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438章 必须去医院检查
    噗!

    一道绿箭空中急速抛出,划出长长的一个抛物线后,正好落在追上来的保姆胸前,黏糊糊一摊绿屎。

    嘿嘿,丁卫笑了起来,保姆一脸狼狈,不敢埋怨,也跟着傻笑。

    突然,周轩拿起桌上水果刀,直奔保姆而去,抓起她的衣领就割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喂,不至于偿命啊!”

    此情此景,让丁卫也吓傻了,开除就是了,用不着杀人啊!

    当然不是杀人,手起刀落,唰唰几下,保姆的上衣很快被周轩刺破,掉在地上,只穿着一个内衣。

    保姆惊恐地捂住胸部,却没有叫出来,还带着几分羞赧,天生丽质难自弃,被帅哥看上了。

    苗霖三人也愣住了,这个保姆四十多了,相貌平平,身材臃肿,周轩哪根神经出问题了,竟然当众把她给扒了?

    “快去把这件衣服销毁,有毒!”周轩沉声道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惊呆了,丁卫不可思议地问道:“周轩,你什么意思啊?”

    “不想死,就照我说的做!然后,整间屋子也消毒,丁总,这里没法呆了,换个地方吧,去楼顶!”周轩不容置换。

    不像是开玩笑,丁卫口里嘟嘟囔囔,但没有不惜命的人,还是又折返回楼顶,楼下房间全部进行消毒处理。

    来到楼顶,丁卫还在疑惑当中,“周轩,你搞什么啊?看风水本来就没指望你,不用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将你闺女放下吧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看你是否中了毒!”

    “嘿嘿,本公子皮肤犹红似白,精神抖擞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箭步上去,周轩扣住丁卫的手腕,脉象急促,但力道很弱,沉声问:“最近一个月可有心慌气短的现象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,气息平稳,天热了,心率快点也正常,呼。”丁卫皱眉深吸一口气,总觉得气息不匀,非得大喘气才舒服。

    “食欲不振,萎靡头痛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。”丁卫嘴硬,看到桌上还摆放的糕点,莫名有点恶心,自我安慰,精神作用。

    “四肢无力,昏沉嗜睡?”

    “我从小就嗜睡,你别装神弄鬼了!这号江湖术士,我见得多了!”

    “走两步!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走两步!”

    走就走!丁卫心虚了,怀里的宠物猫离开那间屋子就安静很多,自己何尝不是这样,一进屋就觉得发闷。

    迈开腿走起来,丁卫额头开始冒汗,怎么总觉得双腿像是灌了铅。

    噗通,丁卫坐在躺椅上,擦擦虚汗,挤出一丝笑容,“周轩,你到底想要说什么啊?是不是还惦记洽谈,咱们可以继续嘛。”

    “谈不了了,丁总,你的宠物中了毒,所以才会拉出那样的大便,而你整日与它接触,看你眼下黑沉,也有中毒迹象,还是去医院检查下吧。”周轩直言道。

    全场哗然,苗霖也有些疑惑,太离谱了吧,看风水还能看出病来。

    “你,你吓唬谁呢,我接触多,还能有保姆接触得多?”丁卫想到一个关键问题,得意洋洋反问。

    “她们可没把猫狗当儿子闺女看待,抱在怀里最多的就是你。”周轩想了想,又说道:“最好都去检查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,我肚子疼!”那名叫小勤的捂着腹部哎呦。

    “真他妈嘘呼,不说也没事儿!”丁卫呵斥道:“行吧,先谈完乾亨元的事儿,我再去医院检查,我知道你还惦记剩余的四百万。”

    “丁总,我怕今天跟你谈完了,那四百万就要不回来了。听我一句,赶紧去医院,就当是常规检查,又有什么不好呢?”周轩正色道。

    “好,你先别走,等着我检查结果!”

    丁卫带人火速赶往医院,而周轩则回到了酒店等待消息,关上屋门,苗霖问道:“轩,你说他中毒了,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家大业大,丁卫又不务正业,难免与人结仇。只是不知道什么仇家,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下毒要他的命。”苗霖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也是他命不该绝,能富甲一方,也非等闲之辈。”周轩笑问:“江舟到底跟你说了什么,让她这么讨厌丁卫。”

    呵呵,苗霖笑了,原来虞江舟看到一副极为壮观的场面。

    有天聚会夜店,喝到很晚,虞江舟准备回去时,刚打开车灯,就看到墙角一排六个喝多的女孩子小便,旁边还有个站着嘘嘘的男士,就是丁卫。

    六个女孩子尖叫着提上衣服就四处跑,丁卫却厚着脸皮坚持方便完,还想来跟虞江舟套近乎,恶心的她猛踩油门火速离开。从那以后,看到丁卫,就想到六个屁股。

    哈哈哈,周轩笑翻了,虞江舟有生活和精神双重洁癖,这样的风流男人是入不了法眼的。但是富家子弟纸醉金迷的生活也是臭名昭著,这些女孩子中或许就有盼着飞上枝头做凤凰的,最终都被抛弃,难免忌恨。

    两个小时后,周轩手机响了,上面是个陌生号,末尾五个八的靓号,非富即贵。

    喂?

    “周轩!”一个带着哭腔的男人,“我是丁卫啊,血液里查出来了,大小便没有,说明是化学物质中毒。目前是中轻度,但肝功能已经开始不正常,医生说再晚两个月,我可能就要废了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没那么严重,死不了的。”周轩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啊,是要太监了,以后对女人再没兴趣!”丁卫呜呜道:“周轩,你可是我的大恩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查明毒源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还没有,已经立案了,妈的,等老子查出来这个害人凶手,看我不弄死他!”丁卫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“可以先从宠物查起,对方可能是近不了你的身,所以才从两个宠物下手的。而它们体型较小,又是首发源,所以症状也明显些。”周轩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好好,就照你说的做。到了医院看到来医院打疫苗的保姆了,我也出钱让她做了检查,比我轻点儿,打几天吊瓶就好。”丁卫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做得很好。”周轩赞许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这样算不算积德行善?老天得给我记上一笔吧?”丁卫试探问。

    “呵呵,积德行善要发乎于心,不能为了回报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很需要回报啊,我还这么年轻,不想死啊,更不能没女人。唉,人家说得对,家有一老是一宝,我爸非要让你来看风水,原来是老天让他救了我,我对不起我爸啊!我的爸呀!”丁卫大哭起来,连一米外的苗霖都听到声音,烦的直皱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