕的,曾副总每次看到你不都笑吗?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色眯眯的,幸亏带走了,否则下一个倒霉的就可能是我。”

    姜靓惊恐的捂住胸部,表情动作十分夸张,周轩却是一点都笑不出来,如果身边人都质疑曾宇,他的处境也很艰难,希望这次能挺得住。

    中午时分,曾宇也没有回来,乔三派去的人也没发现泽邦有什么异常举动。下午两点,周轩有些沉不住气,拿起电话,却发现张磊座机没人接,手机关机,根本联系不上。

    “轩,我已经安排了,看到曾宇和玛丽是前后脚进去的,没消息才是最好的消息。”苗霖安慰。

    “是啊,如果曾宇被逮捕,那说明事态恶化了。”周轩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下午五点前,一定会有结果的。也不要再跟张磊联系,他这么做是为了避嫌。不过,张磊这人倒是一身正气,不会胳膊肘向外拐的。”

    午饭还放在桌上,周轩一口没动,沉默寡言。这件事牵扯很广,最坏的结果是动摇投资者信心,贤士公司难逃动荡。

    三点钟,办公室门被推开了,满脸泪痕的曾宇站在外面,非常狼狈,头发凌乱,衬衣扣子全掉了,身上还有抓痕,含着泪对周轩就是深深三鞠躬。

    苗霖轻吐一口气,成了。

    周轩连忙过去将曾宇拉进屋坐下,曾宇身体还在微微抖动,连头都跟着晃动,情绪还没有平复。

    “周董。”曾宇开口,嗓子就是哑的,“我,我先喝口水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给你倒。”

    一杯,两杯,曾宇还没喝够,不好意思老让周轩给他倒水。温水入肚,肠胃蠕动,发出咕咕的叫声,饿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中午饭还没吃吧?”周轩问。

    “倒是给准备了盒饭,实在是没心思吃。周董,过关了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先吃饭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还真饿了。”

    曾宇接过去,一阵风卷残云,把饭菜吃得干干净净,放下筷子,一声长叹,“唉,这是我生平吃过的最美味的饭菜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现在可以说了。”苗霖皱眉,这家伙也不问问哪里来的午饭,就这么不客气吃掉了,周轩可还饿着肚子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