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406章 长了一双天眼
    “可以换房换车换女友,怎么说没用呢?”

    虞江舟的声音就在耳边,周轩抬起头,意外发现,她就在门口站着,正一脸笑意地看着自己。不是以往双臂交叉的冷漠姿态,贝齿轻咬右手拇指,颇有几分娇憨。

    “轩,惊喜吗?”

    “呦,男人婆有女人味儿了啊!”

    突然,虞江舟身后传来调侃声音,她连忙回过头去,囧的恨不能钻地底下,恼羞道:“苗霖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苗霖在鼻子前扇动下小手,抽抽鼻子,“呵呵,女人的味道还很大。”

    “江舟,现在苗苗是投资公司的总经理。”周轩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她?她不是,不是那个很什么吗?”虞江舟愣愣问,苗霖身份特殊,具有危险性,怎么可以就这么留在身边。

    “你们背后还说我坏话?”苗霖沉声问。

    虞江舟呵呵一笑,挡在门口,“我跟轩都是擅长熬夜的夜猫子,长夜漫漫,就会扯闲话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真是出乎意料。我还以为周董晚上的美好时光都用在哄女孩子睡觉觉了呢。”苗霖耸耸肩,冲着虞江舟摆动几下手指,也不解释就回去了。

    什么意思啊你?虞江舟气哼哼追过去几步,却吃了个闭门羹,被关在苗霖办公室门外面。

    “刘哥,快过来下。”趁这个空闲,周轩打电话给刘浪救急。

    “嘿嘿,我看到了,周董,这个我去了也是看脸色,爱莫能助啊。”刘浪居然拒绝了。

    真不地道,虞江舟已经回来了,果不其然,她对于晚上哄女孩子睡觉的事情很敏感。

    周轩不由叹息,苗霖长了天眼,什么都瞒不过她,而且心细如发,只要露出一点马脚,都会被她调查个底朝天。

    “周轩,你整天说多忙,多忙,晚上不好好休息,就知道泡妞。”虞江舟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,宝儿犯了病,而且父母又都离世,我于心不忍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她父母不是在国外吗,哼,虚荣!”

    周轩宁肯陶宝儿是虞江舟描述的那样,但事实更为可怕,陶宝儿患有精神疾病,或许可以离开病房,但终生都离不开药物的治疗。

    “宝儿的父母其实早就意外离世,她不肯接受这个现实,幻想他们都还在,其实是个可怜的女孩儿。”

    身边朋友,除了苗霖,周轩没有对任何人提及满宏所带来的一切。只是,这样一来,会让误会加深,周轩注定要做黑锅侠。

    “遭遇挺让人同情的,但是被她黏上,她一辈子靠药物,你一辈子要哄她吃药了。”虞江舟撇撇嘴。

    “呵呵,今天还是很开心的,促成了第一笔投资。晚上,叫上苗苗,咱们一起聚聚。”周轩建议。

    “她晚上住哪里,不会也跟着你吧?”虞江舟问。

    “苗苗在海边有别墅,据说离濮梅姐家比较近。”

    “轩,公正讲,苗霖资产远在我之上,她却来你的公司当总经理,还得提防着点才行。”

    虞江舟的善意提醒,不无道理,但周轩却觉得和苗霖配合非常默契,也能感受到她对自己没有恶意。

    滴滴,短信响了,打开一看,周轩啼笑皆非,苗霖发来的。

    不要当食蚁兽!

    又猜到两人背后嘀咕她了,很聪明,但不惹人反感,毕竟苗霖也不参与周轩个人私生活。分别打电话通知,提到聚餐大家表现很开心,但一听说是为虞江舟接风,便都有了借口。

    姜靓得加班,裴胜男忙着购物搬家,商玉红当然要给老总留下二人空间,至于欧强看大家不去,也说带着苏芳菲回家吃饭。

    不来正好,虞江舟并不在乎,她也不关注别人。

    “江舟,怎么突然来临海了,事先也不打个招呼,我好去接你。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不是我妈,给你买了四季的衣服,哦,还有领带袜子内衣,足足两大箱。我啊,就成了搬运工了。”虞江舟抱怨道。

    “更该提前告诉我一声,我去搬。”周轩看看虞江舟身后,也没有箱子。

    虞江舟噗嗤一笑,“当然是邮寄过来,你真以为我会扛着两个箱子满大街跑啊?”

    “那你,有必要亲自过来一趟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,不愿意看到我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,我知道你平时工作繁忙,这回来临海一定还有其他任务。”

    “猜对了,吃饭的时候慢慢说。饿了,走!”

    虞江舟大大方方挽住周轩的胳膊,走到苗霖办公室门口,还故意提高嗓门说道:“有些人不去更好,落得清静。”

    “让刘浪跟着!”苗霖从里屋喊。

    虞江舟脸色微变,周轩默许,刘浪还真有跟着的必要,时刻不能忘记危险的存在。虞江舟提出要去看海,在附近选了一家饭店用餐。

    “怎么,也想夜泳啊?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“也这个字,从何而来?”虞江舟修眉一扬,饶有兴致的问道。

    周轩一头黑线,身边女孩子,一个个都太精明,如果不是开诚布公的话,每句话甚至每个字都有可能被她们捕获。相比较之下,柔弱安静又不懂商场的罗雨凝才更对周轩的脾气。

    “意思就是我曾经跟很多美女来这里游过泳。”周轩含糊其辞,认真道:“说吧,这次来临海要做什么,如果有需要,我会全力帮助的。”

    虞江舟放下筷子,微微蹙眉,“还真得用你。我爸不知从哪里听说,临海有位知名收藏家那里有块陨石,想让我买回去。但天降陨石,可望不可求,更不好鉴定,所以想带着你一起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周轩很意外,虞荣爱好收藏,还是个杂家,真是什么宝贝都要。但是,周轩也没见过真正的陨石,何来鉴定一说?

    “江舟,对于陨石,我也是外行。”

    “那位收藏家在业界挺有名气的,相信不会是假货。但是价格就不好说了,带着你去,主要是帮我砍价。”虞江舟说出真实目的。

    “虞叔叔收藏陨石做什么?”周轩问。

    “可能是对天文感兴趣了,具体原因我也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虞江舟摆摆手,其实是没好意思说,开始是妈妈找借口让她来临海送衣服,虞江舟不答应,没面子。再后来,虞荣便说是要买陨石,虞江舟心里透亮的,这是老爸也给她创造机会,也就顺水推舟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