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449章 桃花开了祸事来
    哼,苗霖鼻腔哼出一股冷风,让曾宇没来由打了个寒颤,梗着脖子不看她。

    “在国内被追捧,可惜啊,也不过沦为外资企业的助理而已。年薪提高了,但对于公司总规模,却又少得可怜。贤士公司待遇相对低,但颇有诚意,针对国内情况,也不算少。”苗霖说道。

    “苗总,我可听小陈他们说了,您才是投资界的高手。干咱们这行,不能拿着迂腐的资产姓氏问题难为自己。再说了,泽邦投资的都是本土企业,没有一分钱投给外企,用老外的钱,发展本土经济,何乐而不为?”曾宇很健谈,嘿嘿笑道:“咱们力量再大,还能大过政府?政府都认可接待了,其他的就要放一放。”

    “曾助理,说吧,来这里想干什么?”周轩开口问。

    “我们泽邦公司愿意收购贤士公司!”

    室内立刻死一般的沉寂,门窗关闭状态,耳边却像有狂风在吹,那是愤怒的心脏高强度工作挤压血管的躁动。看到周轩面色铁青,曾宇想笑,但嘴角咧开分明是哭相,很难看,只能怏怏闭上嘴巴,在心里给自己打气,有钱不怕!

    “泽邦收购贤士,曾助理,你认为能成立?”周轩问。

    “钱的事好商量。周董,实不相瞒,我是这么想的,投资公司有效益还好,若是没有,就会引发提现风潮,那样就会一垮到底。我们董事长说了,资金能退就退,还愿意留在贤士公司的,大可转交泽邦来打理。”曾宇讲了好半天,口干舌燥,对方也没有茶水,咽了口口水,又接着说道:“至于您和苗总,我们董事长还是非常欣赏的,希望能到泽邦工作,待遇好说。”

    “曾助理,贤士投资因何成立,这笔钱的用途你应该看过新闻。就算是我答应,政府能同意吗?”周轩又问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暗物质实验室建设嘛,泽邦也会大力支持。周董,实验室花钱似流水,十亿只是初期,既然是造福全人类的科研成果,又何必在意是谁投资。总不能因为保守固执,就成为阻碍科学发展的千古罪人。”曾宇侃侃而谈,似乎还表现出很大诚意。

    周轩看着曾宇的脸,突然说道:“桃花开了祸事至,直教豪杰变愚夫,可惜了!可悲!”

    周轩说完,曾宇愣住了,久久才问道,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苗总,你带着两位经理跟其他员工叙叙旧,我想和曾助理单独聊聊。”周轩回头道。

    好!苗霖起身,两位经理连忙跟着起身,心里发怯,硬着头皮跟她回到以前的办公室。曾宇对此不担心,有什么比高薪更吸引人,收购贤士非一朝一夕,那就先从内部搞垮他们,抢他们看好的项目,挖走他们公司的人才。

    苗霖带着二人并没有去工作区,而是来到郑向北的办公室门前。都知道郑向北是贤士公司的法律顾问,两位经理面面相觑,迟迟不敢进去。

    苗霖敲开屋门,又绕到两人后面,照着后脖颈轻轻拍打一下,两人一个踉跄前扑,很是狼狈的闯进去,汗都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郑向北有些吃惊,还不知道两位经理离职的消息,诧异问道:“陈经理,陆经理,你们找我有事儿啊?”

    “没,没事儿,是苗总带我们来的。”陈经理抹了把汗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实交代吧。”苗霖站在一旁,冷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交代什么?”陆经理颤声问道。

    哼,苗霖不屑一笑,开口问道:“郑主任,违背聘用合同,私自接除聘用关系,并且未按照合同约定的一年期限,立刻到同行业公司工作,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,自然要遵照合同约定,赔付违约金。另外,如果造成重大损失的话,还可以提起诉讼。”郑向北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可以赔偿!”陈经理直着脖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那得等你的新东家发工资吧?现在拿得出吗?”苗霖翻开手机,里面就有合同的具体条款,违约金是已支付所有工资的三倍,并且承诺离开现有同行业公司。

    “这是霸王条款,还能不让我们吃饭了?告到法院也赢不了。”陆经理振振有词。

    “好,先不说这条。郑主任,剽窃商业机密,并且有意泄露给同行业,处于竞争状态的公司,并且从中受益,这怎么处理?”苗霖又问。

    “这是典型的泄露商业机密罪啊,要处罚金,视情节而定,也要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,起码要三年。”郑向北正色道。

    汗如雨下,脸白如纸,就是形容目前的两个人。陈经理有些虚脱,颤抖着说不出话来,陆经理尚可,无力辩解,“我们没有做泄露机密的事情,苗总,可不能栽赃陷害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的工作邮箱以及通信号码,都是公司统一分配。怎么,需要更多证据吗?”苗霖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苗总……”

    “另外,这些是不是你们的私人号码和邮箱?”

    苗霖又打开手机上一张图片,陈经理头一沉,差点没晕倒,砸在陆经理身上,两人坐着久久不语。

    “苗总,你,你这是犯法的!”陆经理努力维持淡定。

    “还知道犯法?以其人之道还其身,就看谁能把痕迹抹干净。”苗霖哼笑。

    陆经理也头沉了,抱住脑袋唉声叹气。郑向北大感意外,这两人都是投资界的精英,当熟知这方面的法律,怎么还会干这么糊涂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两位,这么做面临的后果非常严重。我想,你们之前一定有苦衷吧?”苗霖问道。

    两人都不说话,耷拉着脑袋彻底蔫了,苗霖坐在一旁,“不着急,慢慢想,想明白再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进行激烈思想斗争的不只有这两位经理,还有周轩办公室里的曾宇,此时是大汗淋漓,心乱如麻,还有眼泪在眼圈里打转。

    周轩告诉曾宇,从他的面相看,眉梢隐隐有赤红之色,此为桃花劫。

    是个男人都希望命犯桃花,虽然都有桃花两个字,桃花运和桃花劫的区别很大,桃花运是风流美事儿,而桃花劫则是不折不扣的祸事。

    “曾宇,落入陷阱被人要挟的滋味不好受吧?还要被人随意驱使,说违心话,办违心事,良心有没有感觉不安?”周轩平静的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