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470章 联合设局
    苗霖面无表情朝门口走,根本不理刘志。而刘志被恭维习惯了,猛不丁出现个不给脸的,也有几分丢失颜面,哼笑道:“苗总,如果不是你跟三弟走得太近……”

    苗霖停下脚步,冷冷转过脸,一字一顿的说道:“刘志,不该打听的,最好闭嘴。”

    刘志如遭电击一般,全身发麻,等到反应过来,苗霖已经离开了会客厅。这个女人不简单,但又得罪不起,这是刘志做出的基本判断。

    周轩对此浑然不知,只见刘志的笑脸没了,也没有放心上,他原本就是这个样子。浩浩荡荡的车队来到凯旋大酒店,作为东道主的刘志却是一言不发,周轩请他主持,却摆摆手拒绝了。

    “三弟,我大哥就那样,让欧强主持就行。”刘浪看不惯大哥一会儿狗脸一会儿猫脸,把周轩给拉走了。

    欧强主持,苏芳菲到场拍照,很快,众多企业家齐聚贤士公司的豪华阵容登上头条,一时间贤士风头大盛,无出其左者。

    泽邦公司看到这条新闻也有些坐不住,临海企业家这是要抱团了,他们的资产加起来,数额是无法抗衡的。

    汤姆暗自懊恼,他只注重资本的力量,却忘了这个有着强烈民族向心力的国家,并非什么都是利润第一。

    桌上放着一本中英文对照的三十六计,汤姆随手翻看两页又丢弃一旁,文字生涩难懂,得一个字一个字的研究,他才没这个闲工夫。什么孙子兵法,什么三十六计,时代变了,有钱才是硬道理,这些都得淘汰!

    门外有人敲门,汤姆不耐烦说道,进来!

    进来的是公司财务经理,脸色有点难看,手里有一张打印资料,还有一本古医书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汤姆不悦问。

    “老大,事情有点不妙。我查过一些资料,你看,这里有句话,活精元,延气息,可长寿!”财务经理对比标注的医书一字一句念,又补充道:“这种类似的话,还出现在一些荒诞不羁的修行书中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个奇怪的民族,古代这些医生喜欢用一些无法用科学证实的医术治病,什么经络,穴位,气息,谁看见了?有些愚蠢的人,还妄想通过修行升仙,幻想身体出现了某种变化,太可笑了。”汤姆不屑一笑,同时也强调,自己是懂点理论的。

    “活元延气素,老大,我有个想法,源生公司研发的这种产品是延寿用的,看这里,长生丸,延寿丹!”财务经理的脸色更白了,手都有颤抖,眼睛花的看不清上面的字。

    长生,延寿?汤姆一愣,哈哈大笑起来,兴奋道:“难怪利润这么丰厚,如果真有长生产品,确实会引发抢购潮,不要说是百分之十的股份,就是百分之一,我们也发了!哈哈哈哈,哈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汤姆爆笑,财务经理却寒着脸站在一边,冷汗还在冒。

    哈哈哈哈,哈哈哈,哈,哈,最终汤姆笑不出来了,脸上也开始变色了。仔细想想,真是昏了头,长生是人类不懈追求的目标,犹如飞蛾扑火,从未放弃过。对于生命的畏惧也是人类发展的源动力,虽然这方面从未有过实质突破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源生这个项目投资把泽邦二百五十亿给圈进去,回报遥遥无期!而且,合同并未利润保障,什么时候把这笔钱捞回来,全靠运气。不,长生丹或许将来能面市,但绝不是他这辈子就能等到的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汤姆震怒,将拳头狠狠砸在桌子上,不,不可能,源生为何要这么做?那可是正规公司,不,不!

    汤姆混乱了,财务经理又试探说道:“在这里,二百五是个不太受欢迎的数字,好比我们国家的十三……”

    二百五!汤姆何尝不知道这个数字的含义,怒吼一声,滚!

    财务经理手一抖,东西掉地上,吓得不敢捡,转头就走。

    停下!汤姆又把他叫住,压住满腔火气,“这件事到此为止,不许传出去!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!”财务经理诚惶诚恐。

    致力研究延寿长生产品,这是每个生物科技公司的终极目标,源生如果有这个想法,为什么当时没有解释清楚?或者,他们本意不是如此?

    怀着一丝侥幸,汤姆将地上那本古医书捡起来,含元固本,源之生也!

    啪,将书扔掉,汤姆看到了源生名字的来源!袁宏分明就是个生物疯子,就说了,临大历史系毕业的学生,除了卖弄才学,根本搞不好生物!

    历史系?对了,袁宏是历史专业出身,和周轩一样!那么?汤姆连忙打电话,“给我查,袁宏上学时的导师是谁!”

    汤姆不想看到的结局发生了,袁宏,临大本科毕业后赴首阳高校硕博连读,而闫平川正是他的导师!和周轩一样,为闫平川爱徒之一!

    疯子,一群疯子!汤姆勃然大怒,将办公室砸了个稀巴烂,他只知道袁宏跟周轩是校友,但却不知道两人都是闫平川的学生,关系更加亲密。

    这二百五十亿多半是被圈住了,一定是袁宏和周轩共同设的一个局,汤姆得意忘形,又急于抢占,轻易就钻了进去,后悔不迭。

    想到有可能面临的惩处,汤姆还是选择了隐瞒,手里的资金已经剩下百亿,对周轩形不成太大威胁,接下来的投资一定要孤注一掷!

    汤姆的判断没错,闫平川在此次的交易中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。

    泽邦的出现和一系列针对贤士的举动,让闫平川如坐针毡,他有着文人骨子里的清高,但大是大非面前,还是违背了自己的处事原则,曾给袁宏亲自打过去电话。

    接到老师的电话,袁宏既激动又惊讶,“老师,有什么指示?”

    “听说你们公司要研发新项目,预祝成功。”闫平川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老师,这只是我的一个想法,距离研发成功还遥遥无期,现在公司效益还好,董事会研究,可以拿出部分资金用作科研投资。”袁宏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啊,跟周轩一样不靠谱,都是拿钱去投资一些看不到希望的项目。”闫平川嗔道,当初袁宏弃笔从商,也是苦口婆心好一通劝,袁宏却是头也不回扎到商海之中。

    “老师,我很欣赏这位小师弟,他敢做敢闯,比我有魄力。”袁宏直言道。

    “哼,反正你们是不怕我被气死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,学生可没有这个意思,无论何时,我们都不会忘记您的栽培之恩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拿出点行动来,你哥俩好好合作一把。”

    合作?袁宏愣住了。自己的公司经营项目和贤士毫无关联,而且周轩公司那点钱,还指望他来投资?真不够塞牙缝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