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424章 一笑泯恩仇
    有人戏称这里是迷宫,比喻倒也很形象。

    小型酒吧、咖啡屋、台球室、图书馆、培训室、顶级商务室等等,可谓是应有尽有。为保护来此企业家的隐私,又要做到相互独立,互不打扰,走在里面,如羊肠小径,方向感差的只怕真的会迷路。

    随处可见身穿职业装的女秘书,落落大方,不卑不亢,她们会陪伴着那些企业家们,提供最优质的服务。

    来到刘志办公室,二十几平的房间,只有书架和办公桌,可见在此他是不接待客人的。刘志让人搬来两把椅子,关好门,又屏蔽了信号,这才坐下来。

    刘浪将手揣兜里,四处溜达了几圈,嘿嘿笑了:“赚那么多钱有个屁用,这办公室还没我的大。”

    刘志面沉似水,不理刘浪,对周轩道:“周董,大可放心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曹荫天已经供认不讳,刘哥那次的赛车事故是人为制造,他是主谋。”周轩言简意赅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他!”刘志拳头重重砸在桌子上,咬牙道:“这小子真是胆肥,敢动我的兄弟,如果他还在外面,我一定活剥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刘总,你也调查过此事?”

    嗯,刘志点点头,说道:“自从刘浪出事后,我一直在查,不能大张旗鼓,只能秘密进行,发现了很多疑点。”

    “警方的话靠谱吗?怎么会是曹荫天?他是官二代,又有钱挥霍,为什么要害我?如果我死了,那可是故意杀人罪啊!”

    刘浪有些懵了,说话都不利索,一直以来,他都认为是刘志做的,结果剧情大反转,是曾经的跟班小弟,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是他。

    刘志眉头拧成个疙瘩,冷声道:“你就这么盼着是我?哼,曹荫天是官二代,难道我比他还蠢,非得去害你?”

    “我,我不是那个意思。”刘浪挠挠头,不可置信道:“曹荫天当时只是个小跟班,我死了对他有什么好处?你,你不是那个很想我死嘛!”

    放肆!刘志眼中发出寒光,到底有长兄气度,刘浪撇撇嘴,不再吭声了。

    “蠢货,这都是你的想当然,我是骂过你,但说过要你死吗?倒是你,没脑子!”刘志恼道。

    “除了副市长公子,曹荫天还有一重身份,是国际上某个神秘组织的成员,在国外接受过严格培训。他确实跟刘哥没有深仇大恨,刘哥也没有得罪那个神秘组织,但是他们却在刘哥那场比赛上下了赌。刘哥意外出局,为曹荫天和背后的珠子,谋取了巨额利润,这才是曹荫天原始财富积累的重要来源。”周轩解释道。

    兄弟俩都沉默了,片刻后,刘浪刚想要发作,刘志指着他鼻子,语音带着威压,冷冷道:“要吼外面去,这里是我的办公室。”

    我,我,刘浪支吾两声,深吸一口气,到底给憋了回去,心里把曹荫天给骂了一万遍。

    关于这个神秘组织,刘志没有深究,自然也不希望自家兄弟参与过多。

    “两位哥哥,长辈们都已经离开了,他们之间的恩怨或许化解不开,但我想,没人希望你们兄弟手足相残,因为你们身上流着同样的血。”周轩微笑道:“现在,真相大白,不如握手言和。”

    刘志哼笑一声,原来周轩此次是来说和的,刘浪也是鼻孔朝天,骂了这么多年,猛不丁发现骂错了,老脸没处搁。

    “我无所谓,没这个兄弟也不差叫哥的。”刘志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……”刘浪涨红着脸挥挥手,刚要说狠话,被周轩拦住,劝说道:“刘哥,哪有跟自家兄弟还要面子的,喊个哥有那么难吗?”

    “我喊了,人家给二脸,这不发贱吗?”刘浪眼睛斜着瞥,周轩呵呵笑,得知真相,刘浪是如释重负,从他内心深处,也不希望真的是刘志所为。

    “就看不上你这样,二弟!”刘志痛痛快快喊了一声,脸色阴沉道:“老爷子临终前交代过,血浓于水,让我对你多照顾。”

    “老头就是没看起我,为什么不是让我照顾你啊?”刘浪直着脖子犟嘴。

    “你当时哪里让人看得起了?没有老爷子暗中参与,你能当赛车手?不去睡大街就好了!”刘志摆摆手,说道:“老二,随便你怎么想,我没排斥你。”

    “大,大哥!”刘浪磕磕绊绊终于喊出声,还在抗议,“二弟就二弟,别喊老二行不行,我讨厌这个称呼。”

    相逢一笑泯恩仇,兄弟握手言和,周轩也是开心无比。

    没有感人的煽情场面,只是简单的握手拥抱,就各自坐下,但今天对于兄弟二人来讲,都如同卸下了多年的千斤重担,是个不平凡的日子。

    “大哥,周轩对我的帮助,你也知道,我待他就像是亲兄弟一样。”刘浪强调。

    “周董,真的很谢谢你,能让浪子回头。我想,我家老爷子在九泉之下,也能瞑目了。”刘志起身,还鞠了一躬,起身后,说道:“如果不嫌弃,以后跟着老二叫大哥吧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。”

    哈哈哈,刘浪乐得大嘴咧着,像个孩子,刘志骂他没出息,自己也撑不住笑了,由衷的开心。

    本该是大家一起吃顿饭,刘志没提,周轩也没张罗,兄弟俩都要强,已经戳破了窗户纸,昔日的裂痕需要时间去弥补,兄弟感情也需要慢慢培养。

    “大哥,泽邦快把咱弟弟的公司击垮了,你给想个法子吧。”刘浪上来就提要求,却不是为自己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这件事,有什么好担心的,五百亿规模不小,但也不足以买下整个临海。”刘志大有深意道:“周轩,不用理会他们,需要投资的企业暗藏风险,而正常运营效益好的民营企业,都在俱乐部呢!”

    “大哥,这些企业也不需要投资啊。”周轩苦笑。

    “没有几家企业敢说自己从不需要钱,大多数是可投可不投,对于股权握得很紧。找合适机会,我跟他们说一声,别指着赚钱,先给本土的贤士投资公司长长脸。”刘志说道。

    周轩感激不尽,连忙道谢,如果能参股临海那些效益好的企业,对于投资公司来讲,可以保证稳赚,那才是最好的投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