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468章 安得广厦千万间
    周轩也拿过碗盛了一份儿,在大树阴凉下呼呼吃出一身大汗来,吃了一碗不过瘾又盛一碗,苗霖直笑他是故意讨好自己。

    事实上,刘浪也吃了两大碗菜,三个馒头,对苗霖的厨艺赞不绝口。

    “三弟,真有福气,苗总是个全能手啊,做饭也这么好吃!”刘浪将碗底的汤喝净,由衷赞叹。

    “那当然,我的眼光不会错。”周轩得意道。

    “想想都害怕,将来你俩生个孩子,那得是个精瓜蛋!哈哈!”

    苗霖脸色一变,又去给老人添菜。

    谭尚文这顿饭吃得很忙碌,常常是刚端起碗,就有人出状况,有的能吃,不知道什么叫饱,得劝,可不敢吃撑。

    有的人感受不到温度,谭尚文都得放一边晾好,省得烫着,还有的人捧着碗不动,怎么催都不吃,谭尚文再哄孩子似的喂到嘴里。

    一顿饭先来,谭尚文都不知道自己是吃撑了还是没吃够,只能说是吃过了。

    饭后,老人们都要午休,三人准备离开,谭尚文一再道歉,“周董,真是不好意思,总该一起去饭店吃个饭的。”

    “谭院长,以后叫我周轩,不要这么客气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好!”

    谭尚文很高兴,打心眼儿喜欢这个年轻人,然而周轩接下来的话又让他当场泪奔。

    “谭院长,公司有章程,我虽是法人代表也不能随意挪动资金。但我个人的财产可以做主,给你捐一百万。”周轩说道,这是目前他账户上的最大整数。

    “这,这!周董,该给你钱的,你怎么还帮我?”谭尚文哽咽道。

    “谭院长,有钱不是好事儿啊,可能还会收纳更多老人进来,你的退休计划被延期了。”周轩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上次有个老人被送来,因为钱不够让我撵走了,想起来,心口就疼。”谭尚文捶着胸口,扬天长叹,“要有钱,我干一辈子,安得广厦千万间啊!”

    “谭院长,我也捐!多少不好定,得回去查查工资!”刘浪也嘿嘿笑,刚才他有个一闪而过的心酸念头,母亲晚年能住在这样的地方,也比孤独死去幸福,起码还有一起说话的。

    “你看病的钱还没还给周轩呢,捐什么?”苗霖沉声问,刘浪当场大红脸,咧嘴讪笑,真没多少钱。

    苗霖对谭尚文说道:“谭院长,捐款的事情来日方长。周轩做出了表率,我也不能落后,这样吧,先以个人名义,我捐五百万。”

    谭尚文惊呆了,有这五百万就可以让这些老人舒舒服服过晚年,一激动,说话也有些混乱,“这,这怎么使得!比周轩捐得还多呢!”

    哈哈,刘浪偷笑出声,周轩也有些尴尬,小声对谭尚文解释道:“媳妇比我有钱。”

    “懂,都是媳妇管钱嘛!”谭尚文一直抱拳,想了想,双腿就要跪下,“要不,我替老人谢谢你们!”

    几双手同时扶住谭尚文,周轩笑道:“谭院长,您要是跪了,我会折寿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,可我能回报你们什么啊?”谭尚文又想到个主意,“我给你们立个碑吧,将这些都刻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可别,我们这么年轻,还想多活两年呢。”周轩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谭院长,要不这样,让周轩给养老院起名题字,也要正规化。”苗霖建议。

    “好啊,好啊,一直没有起名呢!我喜欢练毛笔字,屋里就有纸墨呢!”谭尚文举上手赞成。

    天沐养老院!

    几个大字一气呵成,把谭尚文给乐坏了,一直在笑。沐,雨,林,暗含苗霖的霖字,周轩正是要把女朋友的名字留在这里。

    三人折返而回,谭尚文一直目送他们离去,原地站立良久,他何尝不渴望捐款,但这种公益性质的养老院缺少手续,也存在诸多不合格的问题,因此打退了一些善心人的信心。倒是隔三差五有人送钱来,但杯水车薪,看不到明年的希望。

    “爸,我接你来首阳吧,离我家不远,给你买了套一室一厅。”大儿子这时打来电话。

    “不如卖了让我建养老院。”谭尚文没好气道。

    “爸,你还想让我们怎么办?你那笔钱,我们三个谁都不要,买这房子也跟媳妇吵了好几次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没周轩的福气,人家怎么就有好媳妇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别烦我,老子腰杆又硬了!瞧你们一个个能耐的,老子缺点钱,到了你们家真是求爷爷告奶奶!”

    谭尚文气哼哼挂断电话,为了筹钱,也跟子女赔笑张过嘴,但窟窿太大,大儿子保持沉默,二儿子在国外够不着。

    还是女儿最孝顺,抵不过老爸整天打电话,到底硬着头皮来了一趟,给这里的老人一人发了二百红包!差点没把谭尚文气死,把女儿又给骂走了。

    在车上,苗霖不由埋怨,“轩,不要什么都以我取名,投资的文具厂都被你改成幼苗了,多幼稚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喜欢!”周轩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“搞得全世界都知道你喜欢我,哪天变心了,大家都知道我是弃妇。”苗霖翻白眼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,又瞎想。”

    苗霖垂下睫毛,一声不吭,周轩知道她从未打开的心结,安慰道:“苗苗,今天看到谭院长就没有感悟吗?老吾老以及人之老,谭院长身边有很多老人陪伴,弥补了失去父母的遗憾。反之如果你喜欢,将来我可以给你开个孤儿院,每天都有很多孩子围着你转,都叫你苗苗妈妈,叫我轩轩爸爸。”

    呼!

    汽车猛打方向盘,眼看一辆车擦着车窗而过,险些发生车祸。周轩心有余悸,埋怨道:“二哥,怎么开的车,真要撞伤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唉,三弟,这不能怪我,你的话快把我酸死了,打了个激灵手就抖了。”刘*冤。

    苗霖低头浅笑,周轩不以为然,“惯自己媳妇犯法了吗?二哥,等我开完易经大会,你操持下婚礼,我要结婚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!早就等着喝你喜酒呢!”刘浪兴奋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啊!”苗霖轻捶一下周轩,“这么大事儿,全都你说了算,当我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苗苗,结婚后,你想怎样都行,但是这件事必须听我的,我真怕一松手又丢了你。苗苗,我真恨不得今天就跟你结婚,咱们天长地久,做一对神仙眷侣。”周轩动情道。

    “别说啦!”刘浪求饶大呼,“守着单身汉,你们说话就不能小声点儿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