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466章 糊涂的老人
    来人是名老者,清瘦苍老,脸上布满沟壑,背有些驼,衣着非常朴素,纯棉背心稀薄透光,灰白斑驳长裤,看不出原来的颜色,脚下一双球鞋,随着走动都能看到大拇指用力引起的凸起,让人担心下一刻就要烂掉。

    但老者身上有种与世无争的淡然,说话语气不急不缓,倒是没人拦着他,一直到敲开周轩的办公室屋门。

    “周董,您好!”老者客气道。

    周轩抬头,看到这张陌生的面孔,问道:“老人家,您找谁?”

    “周董,我叫谭尚文,是原东平村小学的校长。哦,这话说来就远了,十几年前的事了。”谭尚文做了自我介绍。

    不认识,但看老人慈眉善目语气柔和,周轩对他很有好感,招呼谭尚文坐下,亲自给他倒了杯水,问道:“老人家,找我有事儿吗?”

    “是家中老人接连出事,得病的,摔伤的,年前还曾走失一个,找了两个多月才找到,瘦的皮包骨头,正捧着生玉米啃,差点就见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谭尚文平静的脸庞起了波澜,那些沟壑纵横交错,形成一张悲恸的神情,有懊悔的泪水蜿蜒流下,布满全脸,更显悲伤。

    “您这把岁数却要照顾上辈老人,也真不容易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才六十九岁,也不算老。”谭尚文强调。

    现代人生活条件好,谭尚文要比同龄老人看上去显老,也是跟家庭负担重有关。但老人家不服老,周轩也顺势改了口,“谭校长,您希望我怎么帮助?”

    “周董,别人不敢守着我说,但背后小声嘀咕,说是那里风水不好。所以,我想请你过去看看。”谭尚文说明来意。

    原来如此,周轩点点头,谭尚文又从裤兜里掏出一样东西,将外面方格手绢慢慢打开,里面是一捆钱,还有两张一百的。

    “周董,开门见山说吧,家里有老人照顾,花光了我大部分积蓄,虽然还有几十万,但每天消费太多,等我闭眼的时候不会再剩下什么。我知道你都是给企业家看风水,回报丰厚,但我实在拿不出这么多,最多一万块,希望周董考虑考虑。”谭尚文一脸诚恳。

    话非常有诚意,但家中还有几十万积蓄,又和他描述的艰难状况相矛盾。仔细看谭尚文,双目清澈,神识清醒,是个正常人。

    对付周轩的人无孔不入,难说不是另外一个陷阱。周轩正在犹豫,谭尚文又指着那二百说道:“周董,我没有车接送,这二百算是油钱。”

    谭尚文耐心等待周轩答复,见他久不回应,又说道:“周董,我每个月还有些工资,你给开个价,工资卡放你这里,多少就得看我能活多大岁数了。周董,家中老人等不及,千万照顾下。”

    谭尚文抱抱拳,眼中有泪花闪耀,周轩心头一软,还是答应下来,不能因为担心恶人报复,就拒绝那些需要帮助的人。

    让刘浪和苗霖都跟着,周轩即刻动身,跟老人去家中看看。谭尚文非常开心,坚持在前面带路,以示自己身体非常健硕。

    东平村原是海边小村,东平村小学自然就建在村里,只是这些早就不复存在。城市规模的扩大以及临海旅游的开发,让东平村的百姓享受到了政策带来的好处,一夜之间,家家户户都成为千万富翁,让无数人为之眼红。

    谭尚文感慨道,有钱是好事儿,许多人摆脱了贫困,过上了好日子,孩子们也能接受更好的教育。但钱也是把双刃剑,不少人肆意挥霍攀比成风,聚众赌博甚至还染上毒瘾。

    “谭校长,你家的钱也是拆迁得来的吧?”周轩问。

    “是,当时我的三个孩子都成了家,可以说是全家受益。老大在首阳,老二出国了,女儿嫁到了南方。”谭尚文说道。

    刘浪驾驶技术一流,依然开了一个半小时才到达目的地,可想而知,为了找周轩,谭尚文一大早就去赶公交了,非常辛苦。

    这里已经没有平房,不远处高楼林立,还有社区公园,在谭尚文的指引下,最后在一片旧房子前停下。

    院墙已经没有了,门口一张木板,上面依稀可以看到东平村小学的字样。院子里晾着一些被褥,一旁棚子下面堆放着煤炭还有成袋的土豆茄子等蔬菜。

    “谭校长,你家老人就住在这里?”周轩皱眉问。

    “唉,没有更好的去处,能无疾而终就不错了。”谭尚文叹口气。

    “小文回来了?”一个苍老的声音从一间屋子里传来。

    “孟叔,是我!”谭尚文提高嗓门答道。

    屋门接连打开,一个个颤巍巍的身影出现在门口,全都拄着拐杖,眼睛昏花,张着嘴往这边张望。

    “文,怎么还不做饭啊?”又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问。

    “嘿嘿,婶儿,又糊涂了吧,离饭点儿还有一个小时呢。”谭尚文说道。

    哦,老太太若有所悟,转身回去,一会儿又出来了,生气的用拐杖捣着地面,“文,怎么还不做饭啊,你想饿死我吗?”

    “好,这就去做,婶儿,今天太阳刺眼,回屋等着!”谭尚文说道。

    一位老人倚在门口嘴里嘀嘀咕咕,一会脸向左,一会儿脸向右,自己扮演多个角色,“不好好念书,就没饭吃!”“娘,我再也不敢了!”“让你爹揍你!”

    唉,看到这一幕,谭尚文将老人扶进屋,“叔,回屋念书去!”

    “文,我娘要打我!”老人惊恐道。

    “我跟她说说,不打,不打。”谭尚文安慰道,就像是对待自己的孩子,老人这才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这里有十五名老人,近半数已经糊涂了,有两个身体好点的老太太,拖着步子到小棚子下洗菜,能帮多少算多少。

    “谭校长,这里,是一处养老院?”周轩无比震惊。

    “严格意义上讲不算,是我自己办的。”谭尚文说道:“周董,每天都要花钱,吃喝拉撒睡,还有抢救吃药,唉,我想着等送走这一批老人,下一个就养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“谭校长,您这些年花了多少钱?”周轩问。

    “没算,当时退休了,没事儿干,子女也不用我操心,就想着给这些没人要的老人一个去处。前年我老伴儿去世,说是这里花了三百多万了,让我留着剩下的一百万给自己养老,现在就剩下几十万了。”谭尚文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