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387章 砸车拆房
    不一会儿,周轩公司那辆商务车也被拖了回来,他不由苦笑,“莫警官,这辆车几乎被你开报废了。更新快无广告。”

    “大丈夫在世,有舍有得,为了大义,一辆车算什么。”莫琼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因为不是你家的车!

    周轩暗道,又看到几个人上车里里外外搜查一遍,什么都没找到,气的许超使劲揣了两脚,把烟头也扔了,连吸烟的心思都没有。

    许超和曹荫天又凑在一起嘀咕一阵,还往地下室方向看了看,周轩暗叫不妙,这伙亡命徒狗急跳墙,想从三人身上下手。

    周轩和莫琼挣开了束缚,但对方手里有刀还有枪,并不占优势,周轩正在苦思冥想,突然,耳边传来轰隆隆的声响,与之伴随的还有地面的颤抖。

    有灰从墙上震落,莫琼俏脸也微微变色,这是什么情况,难道说是地震了?

    正在猜测,院子里的那伙人却向外跑去,这个方向看不到具体情况,让人干着急。周轩安慰道:“这种震动平缓,现在已经停止了,应该是重型机械的动静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还需要搞施工建筑?”莫琼皱眉。

    周轩他们并不清楚,此时是有人前来,几十部车,上百号人,还有十辆大型挖掘机,浩浩荡荡将许超住所围住。

    “喂,你们哪路的?”许超诧异问道。

    为首一辆黑色奥迪轿车司机从上面下来,毕恭毕敬地打开后排车门,一个衣着朴实面沉似水的中年男人走了下来,气场强大到令人窒息,连曹荫天也感到非常意外。

    “刘总,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?”许超连忙赔笑上前,心里还在揣测,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对方,这么兴师动众的来讨伐。

    来人正是刘志。

    “刘浪在你这里?”刘志开门见山就问。

    “浪,浪哥啊?在,哦,不在,已经走了。”许超万没想到刘志是奔着刘浪而来,不知其用意,说话都有些结巴。

    “跟我撒谎?”刘志鄙夷一笑。

    许超打了个寒颤,冷汗狂流,颤声问道:“刘总,是不是刘浪得罪了您?要是那样,我找人替你教训教训他。”

    “用不着,把人交出来,否则我就把这里夷为平地!”刘志掷地有声。

    “刘总,我知道你在临海势力大,但临海也不是你家的,还有政府和法制。你聚集这么多人就是不对,又闯到别人家里闹事更不对,咱们有话好好说嘛。”曹荫天劝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没资格跟我废话。”

    刘志向后招招手,一辆挖掘机缓缓开上前,高高抬起了铲斗。

    “交出人来,否则,我先砸车后拆房子。”刘志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你,你敢!”许超尖声道。

    咔!

    铲斗落下,一辆豪车顷刻间变成一堆废铁,许超嗷嗷乱叫,心疼地原地甩手打转,“刘总,我们之间井水不犯河水,何必为了一个刘浪闹翻!”

    “交人。”刘志冷冷道。

    “我,我说过了,他们早就走了。哦,贤士公司的周轩,你找他去啊!”

    咔!

    又一辆豪车被砸,许超一屁股蹲在地上,脸色惨白,“刘总,你还真下得去手,这么多双眼睛看着,你,你得赔偿!”

    哼,刘志冷笑,一辆房车的车门打开,里面全是现金,塞的满满当当,“有价就行,给我接着砸。”

    咔咔咔!一辆接着一辆,曹荫天脸色乌青,许超几乎就要崩溃了,眼看挖掘机对准了他最为心爱的迈巴赫,腿一软,跪下了,“刘总,手下留情啊。”

    “交人!这是第三遍了。”刘志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曹公子,咱,咱们……”

    许超有心动摇了,回头看着曹荫天,他却不肯松口,拍拍许超的肩头,“刘总是有度量的人,也就是拿几辆车撒撒气。”

    许超欲言又止,把后面的话给吞了下去,周轩在地下室看得清清楚楚,和莫琼却都没开口呼救,曹荫天这伙人什么都干得出来,难说不会毁尸灭迹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刘总会把我们救出去的。”周轩欣慰道。

    “刘志,刘浪,他们什么关系?”莫琼对此非常敏感,周轩微微一笑,许超这方面就显得很弱智。

    外面的砸车行为还在继续,许超豁出去了,不顾曹荫天的拉扯,几步跑到一辆挖掘机前方躺下,嚷嚷道:“砸车赔钱,砸人偿命!刘志,我就不信了,你为了刘浪敢砸我!”

    所有的挖掘机都停下了动作,许超得意的笑出了声,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却让他笑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刘志招呼司机下来,自己坐在高高的驾驶室里,极度轻蔑地看着下方的小丑。

    “你,你想干什么?”许超惊恐地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“你主动求死,我应该成全你。”刘志启动挖掘机,铲斗移动至许超正上方,只要是落下,管教他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“刘总,许超跟你开玩笑的。”曹荫天仰着脸,硬着头皮求情,又踢了地上的许超一脚,“快起来!”

    “他,他不敢,我就不起来!”许超有副市长儿子撑腰,底气又多了一点点。

    “曹荫天,让开点,省得血溅你一身。”刘志冷声道。

    呼!铲斗快速落下,曹荫天大吃一惊,本能跳向一旁,许超想逃却是四肢酸软,动弹不得,闭上眼睛绝望大喊:“饶命啊,刘总饶命!刘浪在地下室!”

    不疼,没死,许超慢慢睁开眼睛,眼前一个庞然大物贴在鼻尖上,冰凉。“你,你真敢下手。”许超翻翻白眼,晕了。

    许超几个小弟慌忙上前,但是挪不动铲斗,人又被卡住拉不出来,更没人敢开挖掘机,万一弄错了方向,直接就把许超给砸地里去了。

    下方是草地,无奈之下,几人徒手在许超身旁挖了个小坑,这才将他给拽出来。

    刘志带来的人,大摇大摆冲进了别墅,找到地下室,一阵撬砸,把三人解救了出来,看到刘浪昏迷中,刘志脸上阴云密布,用手探探鼻息。

    “刘总,刘哥只是中了麻醉针,睡一觉就能醒来。”周轩安慰道。

    刘志好像松了口气,这才说道:“我接到了一个匿名电话,说是你们遇到了危险,立刻赶了过来。”

    连刘志都不知道是谁给他打的电话,但无疑是暗中帮助了周轩。此时,警笛长鸣,正有大量的警车往这边赶来。

    树倒猢狲散,事到如今,谁都不会再跟着许超卖命,纷纷慌不择路的逃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