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375章 脉象无力
    和谷幽兰聊了很久,从陶宝儿的话题转移到天南海北,很随意。谷幽兰总是不急不缓的语气,也很少谈及本地企业家的是非。只有提到淘宝儿在这里摔了她不少名贵酒杯时,才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“周轩,能否给我看下,这辈子还能嫁出去吗?”谷幽兰笑问。

    “想必谷老板追求者无数,还会愁嫁吗?”周轩反问。

    “想娶的不愿意嫁,想嫁的不愿意娶,有时很羡慕那些无名指上有戒指的女人,但也不愿意放弃现在的单身生活。”谷幽兰自嘲道:“我是个自相矛盾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缘分不到,谷老板,时候不早,我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宝儿好几天没露面了,都想她了。”

    “宝儿她,可能要离开一段时间。但是谷老板的话,我会带给她的。”周轩承诺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放在桌上二百块钱,周轩告辞离开,折返医院。病房中,医生正在给刘浪拆线,表示愈合得非常好,可以出院回家疗养。

    耶!刘浪重重挥出一拳,立刻引来医生的训斥,“少有大动作,一个月后再来复查一次。”

    办理完出院手续,刘浪非要自己开车,周轩却不同意,坚持他来开。

    “看我这保镖,让老板给我当司机。”刘浪心情很好,话也明显多起来。

    “等你完全好了,我这苦命的老板就能去公司了。”周轩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公?”

    “在家里吧,平时公司让欧强他们照应着点儿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为什么不换个角度考虑问题呢?我可以在公司养着啊!”刘浪认真道:“周轩,为了我,耽误了不少公司工作,要是养上个把月,什么活也接不到了。我就在办公室养着,那里人多,不闷。”

    “让我考虑考虑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考虑的,休养赚钱两不误嘛。如果有需要外出的,我也跟着,怎么也能给你当第三只眼睛。”看周轩还不说话,刘浪有些着急,“待在家里也不见得安全,还不如公司监控保安人多呢!”

    “也好,万一你哪里不舒服,公司还有那么多帮手。”周轩点头。

    “嘿嘿,你就不能说句好话?还有什么不舒服,哥又活过来了!我又活过来了!”刘浪兴奋的挥舞双臂,要不是周轩一再提醒,他非得站起来不可。

    好在正月业务少,欧强挑起公司运营大任,姜靓嘲笑他忘了苏芳菲也忘不了公司。元宵节后,各院校大学生、各行业工作人员纷纷从全国各地赶来,临海的马路再度变得拥挤,人们很快又习以为常。

    刘浪身体一天好似一天,术后三周已经是健步如飞,在办公室憋得闷,还主动揽去了中午给大家买饭的活。

    这天午饭后,周轩将刘*进办公室,还让他关上了屋门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这么严肃?”刘浪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对,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刘哥,现在我也不瞒你了,其实在医院里,我遇到了点意外,但具体情况不方便告诉你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就说你老往公安局跑不对劲,怎么也该跟我说一声!”刘浪埋怨道。

    “因祸得福吧,警方因此掌握了可靠证据,在临海有名赛车手,很有可能是某秘密组织的成员。”周轩直言道。

    “哼,但凡有这种事儿,警察就会以堂而皇之的理由怀疑到我头上,现在连你也开始怀疑我了吧?”刘浪明显不开心了。

    “先不要激动,我怎么能不相信你,已经向警方排除了你的嫌疑。不过,刘哥,我希望你能配合警方调查此事,毕竟你对赛车手的群体比较熟悉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刘浪郑重点点头,拍着胸脯道:“我下半辈子都是你给的,这是应该的。不过,我离开这行也好几年了,这个行业淘汰率很高,最新情况我不太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你只要把自己知道的告诉警方就行,至于调查取证的方向,那是警方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刘浪痛快答应,是看在周轩的面子上,然而此事的严重程度超过周轩的想象,下午带人前来的是身着便衣的张磊。

    “张组长,怎么亲自过来了?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“别人来我能放心吗?”张磊翻了个白眼,指着周轩咬牙道:“事关重大,非得等刘浪同意才能做笔录,都是你这么个做法,犯罪分子全都跑了!”

    “魅影组织存在上百年,全世界都拿它没办法,连名字都是习惯性的代号,你们不能把责任都推到我一个人头上。”周轩表示不满。

    哈哈哈,张磊大笑,跟周轩也不见外,拍着他的肩膀笑道:“不怪你,还得感谢你这个大鱼饵。”

    推开张磊的手,周轩打电话叫来刘浪,张磊立刻展开询问,事无巨细,非常详细。一个小时,一个半,周轩不由打断他们的谈话,“张组长,刘哥还在手术康复期,喝杯茶休息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张组长前几天晕倒了,都拖着没去医院检查。”负责记录的警员不悦反驳,大男人没那么娇气。

    “真不知道这个情况,张组长带病工作,我很钦佩。”周轩表示感谢和歉意。

    “自己的身体清楚,没病!偶尔晕一次,不代表什么。”张磊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看他气色确实不太好,周轩招呼道:“张组长,坐到这边,我给你把把脉。”

    张磊半信半疑,但人到中年,又出现了些征兆,终归对身体健康不自信,还是来到周轩对面坐下,摘掉手表露出手腕来。

    周轩将手指搭上去,微微闭上眼睛,张磊忍不住笑了,回头对跟班说:“瞧咱们的周大师,还挺像那么回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最好闭嘴。”周轩提醒。

    张磊呲呲牙,听从了建议,老老实实闭上嘴巴。左手换成右手,张磊刚要戴上手表,右手又换成左手。

    周轩一言不发,两道英眉敛得很紧。

    张磊有些紧张了,刚想抬起右手挠挠头,却被周轩按住,又给换回来了。终于,周轩放开张磊的手腕,微微叹口气,带着同情的目光看向张磊。

    “什,什么情况啊?”张磊故作淡定。

    “脉象无力,但速度很快,犹如高崖滴水,半途被风吹散,明显的阳虚之脉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那些听不懂的,到底怎样啊?”张磊催问道。

    “打个比方吧,地下水位下降,井里没水了,你可以等待水位恢复或者暂时不用,而不是立刻再去挖井。”周轩解释道。

    张磊一脸茫然,还是没听懂。

    ","is_jingpin":"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