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409章 没有勺子状的磁石
    周轩回头拱拱手,正色道:“钱先生,我确实不懂陨石,就算天上掉下来一块,我还得以为是哪个淘气小朋友扔的。但我认得磁石,尤其是这种形状的磁石,而且年代久远,来自于古代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钱程眼珠都快弹出来了,哭笑不得,“周董,磁石当然也具有磁性,但跟这块不一样啊!呵呵,难道我收藏这么多年,连什么是磁石什么是陨石都分辨不出了吗?”

    实践检验真知,周轩取出兜里的钥匙,果不其然,贴近那块所谓的陨石,果然,钥匙开始抖动,证明有磁性。

    钱程失去了稳重,使劲抓了抓头发,“有些陨石,也会具有部分的磁性,这证明不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可它就是磁石,而且这形状也是古代打造的。”周轩坚持自己的判断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古代的,它也价值不菲,你怎么分辨出它的年代?”钱程丢尽了颜面,进一步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我而言,很简单,我还知道,这块磁石是谁打造的。”

    周轩斩钉截铁,虞江舟快要崩溃了,钱程可是老爸的好朋友,她无法相信会被骗了。

    “愿闻其详!”钱程也拱拱手,气哼哼的很不服气。

    “东汉张衡,是古代杰出的天文学家,世人皆知他发明的地动仪对于后世的深远影响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知道张衡,他的名字也被留在了太空之中。”钱程皱眉,指的是被命名的小行星。

    “张衡酷爱机械制造,他的创造不只是地动仪和浑天仪,还有司南车。”周轩提醒道。

    钱程蹙眉,沉吟片刻,说道:“但是司南车的材质不是磁石制造出来的。往前追溯到黄帝时期,就说他制造出了司南车,但那个时代条件是不允许的,至于这种说法也无从考证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司南总归是磁石做的吧?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,但和司南车有什么关联?”钱程问。

    “这便是安置在司南车上的磁石,用作指引方向。”

    钱程先是愣了下,脸上随即露出了嘲讽的神情,“周董,当今还有谁不知道,司南车上指引方向的磁石,是个勺子的形状,这如果是,做工也太粗糙了吧!”

    “钱先生,你能买到勺子形状的磁石吗?可曾听说过,谁制造出了勺子形状的磁石?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钱程答不上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临大的临兴科研基地,目前正在研发防震屋,利用的就是磁悬浮的原理,唐教授也是这方面的顶级专家。他曾经说过,流传很广的司南车的图形是假的,磁石无法制造成勺子形状,不符合磁极分配的原理,更缺少稳定性。”周轩道。

    钱程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憋了半天才说道:“周董,如果这是司南车上的磁石,近两千年前的事情,年代也太久远了,根本无法验证?不愧是闫校长的高徒,我承认你的博学,但隔行隔山,非要将陨石说成古代磁石,未免太武断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确定,这就是用作司南车上的磁石!”周轩坚持道。

    “周轩!”钱程直呼其名,气的全身发颤,“你不是故意来找茬的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,钱先生,我能证明给你看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就看看你到底怎么给我证明!”

    “我需要印泥!”

    “要什么给什么!”

    拿着那块陨石,一行人来到客厅,周轩要来印泥,拿石头朝上面蘸了下,钱程捂着胸口几乎要晕死过去,恼道:“是不是该盖章了?”

    “是的,我需要一张纸。”

    给你!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周轩照着纸张印了下去,上面所谓的气印被拓下来,周轩将纸张摆正,放在钱程跟前,问道:“钱先生,看出什么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“我需要笔!”

    给你!

    刷刷刷,笔走游龙,周轩在印痕下面又添了一些笔画,所有人都愣住了,是两个大篆体的字,不认得是什么,但确定是字!

    钱程脸上青一块白一块,陨石上是不会有刻字的,如果说是天然纹理的巧合,但这么复杂有规律的笔画,概率比中大奖都小。

    周轩已经证明,这块石头不是来自天上,而是人造的,上面有两个大篆体的字,但因为时代久远,字迹磨损,只剩下多半,周轩则把其他部分给补齐了。

    钱程哑口无言,好像是连朋友都骗,丢尽了脸面。虞江舟想要安慰两句,但也不知该说什么,气氛很尴尬。

    沉默了足足三分钟,还是周轩打破寂寞,“钱先生,这是一个司字,代表南方,也是指引的意思,是张衡打造的司南车的特殊标记。下面这个字笔画复杂了些,正是衡字,你可以找精通大篆的书法家鉴定。那时,根据这种原理打造的司南车不少,但张衡亲手参与的不过十辆。钱先生,你真的很幸运,说起来,这块磁石的价值,远远超过刚才的价格。”

    钱程一拍脑门,哈哈笑了起来,刚才光顾着跟周轩争论,忽略了这件东西本来的价值,如果真是司南车的磁石,那价值是无法用金钱衡量的。

    “周轩,钱程学艺不精,让你看了笑话。”

    “钱先生,我只不过恰好知道而已。如果刚才江舟买走,从私人关系讲,我们并不亏,但既然知道实情,便不想隐瞒。唐突之处,还望钱先生谅解。”周轩诚恳道。

    “是我唐突了,周轩,我服了,之前我只知道你是书法家和围棋家,现在看来,你还是个收藏鉴定大家,了不得,少有的全才!”钱程非常高兴,竖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虞江舟这才长舒了一口气,但是周轩跟她说的最后一句话,让人心里很不舒服。独裁惯了,看谁都弱智,反倒不如姜靓单纯,周轩说的都是对的,周轩做的,也都是英明的。

    和周轩探讨了许多东汉时期的事情,钱程不时发出爽朗的笑声,对于这个年轻人发自内心的欣赏和喜爱。

    “江舟,周轩这样的男孩子可不多,一定要抓紧了。”钱程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本以为虞江舟会羞答答推说两人只是朋友关系,没想到虞江舟痛快答应下来,钱程又是大笑,说是跟年轻人在一起就是开心。

    得知是张衡亲手安置的磁石,钱程更加珍惜,给多少钱都不会卖,倒是让虞江舟白来一趟,钱程觉得不妥,大方的白送了一块拇指大小的陨石,留给好友作纪念。

    推辞不下,虞江舟只好收了,一再表示感谢。

    “钱先生,能去你的卧室看看吗?”周轩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