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425章 日久生情
    聊了很多,没人管饭,周轩和刘浪准备回去,刘浪半扭着头瓮声道:“大哥,这些年你很操劳,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,不用客气。”

    刘志哼笑两声,“你从哪里看出我操劳来了?”

    “咱俩才差几岁啊,站在一起像是两代人!”刘浪翻着白眼。

    刘志嗤之以鼻,还是没正形,也就是当个司机最适合他,干不了大事。刘志倒是对这个刚认下的小弟寄予厚望:“周轩,不要有顾虑,我可以做你的后盾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那么多企业家都听你的,应该掌握不少秘密吧?”周轩开玩笑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总来,想不知道都难。”刘志呵呵笑了。

    “大哥不是不常在吗,怎么还能听到?”周轩又问。

    “你们要是太闲了,今天正好有讲座!”刘志拉下脸。

    “不闲,忙得很。大哥,我们走了啊,改天去公司,我们请客,绝不会像你这么小气!”

    刘浪拉着周轩连忙逃了,笑了一路。刘志背起手看着屋门的方向,有阳光招进来,微微笑了。之后刘志给助理打电话,让他把所有会员的资料都拿过来。

    很快,临海企业家内部传出一个惊人的消息,刘浪居然是刘志的弟弟!亲弟弟!刘浪是谁?有些人知道是曾经的赛车手,更多人知道他是贤士公司董事长的司机!

    风波未平,又有个消息传出来,周轩是刘志的结拜小弟!

    刘志是周轩大哥,刘浪给周轩开车,企业家们终于意识到一个问题,核心人物就是周轩啊!

    贤士公司再度成为关注焦点,一些企业利用投资做幌子,争相与周轩套近乎,短短一周时间,又吸纳了十亿的资金。

    如果在贤士公司刚成立时,周轩一定会为这个数字欢欣鼓舞,但如今,这些钱距离泽邦的五百亿,还是小船和航空母舰的区别。

    最为关键的是,这些都是企业家碍于刘志的颜面送来的,不求大赚,但求保本,并非是对周轩有投资信心。

    “消息是大哥放出去的,这是想要帮咱们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还是很佩服他的,老爷子临终也不过给他两个亿的资产,现在在他手里却发挥了作用。得操多少心,才能让那些企业家都听他的,来给咱们送钱。”刘浪感慨道,比较之下,自己混沌度日,一事无成。

    “呵呵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,你那幅画,现在也增值了。”周轩调侃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坐享其成,还是不要让刘老大知道了吧。”

    感谢的话,对于刘志不必多说,干出点成绩是最好的回报。但是眼下,这些企业家宁肯送来钱,也没有一家申请投资,这不是周轩想要的结果。

    找苗霖来商议,员工却说苗总出去一上午了,至于去做什么,她没说。

    直到下午下班,苗霖还没有回来,平时她不会无缘无故的离开,周轩拨打她的电话,居然是关机状态,心头隐隐升起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三弟,下班了!”神采奕奕的刘浪来叫周轩,称呼都换了。

    “苗苗还没回来。”周轩脸上罩着一层乌云。

    “我看在临海,只有她欺负别人,三五个男人根本近不了她的身。”刘浪深知苗霖的厉害,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周轩可不这么想,他担心苗霖会再次不告而别,更担心她遇到危险。

    在办公室等了半个小时,周轩有些坐不住,又来到楼下打听,是否看到苗总出门。倒是有人看到苗霖上午出去,但去了哪里没人知道。

    周轩越发担心起来,又去监控室查看地下车库的监控录像,只是看到她开车出去,其余的线索没有。

    周轩拿起电话打给乔三:“三哥,你派几个小兄弟去车站码头还有飞机场盯着,发现苗总的踪迹立刻通知我,如果她要离开,一定想办法把她留下。”

    “兄弟,苗总怎么了?卷款跑路了?”乔三傻傻问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,照我说得做吧!”周轩没法解释。

    乔三立刻着手去安排,刘浪有些迷糊,一天不见而已,公司又没有出现异常,周轩表现也太紧张了吧,不由问道:“兄弟,你是觉得苗霖遇到了麻烦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也对,没听说苗霖有什么亲人,孤苦伶仃的,也挺不容易。”刘浪劝说道:“兄弟,苗霖的东西都还在办公室呢,可能有点紧急情况,手机又恰好没电,明天再说。”

    外面天色开始黯淡下来,苗霖独自在外,周轩如何能等到明天?不行,去找她!

    “刘哥,你先回家吧,我去找找她。”周轩起身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上哪里去找?”刘浪不同意,他还要负责周轩的安全,“要去,我也得跟着你一起去!”

    “如果联系上苗苗,我的安全也没有问题,不会有事儿的。”

    不由分说,周轩已经走出办公室,刘浪怎会自己先行回家,紧紧跟在周轩后面。来到地下车库,周轩刚发动车子,突然一辆熟悉的轿车行驶过来,正是苗霖的座驾。

    周轩心头砰然一动,定睛一看,坐在驾驶座上的就是苗霖!将车停稳,苗霖有些疲惫的下车,却看到不远处站着一个人正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轩,今天又加班啊?”苗霖问。

    周轩一言不发,几步冲过去,将苗霖抱在怀中。苗霖挣扎几下,嗔道:“发什么神经病啊!”

    “苗苗,我今天感到害怕了。”周轩喃喃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怕失去你。”

    苗霖眼圈一红,伸手也环住了周轩的腰,闭上疲惫的眼睛,小声道,让我好好歇歇。坐在商务车上的刘浪嘿嘿一笑,从另一侧绕路离开。

    拥抱了好久,两人才分开,苗霖抬起头,微微叹口气,“以前不觉什么,人这辈子怎么不是过,但一旦动了俗念,便会觉得自己的缺陷太大。”

    “人和人之间的感情不同,有的人是一见倾心,有的人是日久生情,或许后者更让人难舍难分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有大颗的泪珠在眼眶打转,周轩手指划过那张冷艳的脸庞,“不要为难自己,想哭就哭吧。”

    “哼,我是风雨中成长的野草,比不得温室里娇滴滴的校花。野草依赖大树,但也顽强生长,而校花遇到更大的温室,就会忘了当初的土壤。”

    苗霖的暗示,周轩听得明白,只是点点头,这才问到,苗霖这一天都去了哪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