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439章 不可能变傻
    人总要经历一些事情才会长大,周轩相信,经过这次事件,丁卫会对生活重新审视,或许还能改正一些不好的习惯。

    没有发生脏衰,是不幸中的万幸,说明丁卫还有完全康复的希望。

    “丁总,听医生安排,多住几天院,把毒素清理干净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医院让住三天,我坚持住七天。周轩,我头三天不方便出门,你千万别走,你们公司的损失全都由我来赔付,不,双倍赔偿。”丁卫着急道。

    “丁总,你好好养病,我过一段时间再回来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三倍赔偿行不行”丁卫着急了,“现在都能联网,有什么问题交代给别人。周轩,拜托了,你不在这里我心里发慌。等我能自由行动了,立刻去找你”

    “可是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苗霖嘘声,周轩改口道:“那好吧,我等你康复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周轩,我爱你我要男的,肯定娶你做老婆”丁卫高兴极了,对着手机吧唧几口,周轩下意识搓搓脸,好像有口水透过屏幕喷过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,男女通吃啊。”苗霖调侃道。

    “我可没有断袖之癖。苗苗,为什么要留下来,你是怎么考虑的”周轩问到正题。

    “浩宇集团资金雄厚,如果和他们能有所交往,实现一种联盟合作关系,泽邦的威胁就会大大降低。”苗霖劝说道。

    “浩宇是棵大树,但和咱们的业务不相干,又是在首阳,浪费太长时间,我担心会影响贤士的生意。”周轩担忧道。

    “我今晚就回临海,公司的事情我来负责,你留在这里。还有,公司一天的损失按一千万计算,我想丁卫能给。”苗霖笃信道,周轩救了他一命,区区几千万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“可真就成打劫的土匪了,等等再说吧。”只当是人道主义帮助,但这样的发财方式不可取,属于横财。周轩搂住苗霖,感慨道:“苗苗,要不就一起留下,我终于体会到什么叫一日不见如隔三秋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这是热恋中的状态,再过几个月,几年,就变了。”苗霖幸福的笑了。

    “又来了,还是不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周轩低头轻啄,相恋成瘾,尽情享受私密的二人空间。之后,又将步伐有些蹒跚的苗霖送到机场,周轩的强大让体质过人的她也难以招架。

    “拜拜,可以和我视频。”苗霖晃晃手机。

    “苗苗,最看不上你这样,从来对我都不担心,哪怕是表现出一点点醋意也好。”周轩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“自相矛盾”苗霖嫣然一笑,摆摆手走入候机室。

    看不到她的身影,周轩心里空落落的,这几天的日子可要怎么熬。对于苗霖,有爱有怜有敬有惜,如果可能,他愿意整天将她捧在心窝,愿意为她付出。

    “三弟,做做样子就行了,都看不见了,还装出这幅痴情样子干嘛”刘浪凑过来坏笑。

    “再美好的事情,到了你嘴里也变了味儿。”周轩鄙夷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苗霖这人我看出来了,一般人驾驭不了,也就是你。”刘浪微微摇摇头,“但是有个缺点无法弥补,将来也会成为你们生

    ---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-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www.yuehuatai.com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推荐www.yuehuatai.com

    --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--

    活中的羁绊。”

    周轩蹙眉,或许刘浪已经知道苗霖不能生育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二哥,别瞎操心了,我打算和她白头偕老,就一定要做到。”

    “三弟,别怪哥没提醒你,女人太聪明不是好事儿,苗霖每个汗毛孔都是监视器,你将来出去泡个妞藏个私房钱什么的,她都知道。换了我,肯定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周轩呵呵笑了,原来刘浪说的是这件事。也有一定道理,女儿家娇憨姿态最动人,苗霖截然相反。周轩也有过这样的想象,回家有灯光和丰盛的晚餐,还有系着围裙的温柔身影,但这种念头是自私的,如果那样,就不再是苗霖。

    “哪有那么完美的人,苗苗不可能变傻,以后小心点儿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哥掩护你”

    兄弟俩勾肩搭背,说说笑笑回到酒店,无案牍劳形,无佳人在侧,周轩翻来覆去还有些睡不着,却听到有人敲门,不由笑了。

    就知道苗霖舍不得自己一个人,开开门,却是虞江舟站在外面。

    “讨厌,一副失望的样子,你希望是谁进来啊”虞江舟恼道。

    “江舟,这么晚了,你怎么还没回家啊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不是我妈听说你住这里,就把我撵过来了。”虞江舟皱眉道:“能进去说吗”

    “当然”

    虞江舟进屋后,周轩刚要关门,却看到对门开了一条缝,刘浪探出脑袋,嘿嘿坏笑,小声道:“三弟,我给你放哨。”

    想什么呢

    周轩关上门,看到虞江舟正坐在单人沙发上生气,周轩给她削了一个苹果,她却推掉了,不吃

    “跟谁生气呢”

    “你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了”

    “装糊涂”虞江舟眼中泛出泪花,“即使我没有明说,但是你看不出来吗,我喜欢你就算看不出来,我妈的意思你不懂吗还有我爸,对你什么态度心里没数吗”

    “江舟,我也很喜欢你,但跟苗苗是不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说看,到底怎么不一样不就是朝夕相处嘛”虞江舟使劲拉扯下头发,沮丧道:“太失败了,要让那些追求过我的公子哥知道,一定要笑掉大牙。”

    “江舟,苗苗在我心里就像是一株小树苗,顽强生长,但又那么脆弱。而且,苗苗三番五次救过我的命,冒着很大的风险给我通风报信,自己也惹祸上身。当然,这都不是我爱她的理由,我觉得跟她都是被过去遗忘的同类人,或许你没有听懂。”

    不懂虞江舟来到周轩面前,忍住眼泪,咬牙道:“就问你一句话,如果没有苗霖,你会选择我吗”

    “这个假设不成立。”周轩皱眉。

    “就假设”虞江舟坚持道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苗苗跟你说过什么”

    “回答我的问题,假如苗霖从来没有出现过,我是不是最佳人选”

    虞江舟固执的提高了声音,放下自尊的追问让她倍感挫折,不得不伸手讨要施舍,却又不肯原谅自己的卑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