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374章 夜精灵
    如果号码不存在,那就不会接通,更不会聊这么久,肯定是关系亲密,这种情况显示陶宝儿没有亲属朋友一说相违背。转头看着陶宝儿的眼睛,清澈明亮,还带着少女的天真,很难和精神病患者联系起来。

    “轩,我说的都是真的。”陶宝儿轻轻摇晃周轩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咖啡厅呢?警察去过了,根本没有这么个地方。”周轩试探问。

    “呵呵,当然没有,是我编的。你啊,最好骗,咖啡厅怎么会调酒呢,我开的其实是酒吧。”陶宝儿压低声音,神秘兮兮道:“轩,不要相信警察的话,他们隐瞒了我杀人的事情,还跟医生嘀嘀咕咕,没安好心。”

    使劲晃晃头,周轩觉得自己思维都有些混乱,说出梦回三国的老者,逻辑合理的陶宝儿,谁说的才是真的!

    将通讯录电话地址用手机拍下来,周轩安慰陶宝儿好好休息,有他在,这里的人谁都不会伤害到她。

    “轩,只要你心里有我,我不在意是否时刻在你身边。将来你就会知道,我才是最爱你的人。”陶宝儿嘴角挂着一抹神秘的笑容,眼神变得深邃,已经看不到底。

    按响了门铃,陶医生很快过来开门,并热情地将周轩送到大门口,“周轩,常回来看看啊!”

    噗,随行的警察忍不住笑了,周轩却郑重点点头,只要陶宝儿在这里,他就会经常来。

    “周董,回家还是去医院?”警察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地址。”

    警察看看周轩手机,上面有个酒吧的地址,吩咐司机,“城西区夜精灵酒吧。”

    “警官,真有这个酒吧?”周轩问。

    “是啊,可以说是咱们临海最大的酒吧了,老板是女的,三十出头,很有能力,店铺不少,还是个茶商。在临海富豪排行榜上,她也不起眼,但要是以女性为筛选条件,她绝对能进前三。”警察说道。

    周轩点点头,老板娘不是陶宝儿,两人年龄不相符,而且陶宝儿整天游手好闲,没有哪个女强人像她那样。

    夜精灵酒吧,如其名,只有在夜晚八点以后才会活跃起来,白天则是冷冷清清,服务员的数量远大于客人。

    “先生,请问需要什么酒?”服务生问道,还冲不远处的同事打个响指,上方有灯打开,还有DJ打碟,清冷的酒吧生硬的热闹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出于对客人的礼貌,阳光可以让一切灯光失去魅力,而雷动的音乐也驱散不了周轩内心的落寞。

    “随便来杯吧。”

    借酒浇愁的客人每天都有,服务员想了想,“先生,那就来杯威士忌加绿茶如何,我们这的搭配比例非常科学,既能提神又不会伤及身体。”

    “你会调酒吗?”周轩问。

    服务员一愣,嘿嘿笑道:“简单调制还行,不过很抱歉,我们的调酒师都是夜场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大的酒吧,白天还正常营业,就没有专职的调酒师吗?”周轩问。

    “有一位女调酒师,水平一流,就是一样,爱来不来,时间不固定,我也好几天没看到她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叫陶宝儿?”周轩连忙问。

    对啊!服务员点点头,但随后又摇头:“也不算调酒师,只是来玩儿的客人,喜欢露两手。”

    “你找宝儿干什么?”

    伴随着清脆的高跟鞋声,一个动听温暖的声音如同春风拂面,让人心情也跟着好起来。周轩转过脸,看到一名优雅的女人背对着阳光走进来,凹凸有致的身材被镀上一层光辉,即便是身穿黑色长款针织长裙也不觉得沉闷。

    等女人走近,不出意外,一张精致的绝美容颜,安静如水。周轩不由心想,如果她拆掉盘在头顶的发髻,一头如瀑长发倾泻,一定会让她看上去更年轻有活力。

    老板!服务员毕恭毕敬的打招呼,女人摆摆手,“也给我来杯威士忌。”

    “谷幽兰,周轩,幸会。”一只修长白嫩玉手伸过来,食指有枚黄金镶嵌青金钻石戒指,像极了孔雀开屏,就连周轩这样不懂行的大男人,也不由暗赞设计师的独出心裁。

    “谷老板。”周轩伸手轻轻一握,笑道:“本人上了次电视,混了个脸熟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很早就认识你了。”

    谷幽兰一双雪臂自然的滑过身体两侧,收拢裙摆款款落座。

    周轩有着超群的记忆力,尽管谷幽兰改变了装扮,他还是想了起来,“像谷老板这样清新脱俗的女子,我见过一次便不会忘记,听风茶楼有过一面之缘。”

    谷幽兰微微一笑,“你这张嘴很讨女人喜欢。还记得那曲,恨无红颜,凭栏望,云天一色。曲美词美,令人回味无穷。我只是个做小本生意的女人,见识有限,听着这曲,倒是比周郎的还要好。呵呵,我这么说,是不是太外行了?”

    “其实这也是我最喜欢的曲子,也曾是我师父最喜欢的曲子。”

    酒端上来,两人举杯,周轩轻抿了一口,不由皱眉,酒味浓郁强烈,很呛口,里面还掺杂些果香气,这种混合方式让他很难接受。目前,这是他喝过的最难喝的酒。

    看谷幽兰却是端着酒杯端详片刻,红唇微抿,在酒杯上印出一个唇形的油彩,周轩看到上面折射出了彩虹。

    “威士忌我喜欢纯饮,有人喝出了它的刚烈,但我却觉得香气醉人,可以和喝茶媲美。”谷幽兰转动酒杯,展颜一笑,“我知道,你来这里,不是听我唠叨的,是宝儿的追求者之一吧?”

    周轩报之一笑,不置可否,谷幽兰又说:“宝儿单纯可爱,从不计较报酬,以她的调酒水平,首阳都未必能留得住她。但是宝儿跟我投脾气,给钱都不要,每次喝酒还都不少我的。时间一久,我都有些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谷老板,你对宝儿了解多少?”周轩问。

    “她没有男朋友,甚至很少跟男人接触,这点我可以向你保证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是说,宝儿的个人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她的父母都在国外,家境优越,是个娇娇女。当然,这些都是宝儿闲聊时说起的,至于其他的,我不喜欢打听别人隐私。”谷幽兰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