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398章 食蚁兽
    公司渐渐壮大,矛盾难免,周轩还是去了刘浪的屋内,安抚了一番,并非他非要向着苗霖,而是,苗霖的背景太深,只怕整个临海,敢惹她的也没几个。

    事后,苗霖和刘浪都没有提及此事,周轩当然也不会多嘴。倒是姜靓追着问过几次,都被含糊过去,也就作罢。但是,大家都明白一点,苗霖不好惹,连刘浪这样的人都能秒训,以后都老实点儿吧。

    招标的事情进行并不是太顺利,招标公告发布之后,很多工程单位蠢蠢欲动。然而,越是了解到建设工程的难度,便越发迟疑,公告发布好几天,只有几家有承建能力的单位打电话来咨询。

    乔三从欧强处知道这个消息,愣是没敢再提当初的想法,找个工程队,他当包工头,把活一干,钱一赚!现在看来,是多么的幼稚。

    周轩也有些着急,日子一天天过去,而招标也是有时限的,总不能一次次都去和政府打交道沟通。

    “苗苗,现在的情况是大家感兴趣的多,但靠前的少。这种现象反而让我担心,即便他们其中一家接下来,也是勉强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看了这几家的资料,都是省内百强企业,但从来没有接过这类大型工程,不能考虑。”苗霖语气坚定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应该面向全国推广一下?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苗霖点点头,“我倒是和几家建筑集团公司有过联系,其中不乏全国五百强的企业,其中一家还跻身世界五百强。可以给他们发招标邀请,只是最终价格会比现在预期高出两成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把属于自己的利润贡献出来。两三千米的地下工程不是儿戏,如果真出差错,那便是洗不掉的耻辱。”周轩一本正经。

    而苗霖却笑了,不屑道:“你的钱?不就是卖银子吗?”

    “贵金属投资也算投资嘛。”周轩强调。

    “算,其实啊,还是赌钱来得快。可惜上次机器人大赛我出钱少了,否则还能多赚一些。”苗霖坏笑。

    周轩脸一寒,连忙摆手,“这种事情,以后我都不会再参与。”

    “不参与,你哪来的钱买银子。”

    “又来,对了,苗苗,是不是有钱人都喜欢豪赌?”周轩问。

    “有钱人都喜欢赌赢,所以他们千方百计的让结果变成所期望的。至于你,是个另类,让很多集团亏了血本。当然,也让因为你赚到大钱的人,拿出点利润支持什么暗物质啊。”

    苗霖咯咯笑个不停,好像这是个很好玩的笑话,周轩却在沉思,追逐脑中那一闪而过的灵光。

    “生气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,苗苗,你说比赛场也有赌博吗?”周轩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有了,赛车赛马拳击等等,或大或小,或多或少吧。”苗霖拍拍周轩的肩头,大有深意道:“这次表现不错,还算有点脑子。”

    周轩倒吸一口凉气,如果按照这个思路走,刘浪那次意外出局的最大受益人不是当界的冠军,而是幕后的这些赌徒。

    曹荫天为副市长儿子,名义上自力更生,但他的跟班小弟许超就可以在临海拥有多套别墅房产,那么他的钱,究竟从何而来?

    贩卖毒品和正当生意都会盈利,但不至于几年内就让曹荫天财源广入。

    等到没人时,周轩给张磊打个了电话,将心中的想法告诉了他。张磊对此持认可态度,“曹荫天个人资产抄十亿,而名下只有一些小型的投资项目,我们的怀疑方向是毒品,但随着国家严打的升级,他们赚钱很难,赚大钱更难。所以,我认为你提供的这个信息非常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张组长,曹荫天他们说了什么吗?”周轩问。

    “许超都招了,但那名被称作霞姐的女人一死,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她身上。曹荫天自然是什么都不会说,曹副市长几次向局里施压,我们也是顶住了很大的压力。”张磊说道。

    “曹副市长分管教育,公安的事情不归他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话虽如此说,但如果找不到曹荫天切实的证据来,我们都难免受到处分。”张磊也有些头大。

    “呵呵,张组长跟我叫什么苦,如果没有八成以上的把握,你们也不会把人给带走,还扣了那么久。”周轩提醒道:“我们的车已经买了,跟之前的一样,别忘了,得给我们报销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这个我说了也不算,你还是再等等吧。”

    张磊立刻挂断了电话,不给周轩讨价还价的机会,周轩也不在乎,当时三个人都能保住命,那就是最大的收获。

    苗霖对周轩的帮助很大,而她的才能也逐渐得到了大家的认可。

    在苗霖的参与下,暗物质实验室建设招标来了五家大型集团公司,并提交了招标文件和各自的报价。参与的公司数量虽然不多,但每一家都能胜任这一项工作。

    经过一番思想动员,几家公司也大度的表示,支持科研建设,都愿意用成本价来接下这笔生意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贤士投资管理公司的投资部也正式成立,有苗霖亲自把关,招聘了一批一流的理财人员。

    “还没赚钱就花钱,投资部人均基本工资就得一万,这还不算苗总的。轩哥,我还是觉得买银子更靠谱些,赚得也不少啊。”姜靓得空来周轩办公室汇报工作,趁着没人凑近乎说闲话,“轩哥,咱们多少得看到点效益才行,政府真要调查起来,就像是这钱被咱们贪污了似的。咦,轩哥,你眼睛怎么了?”

    周轩直扶额头,苗霖就站在门外,姜靓进来也不知道关门,刚才那番话肯定都被听到了。姜靓不知所以然,“轩哥,头疼啊?”

    “姜经理,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了。”周轩正色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没人的时候,还是叫靓妹,这很符合我的气质。”姜靓嬉皮笑脸,“晚上我给你做个溜腰花啊,半夜都听到你打电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姜经理,人家半夜干什么,你都知道啊?”苗霖倚在门口,冷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关心轩哥嘛,工作就够忙得了,还要……”姜靓突然脸色一变,慌张张转过身来,“苗,苗,苗……”

    “刚才还是食蚁兽,这会儿怎么成猫了?”苗霖提醒道:“在公司,必须称呼职务。如果你在投资公司,肯定开除了。”

    “苗总,我下次不敢了。”姜靓擦擦冷汗,抱着文件夹往外走,走到门口,还是忍不住好奇,“食蚁兽是什么意思啊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