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472章 君子闻过必改
    唐涛升摇摇头,问道:“我来问你,黄金现在的纯度是多少?”

    “万足金,四个九嘛!”苗霖张口就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们所看到的市场情况,从千足金到万足金,一个九的跨越,那就是技术的爆炸。如果哪天你看到有五个九,或者六个九的了,不是假的,就一定记得收藏,可遇不可求啊。”唐涛升感叹道:“洛能下属的这家化工厂我倒是知道,模拟太空失重的环境,可以提炼出纯度高达七个九的锗,你想想,这价值得有多高?”

    七个九!

    周轩和苗霖都很震惊,如此高纯度,只怕是世人有钱也买不到,甚至见一面都靠缘分。

    “目前世界上最高标准是十二个九的锗,这家化工厂提炼的锗,已经走在国内提炼技术的前沿,也正是咱们所需要的啊!”

    泽邦,狼子野心,为了打击自己,居然连科研都要破坏,周轩沉默不语,内心却掀起惊涛骇浪,久久无法平静。

    轮到唐涛升着急了,一再叮嘱周轩,千万不要让泽邦奸计得逞,真要有那么一天,万事俱备只欠东风,他一定会抱憾而终。

    “老师,不会有那么一天的,放心工作吧。”周轩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放心啊?”唐涛升有些急了。

    “老师,趁着现在有钱,多干活。”周轩小声道。

    “哦,回见啊!”

    唐涛升还真就走了,招呼司机开车赶往观象山。

    一千万、两亿到几十亿,唐涛升才是给周轩设最大套的人,但周轩却是心甘情愿,乐呵地被老师牵着鼻子走。

    “轩,是不是我们可以抢先收购洛能?”苗霖问。

    “晚了,泽邦对我们有防范,一定是下手为强。我现在最为担心的是曾宇,他处处被监视,这次让他来,根本不再是谈收购,而是对他的测试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轩,一个小人物而已,不能因小失大。”苗霖蹙眉提醒,她可不像周轩胸怀仁慈,谁挡路就把谁清理掉。

    “改变大局的往往都是小人物,何况曾宇也是顶级人才。”周轩劝说道:“苗苗,患难见真情,如果都以利润为目标,咱们贤士公司也走不到今天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说不过你,谁让我当初也是你身边的小人物呢!”苗霖嗔道。

    回到公司,周轩立刻找来郑向北,问他交代的曾宇事件是否有进展,郑向北交给周轩一堆资料,面色凝重道:“周董,情况不妙啊,我只能证明当时曾宇喝得酩酊大醉,但是他跟玛丽在酒店里单独相处了一个小时,有清醒的可能性,虽然很小,但也不排除期间会发生什么。”

    翻看手中资料,有证人证词还有监控录像截图,以及当天的消费清单,可以看得出曾宇当时确实喝多了,到门口时都是被玛丽拖进去的,处于双脚拖地的姿势。

    烂醉如泥!说的就是曾宇当时的情况。同时也可以证明,玛丽的酒量惊人,远在曾宇之上。

    得到这些已属不易,说明郑向北在此事上下了大力气。

    “郑主任,这种状况别说是用强,就是正常完成一次都很难,玛丽是诬陷,她身强体壮意识清醒,怎么会被醉汉欺负?”周轩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常理推断是这样说,但有些人天生对酒精的吸收能力就很强,玛丽要说曾宇醒了,我们也无话可驳。但不管是醉酒,还是清醒,曾宇的罪名落实了,这辈子也完了。”郑向北不无遗憾,眼睁睁看着一个理财明星被诬陷,却想不到更好的办法,内心也非常懊恼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周轩想到什么,又问:“会有人喝醉,很快就能醒来?”

    “这是非常罕见的,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嘛。或者,两人进去后,采取了快速醒酒的辅助方式也解释得通。”郑向北叹气,“总之,情况对我们非常不利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反其道而行之呢?”周轩问。

    “周董,什么意思?”郑向北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周轩在郑向北耳边小声说出自己的计划,郑向北猛拍大腿,兴奋道:“好!这个现象非常普及,容易被采信的。但是,这有可能违法,这么做真的值吗?”

    “泽邦不仁,我们不义,出什么事我担着!”

    “二哥,你去趟泽邦,把曾宇他们接回来。”周轩找到刘浪交代一番。

    “好,这就去!”刘浪不喜欢曾宇,但也不打听,立刻动身。

    周轩又给曾宇打过去电话,响了十几声铃才接通,“周董啊,想通了?”

    “曾大哥,立即离开泽邦,如果有人拦着,就打电话报警,我已经派人去楼下接你,出门后直接上车回公司!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曾宇激动的泪如雨下,终于不用再演戏了,把胸牌一扯狠狠扔在地上,老子不干了!

    曾宇叫上那两名同事,三人昂首挺胸就往外走,汤姆得知消息非常惊讶,曾宇懦弱,怎么突然不怕死了?

    “曾宇,你想身败名裂吗?”汤姆拦住他,出口威胁。

    “哼,我宁肯坐牢,也不愿意活在地狱里,呸!”曾宇无比厌恶的吐了口口水。

    “我早知道,你跟周轩暗中来往,我是在帮你,周轩是在利用你。曾宇,好好想想,薪酬的事情,好商量。”汤姆威逼利诱。

    “老子以后就是贤士的人了,有什么话找我们董事长说去吧!”曾宇执意要走。

    “别忘了,你有罪证在我们手里。”汤姆上前压低声音恶狠狠道。

    “身体犯错,但我这里没罪!”

    曾宇使劲拍拍胸脯,热泪滴洒,太他妈憋屈了,有贤士这个靠山,还有什么好怕的?人谁不会犯错,周轩说得对,君子闻过必改!

    堂堂正正做人,踏踏实实工作,曾宇早就受够了这种卑躬屈膝的日子,坐牢就坐牢,出来仍旧是好汉!

    泽邦的人将曾宇三人团团围住,电梯门打开,刘浪大摇大摆的走过来,身后还跟着写字楼上几名保安。

    “汤董事长,要黑吃黑了?”刘浪幸灾乐祸问。

    “你来做什么?”汤姆沉声问。

    “看你笑话!”刘浪出言不逊,哈哈大笑起来,又冲曾宇招手,“走吧,我们周董等着你呢!”

    挤出包围圈,曾宇三人义无反顾下楼,泽邦的人想要追出去,被汤姆拦住,咬牙道:“周轩,我跟你没完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