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377章 故意释放诱饵
    为什么?周轩淡淡问。

    刘浪又是一愣,有些挠头的在屋里走来走去,“反正就是不行!”

    “刘哥,你是怕刘总也被牵扯进来吧?”周轩开口问。

    “这事儿就是他干的!”刘浪叉腰恼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这样,为何不将他绳之以法?”周轩又问。

    “可是,毕竟,唉!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们是亲兄弟。”周轩认真道:“刘哥,有件事我没告诉你,你做手术的时候,他也来了,还要留下手术费,被我拒绝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子不用他可怜!”

    “嘴硬是没用的,如果他不关心你的死活,就不会暗中相助。我出事那天,你急着去找我,就是他制止的吧?事后,他还拦住我,好一通埋怨。”周轩又说道:“就像你,口口声声怨恨他,其实宁愿自己吃个哑巴亏,也不愿意去告发他。”

    那不一样!

    刘浪气急败坏,噗通仰倒在沙发上,直搓脸,“我没你说的那么好,就是觉得刘志这老小子很狡猾,他要是出手害我,一定不会留下半点证据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岂不是更好?”

    “可万一……”刘浪直砸脑袋。

    “那就先跟刘志沟通下,征求下他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“要说你说,我反正不愿意打理他。”

    周轩呵呵一笑,在他看来,刘浪生活独立,又不惦记刘家的家产,刘志没必要冒险杀人。而且,从他的种种表现来看,刘志对于这个不成器的弟弟还是关爱多过恼恨。

    守着刘浪,周轩就给刘志拨打了电话,很意外,刘志马上就接了。

    刘志很聪明,听周轩简单描述一遍,就猜到临海潜藏了厉害角色。至于赛车事故,他表示自己也很想知道真相,愿意全力配合。

    “刘总,我替刘哥谢谢你。”周轩客气道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能帮忙破了这个案子,我也要好好谢谢你。刘浪那混小子,总怀疑是我做的手脚,有时我真恨不得将他给灭了。”刘志冷冷道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周轩将两人的对话大致转述一遍你,略去了最后一句狠话。刘浪如释重负,还是鄙夷道:“那他就是心里有数,提前把屁股都给擦干净了。”

    “得用事实说话,不能让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发生。”

    做通了刘浪的工作,二人又驱车来到张磊办公室,这次刘浪十分配合,将自己所经历的事情一股脑全都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说完后,刘浪长长出了一口气,卸去了心头一个大大的负担。

    “时间上具有一定巧合性,周轩,你怎么看?”张磊将周轩叫到一旁,小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说赛车手队伍里确实有魅影组织的人,这恐怕就是一系列的预谋,刘浪是受害者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张磊点点头,“刘浪赛车场上出了意外,术后不久又蹲了监狱,似乎所有矛头都指向了他。那时候,你们还不认识,魅影组织为何这么做?”

    “陷害他人无非都是使自己受益,刘浪意外出局,受益越大者,嫌疑也更大。”周轩斩钉截铁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那次比赛的冠军?”张磊思忖道。

    “只是其中的一种可能,还有幕后操纵者。”周轩分析道。

    张磊恍然若无,大有深意的看着周轩。周轩装作没看见,上次和机器人的围棋比赛,看似周轩是冠军,财名双收,其实幕后最大的赢家却在大众视线以外。这是苗霖透露给他的信息,周轩并不打算告诉张磊。

    不久后,从警局传出一个消息,要翻查七年前临海国际赛车场举办的法拉利全国拉力赛,赛车手出现的重大意外事故。

    只是在地方新闻上报道了一下,时长不过十秒,被很多市民所忽略。刘浪看到新闻有些泄气,“只是说了一句就完了?要不说国内警察办案能力不强,也太不重视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有针对性的下诱饵,感兴趣的人总能看到。”周轩却很自信。

    “那我拭目以待。”刘浪嘿嘿一笑,对此不抱太大希望。

    只是,第二天上午,便来了个奇怪的客户,帽子围巾墨镜口罩,黑色衣服,鬼鬼祟祟的在贤士公司所在楼层徘徊。

    “你找谁啊?”姜靓见到这人,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“周轩!”

    “找他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起名啊!”

    “哦,我们周董已经不干这行了,你去起名馆试试吧。”姜靓自作主张,将这个人的请求给推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啊,别人二百都给取,我给二十万还不干?”那人嘲讽道。

    姜靓心花怒放,大生意啊!眼睛眨巴两下,“你等着,我问问周董。”

    姜靓立刻转身进入周轩办公室,笑嘻嘻道:“周董,有个来起名的,说是给二十万呢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全副武装,神秘兮兮的。”

    起名是老本行,周轩同意了,“让他先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姜靓带着那人来到周轩办公室,一进屋,便不满道:“好大的架子,忽悠了十个亿,就忘了老本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并未说不起名。”周轩解释。

    “你的女秘书说的!”那人不客气的手指姜靓,差点就碰到她的鼻子。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是,周董日理万机,哪有时间起名啊!再说了,我也不是秘书啊。”姜靓缩缩脖子,看着那根手指头眼睛都成了斗眼。

    “姜经理,你先出去吧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来人自己关好门,这才摘掉帽子口罩墨镜,露出一张白脸,相貌还算是清秀。个头魁梧高大,身材结实匀称,应该是常常健身。

    “这位先生,请问这么称呼?”周轩问。

    “姓曹!”

    “曹先生,请问您的孩子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,何时出生的?”

    “什么跟什么啊,我媳妇都没有,哪里冒出来的孩子?”那人不耐烦道:“你这么做生意就不对,分不清黑红皂白就瞎问。”

    哦?倒是把周轩给说愣了,“那你给什么人取名字?”

    那人指着自己的鼻尖,我!

    什么?周轩不由笑了,从未遇到过成年人取名字的,这人很是另类。

    “笑个屁啊,老子想换个名字还不行?”那人不礼貌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成年人,有更改的自由。但是名字为父母所赐,除非是特殊理由,最好还是不要更换。”周轩劝说道。

    “受不了,周轩,咱俩说话,别讲那些虚头巴脑的仁义道德好不好?拜托!”那人拱拱手,一脸厌恶。

    PS:今日加更一章,恭喜多年群好友“徐小飞”喜添贵子!6921,微信公众号,水冷酒家,期待大家的关注。","is_jingpin":"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