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397章 差点被扔下楼
    听到吵闹声,商玉红等人都跑了出来,还有公司的员工探头探脑,对高层之间的矛盾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“再看我扣你们工资啊!”姜靓提高嗓门,员工们急忙缩回头,却让刚刚扣了工资的刘浪更加恼羞。

    “你们别拦着我,今天,我非得跟苗霖说清楚不可。”刘浪一手推开保安,又要往前冲去,被保安懒腰抱住,也不忘朝着办公室屋门踢上一脚。

    距离远,没踢到,但是鞋子甩飞出去,哐当砸在门上,倒也弄出不小的动静来。

    “苗霖,你就仗着周董心肠软,以为他什么都听你的,做梦吧你!”

    周轩在办公室内坐不住,沉着脸打开门,低声道:“刘哥,吵什么呢,像什么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周董,这不关你的事儿,我就跟苗霖说话!”刘浪气哼哼道,鼻子嘴巴里喷的全是火,靠近了就会被点燃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扣了两千块嘛,我补给你。”周轩招手道:“来,先到我办公室坐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周董,我是落魄了,但也没到差那两千块钱的份上。”刘浪恼道。

    刘浪的恼羞,周轩大致了解为什么,这几天忙着招标,都是周轩开车带着苗霖四处走动,而刘浪就闲了起来。

    苗霖车技不差,而且还有一身武艺,得知的情报很广,周轩当然乐意带着她。只是这些话不能对刘浪讲,会让人质疑苗霖的身份。

    别说是两千块钱,就是两万,或者一年不发工资,刘浪只要有吃的,都不会为难周轩,还是过于担心他的安危。

    身边带着个招摇的女人,如果遇到危险,反而会让周轩多个软肋。

    “刘哥,你先过来。”周轩对那些保安说道:“这里没事儿了,你们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苗总……”保安们面面相觑,苗霖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,依然是这里的老大。

    “松开啊!”

    刘浪终于挣脱保安的束缚,晃着膀子向周轩办公室处走去,半路突然改道,转身奔向苗霖办公室,使出全身力气猛然一撞。

    咔嚓,这下力气不小,屋门出现了松动。紧接着刘浪又撞上去,保安们这才反应过来,七手八脚将他重新给控制住。

    “苗霖,缩头乌龟,有本事出来把话说清楚啊?嘿,不敢见我?那就对了,我见你一次揍一次!”刘浪嚣张大骂。

    吱呀,门开了,露出一张寒若冰霜的俏脸,一双眼睛射出两道至寒之光,戳在刘浪身上,让他莫名身体发颤。

    “苗总,我们这就带他走。”保安吓得面如土色,连忙唯唯诺诺做出保证。

    “让他进来。”苗霖哼笑,贝齿里轻声吐出四个字。

    “苗总……”保安迟疑,刘浪却甩开他们,径直朝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欧强紧跟着追了过去,砰!屋门关上,差点打在他鼻子上。

    “周董?”欧强有些不放心,刘浪正在气头上,而苗霖怎么说也是个弱女子。

    “总会有人吃亏。”周轩表示无奈。

    砰砰砰!几声闷响,啊!又是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外面的人汗毛都竖了起来,刘浪真敢出手,连这么漂亮的女人都敢打。

    “我,我去劝劝。”商玉红惨白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“商姐,听我的,不用管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可是,商玉红迟疑不定,再说她也进不去,就站在门口听动静,真不行,就得把门给撞开。

    里面确实有人挨打了,不过是刘浪。

    一进门,歪脖子瞪眼睛,单脚点地的刘浪,刚要开口训两句,啪啪两声脆响,脸上立刻火辣辣的,顿时愣住了,这手法,太快了。

    还没反应过来,砰砰砰,几记粉拳打在身上,刘浪心头一颤,身体居然不受控制的往下坠。就当他快瘫倒地上之时,一双雪白的小手揪住了他的耳朵,耳根有撕裂的疼痛,刘浪这才没出息的发出惨叫。

    就这么被硬生生揪着耳朵拖着,苗霖另一只手往脖领后一拉,刘浪半个身子被扔出窗户外,看到下面指甲盖大小的来往汽车,而四肢瘫软,刘浪终于体会到刀俎之肉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你,你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少跟我废话,要不是看在周轩的面子上,你早死一百回了!”苗霖低声道。

    刘浪信了,被一个女人威胁很没有面子,嘴硬道:“那你也不能独断专行,这里的老大可是姓周。”

    呼!

    重心前移,刘浪下腹部趴在窗户上,身体晃晃荡荡,劫后重生的人格外珍惜生命,刘浪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我就不信了,你敢把我扔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是不敢,但我能让你在这里吊一天一夜,直到*变混!然后,随便找个机会,就把你给结果了。”苗霖恼道:“敢当众骂我的人,你这种惩罚是最轻的!”

    嘿,嘿嘿嘿,刘浪居然笑出了声,赔笑道:“苗总,其实我是担心周董的安全。看到你这么好身手,我就放心了,真的,对天发誓。”

    “多做事,少发誓,小心遭雷劈!”

    苗霖往回一扯,刘浪摔倒在地,咔,脑壳着地,眼前直冒小星星。真狠,刘浪一阵腹诽,但他终于明白,这女人是他从未见过的狠角色,简直太狠了。

    “保护周轩,靠的不是匹夫之勇。今天的事,你该知道怎么做!”

    “知道,什么都不说!”刘浪连忙举起一只手。

    只是片刻的功夫,苗霖办公室门开了,只见她面无表情地走出来,鼻青脸肿的刘浪跟在后面,老老实实还脸上堆笑,让在场之人大吃一惊,这还是刘浪吗?

    “一场误会。”苗霖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对,误会。”刘浪帮腔道。

    这,这,商玉红呆呆傻傻,被欧强拉走,该干嘛干嘛去吧。

    苗霖鼻子里哼出一股冷气,吩咐将办公室门换了,维修费用从刘浪工资里扣,另外今天的行为也必须处罚,扣除三个月奖金,以观后效!

    砰!苗霖关上门,周轩走上前,无奈的摇头道:“刘哥,怎么样,吃亏了吧?”

    “厉害。”刘浪竖起大拇指,看看四周,低声道,“今天真是犯贱了,头一次挨打心里这么高兴。”

    哈哈哈,周轩笑出声,苗霖办公室的门又打开了,传来冰冷的声音,“公司董事长就是站在走廊闲聊的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,一百分。”刘浪说完,连忙捂着脸回到自己办公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