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455章 向恩师请假
    回到家中,周轩也是闷闷不乐,看到苗霖强作笑颜,只怕已经被她看出什么来。然而,苗霖却像是没事儿人,还说周轩就要出国,这段时间得恶补英文口语,平时交流都要使用英语。

    “瞪着这么老大眼睛看我干什么?”苗霖嗔道。

    “看你好看!”周轩勉强一笑。

    “那就多看几眼,牢牢记在脑海里,永远都别忘。”

    “苗苗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昨天吃得太油腻,今天换个清淡口味,荷塘小炒。”苗霖打断周轩的话。

    “做个你的家乡特色菜怎样?”周轩试探道。

    苗霖的脸色立刻阴沉下来,拉住周轩的手松开了,周轩连忙又拉回来,死死捂在掌心里,“苗苗,我忘了你自幼就在外面。对不起,提到你的伤心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轩,唉。”苗霖欲言又止,轻抚周轩英俊脸庞,喃喃道,“我所做一切,都是为了你。”

    不要让不愉快的事影响心情,周轩亲自下厨,清淡有了,却少了些滋味,两人都只吃了几口,相坐无语。

    期间,苗霖接了个电话,便说是下午出去一趟,周轩没打听,不想再让她不开心。

    八月初就要出国,应该提前跟闫平川打个招呼。

    苗霖独自开车出门,刘浪来接周轩去学校,一路上没说几句话。

    “三弟,怎么了?”刘浪纳闷问,“昨天不还好好的吗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吵架了?嘿嘿,小两口床头吵,床尾和,仔细琢磨下哥话里的意思,发挥特长,准能让女人死心塌地。”刘浪吹嘘道。

    周轩白了他一眼,刘浪连忙伸出一只手摆了摆,“别说了,我自己的媳妇都没管住,跑了!”

    “二哥,哪来那么多话,好好开车吧!”周轩往后一仰,眯起眼睛。

    “看我这老二当得多憋屈,老大跟我横,完全一副没瞧上我的样子,老三也嫌弃我。唉!妈呀,你走得太早了,儿子正受苦受难啊!”

    刘*苦连天,周轩没理他,现在的刘浪明显比以前活跃很多,心里多年的隔阂去除,谁都向往宝贵的亲情呵护。何况,现在又有了刘志弟弟的身份,走到哪里都是二爷,谁见了都点头哈腰,从前被践踏到底的自信又找了回来。

    很快驶入临海大学,但凡贤士公司的车牌号,门卫都有整理,一律提前启动打开大门,统统放行。

    选在周末拜访老师,周轩也有自己的打算,这个时候,首阳的师母都会带着儿子来团聚,守着她有些话好说。

    刘浪在下面等着,开门的正是闫平川,看是周轩,眉头又皱起来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正好路过,也有件事要说,所以冒昧打扰。”周轩客气道,自古学生见了老师,无不是老鼠见了猫,偶有几个装横耍酷的,内心也是怯得很。

    “进来吧!”

    “周轩叔叔好!”闫嘉佳过来打招呼,有段时间不见,长高了一头,走大街上,周轩都不一定会认识。

    “什么叔叔,叫哥哥!”闫平川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妈,我爸又在家里耍威风,你快罚他!”闫嘉佳朝里喊。

    “告状没出息!快去写作业!”闫平川推了儿子一把,闫嘉佳吐吐舌头跑开了。

    文静也过来打招呼,然后忙着洗水果沏茶。

    “成绩还是有的,你发来的邮件我都看了,一些标记部分我都做了补充。还不到一年时间,课题基本快要完成了。”闫平川难得有个笑模样,对徒弟的辛苦钻研认可。

    “老师是指路人,我只不过跟在后面而已,就怕一路小跑都跟不上老师的步伐呢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少拍马屁!”闫平川又瞪起眼睛。

    此时文静端着果盘走过来,放在茶几上,不满的数落,“哪有这样的老师,学生不在身边就夸,见了面就批评,总是唱黑脸,也会打击学生自信嘛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对我很好,有知遇之恩。”周轩连忙补充。

    “呵呵,周轩,没关系的,有什么苦水啊,尽管倒出来,我给你撑腰。”文静笑道。

    闫平川面无表情,周轩知道他内心一定是波澜四起。但是年轻的闫平川没有预知未来的能力,之后发生的阴差阳错不是他所控制,甚至连裴亚茹都无法确认,直到被周轩点醒。

    “我去陪儿子做作业,你们聊。”

    等文静离开,周轩才说明来意,接到步加琢的邀请,去往伦敦参加国际易经大会,或许要几天才能回来,会耽误一些课程。

    一听这个,闫平川很高兴,“这个好啊,让国学走出国门,当然要支持。另外,那个时候是暑假期,你们硕博生虽然不会休息那么久,但我可以安排调整课程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老师!”周轩感激道,恩师作为当代知名大儒,对于弘扬国学从来不含糊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次大会的规格不低,一定要注意言行,剔除糟粕,精中选优。记住,到了伦敦,你代表的就是国家的脸面,一言一行都要慎之又慎。”闫平川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有步老跟着,老师就放心吧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伦敦?”闫平川想到什么,脸色又沉下来,“你不会是因为个人感情问题才去的吧?”

    “老师面前,学生不敢撒谎,这次出国,我首先是易经协会的会员,分得出轻重。”周轩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临行之前再去找一下罗吉野,我看就今天吧。”闫平川还是谨慎的看看妻子所在的房间,语重心长说道:“做事不要留后患,原本可以说明的事情,不要以后再闹误会。跟罗吉野说明,省得让他再对你抱有幻想。”

    嗯?周轩一怔,心里也有些许鄙夷,纵然清高如闫平川,在对待子女问题上,同样存在竞争意识,已经把罗吉野当成了对手。

    “罗局长知道的应该比我还多,还早,也有好些日子不联系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闫平川满意点点头,又提出个要求,“既然要出国,翻译是少不了的,让胜男跟着你吧,正好她也是科研所的工作人员,名正言顺!”

    怎么会?!易经大会跟暗物质实验室什么关系都没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