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459章 招摇的房车
    这也是一面之词,总之,那个孩子与丁卫无缘。

    丁卫还在哭,周轩安慰道:“行了,孩子会有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啊,我是哭自己,怎么会跟这么个丑八怪睡那么久,想想就后怕。”丁卫眼泪流得更多,“都说我风风光光的公子哥,可是背后承受了多少压力,谁知道啊!”

    周轩忍俊不禁,一说是带着丁卫去沙滩浴场玩儿,他立刻又来了精神。聚餐过后,兴凯集团其他工作人员安排到金源酒店住下,明早出发赶回首阳。

    丁卫却要在临海多住几天,扬言玩遍游乐场所,吃遍特色美食。

    “卫哥,用公司的车吧,房车太招摇了。”周轩劝说道。

    “安全第一,我这车跟火车撞了也不带碎的。”丁卫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房车为浩宇集团合法所有,丁卫使用合情合理,周轩却不想引起泽邦的注意,一天时间,贤士进账十二个亿,只怕是会引起他们的警觉。

    “市区内小心开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是我爸给下的命令,出行必须靠房车。”丁卫叹口气,“唉,这就是独生子的弊端,能想象,我老爸是多么怕我意外陨落啊!”

    周轩苦笑,但转念一想,泽邦对贤士的盯梢无孔不入,兴凯和浩宇这两家来自首阳的集团出入创富大厦,这个消息是瞒不住的。贤士公司的人不说,但管不住创富大厦其他公司人的嘴。

    苗霖、虞江舟以及周轩先后上车,丁卫却抬头看看上方,“小老弟,缺个门童啊!”

    “卫哥,靓妹是公司元老,跟着我一起吃苦奋斗,别总这么嘲笑她。”周轩提醒。

    “嘿嘿,她见了我跟吃呛药似的,我敢说,这家伙喜欢你,看到我亲你才那么生气。”丁卫自以为是道。

    周轩不置可否,每个女孩子都有好奇心,既然是出去玩儿,那就带着姜靓一起,算是员工福利。给姜靓打电话,让她下来集合,听说是乘坐丁卫的房车,还老大不情愿。

    “呵呵,姜靓出息了,没以前那么拜金。”虞江舟调侃道。

    “拜金付出的代价是卑躬屈膝和尊严的丧失,人没本事时,幻想一蹴而就,不在乎牺牲。但是等拥有了自力更生的能力,便越发自信,也能坦然看待富贵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上车等吧!”苗霖说道。

    说话间,姜靓从大厦里走出来,也上了房车,进来后转头看了一圈,在真皮沙发上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小门童,被车内的豪华吓着了吧?”丁卫洋洋得意。

    “什么啊,不就是把家挪到车上,还没我跟轩哥租的房子宽敞呢!”姜靓不屑一顾。

    轮到丁卫惊讶了,“周轩,你在临海怎么还租房子?还是哪里有避暑山庄?”

    “没有,现在住女朋友家。”周轩拉住苗霖的手,丁卫更惊讶了,“江舟,那你上杆子追我弟,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说话不把你当哑巴!”虞江舟恼羞道。

    嘿嘿,有意思,对面沙发坐着周轩,两边是女朋友和女友,丁卫便和姜靓坐在一起,姜靓抬屁股往一旁挪了挪,丁卫皱眉道:“小美眉,哥也是风流倜傥那伙的,你看你眼神,就这么讨厌我?哦,我知道了,仇富!你家里很穷吧?开什么车?”

    “我家里再穷也不是靠你家长大的啊!姐靠自己本事买车,开的是宝马,你这车能飞啊?”姜靓傲气道。

    “二手的吧?”

    “全新!”

    “呦,得一百多万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七八十万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嘿,也就三十多万,勉强叫做车。”丁卫哈哈大笑,看着姜靓的窘态就觉得好玩儿。

    姜靓憋得脸涨红,这里坐着的都是开跑车的,丁卫弄来一辆超级豪华房车,确实没有可比的,低着头闷闷不乐。

    “卫哥,我的车才是二手车,几十万而已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”丁卫眼珠快要弹出来,周轩资产以亿论,没房,还是二手跑车,听着匪夷所思,“小老弟,你是太抠唆了吧?赚钱留给谁,都给子女吗?”

    苗霖刚刚放在唇边的酒杯拿了下来,脸色有些许不好看,周轩财产固然多,或许还是来自于社会,回归社会的状态,没有子女可以继承。

    “生带不来一物,死带不走一缕,如果可能,倒是希望能回到古代去看一看,我就是我的祖先,我也是我的后代。”

    周轩的说法非常新颖,苗霖也笑吟吟看着他,丁卫扒拉着手指头,没搞清楚祖先与后代的关系,直说周轩是个怪人。

    “哼,我家轩哥是做大事的人,纨绔子弟可不懂这些。”姜靓得意的晃着小脑袋。

    切!丁卫倒也没反驳,和他所认识的有钱人不一样,周轩是个另类,赚钱不为享受,脑子里总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念头。

    超豪华房车行驶在临海街道上,到哪里都会造成小范围交通拥堵,尤其是十字路口,司机们纷纷拿出手机拍照,绿灯亮了都忘了开车。

    “这种状况我早就习惯了。”丁卫笑道,侧头看姜靓,这话就是说给她听的。

    “没人问你什么感受,真是自作多情。”姜靓鼻子里哼了声。

    “好吧,看在我周轩小老弟的份儿上,我给你赔礼道歉。”丁卫取过一罐酸奶,替她打开,单手递过来。

    “不喝!”

    “保证你没喝过……”

    姜靓不耐烦一推,酸奶罐倒了,正扣在丁卫大裤衩上。所有人一愣,姜靓也知道做过火了,连忙将罐拿起来,想要去擦,却又不知道从哪里下手。

    愣神之际,丁卫也火了,还没人敢当众泼他酸奶,立着眼睛恼道:“也就是看周轩的面子,换了其他人,信不信我直接把你扔下去?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帮你洗干净。”姜靓口气软了。

    “你?我说你个土鳖,知不知道我所有衣服包括袜子都是干洗消毒的,清洗工都得有健康证,你身上有没有脏病我都不知道,怎么洗?”丁卫开始出言不逊。

    这话过了,周轩不悦道:“卫哥,不管怎么洗还是怎么赔,都由我担着,跟个女孩子吼,没风度。”

    “周轩,这不关你的事儿。我是替你教训穷人,他们心里其实妒忌的很,嘴上却不承认,我敢说,等车上没人,她会流着口水把车上的一切摸一遍!”丁卫怒指姜靓。

    呼!姜靓站起身,小脸涨得通红,丁卫张狂,可以肆无忌惮的践踏别人的尊严,“不就是弄脏了衣服嘛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