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373章 被锁住的自由
    张磊看了看手表,冷冷笑了,不用说,所谓的珍藏也是来自于陶宝儿的幻想。

    “是块名表,几万块,绝不是收藏版,更没有百万价值。另外,陶宝儿个人账户上的钱也都花的差不多了,目前还剩下山水湾一套房产和十几万存款吧。”

    张磊的话,如同一盆冷水,将周轩浇了个透心凉。

    一个不愿意承认父母远去的孤独女孩儿,每天生活在虚无缥缈的世界里,可怜可悲。而就是这样的一个女孩儿,却在关键时刻救了周轩。

    “在临海,职业赛车手数量并不多,但我们会以刘浪为突破口,逐一进行排查,希望你能做好他的工作,积极配合,并做到保密。”张磊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以!我让他全力配合。”周轩点头,“但是我想先去看看陶宝儿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是让人送你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临海精神卫生中心,位置在郊区,相比较其他医院,显得非常安静,偶有出入的病人家属,都是步伐沉重,心事重重的样子。

    身边有警察跟着,周轩很快找到了陶宝儿的负责医生,比较巧,这名女医生也姓陶,白白胖胖,嘴巴小小的,带着自然的笑意,倒是给枯燥的环境增添了些许喜庆。

    “陶医生您好,我是陶宝儿的朋友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周轩,很高兴见到你,长得很帅,难怪喜欢你的女孩子那么多。”陶医生一边开心的握手,一边仔细的上下打量。

    “宝儿给你添麻烦了。”周轩客气道。

    “宝儿有你这样的朋友,真是幸运啊。”

    周轩叹了口气,“确切说,是我的幸运。”

    说了一会儿话,周轩的手还被陶医生握着,感觉有些不自在,轻轻抽了出来,关切的问道:“宝儿的病情,到底严不严重啊?”

    “这是陶宝儿的病历,六年前她就自己来过这里了,当时也是我给她看的,那时候,宝儿发现自己有些不太对,症状还比较轻微,我给她开了药,叮嘱定期来复查,结果一次也没有来过。”

    “那太好了,您比较熟悉宝儿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比较复杂。”

    陶医生咕咚咚喝了半杯水,呵呵一笑,“多喝水,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可能是跟精神病人相处久了,陶医生也受到影响,显得有些古怪,当然,这不是周轩所关心的。

    据陶医生讲,陶宝儿身患多种精神疾病,比较突出的便是强迫症和妄想症,这些周轩都知道。

    “宝儿一直不肯承认父母离世的消息,坚称他们在国外。”周轩感叹。

    “已经转移目标了,陶宝儿开始营造自己的家庭模式,认为你就是她的爱人。”陶医生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这样能有利于她的身体康复,我很愿意配合。”周轩立即说道。

    哦!陶医生艳羡无比,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,然后带着他前往陶宝儿的病房。

    “呔!名师高徒,一场赌局,穿过千年,游历红尘,循环往复,无始无终。”

    突然,一名六十岁左右的戴眼镜老者跳出来,手指周轩无比诧异,嘴里念念有词。很快,一名医护人员将他拉走,老者不停回头朝周轩摆手,“披荆斩棘,梦回三国!”

    周轩如遭电击,不由停下了脚步,质疑道:“他是真的疯了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,他是研究历史的,患有关系妄想症,前几天还闹着要梦回大唐呢!”

    陶医生带着周轩继续往前走,在一个房间门口停住,外面有防爆安全门,打开后,里面还有屋门。房间二十平左右,还围了一圈隔离栏,显得室内空间更为狭小。

    陶宝儿正坐在地上,抱着双膝看小窗外风景,顺着她视线方向,只能看到干枯的树枝。

    周轩心头一酸,陶宝儿一直居住在二百多平的大房子里,这里更像是鸟笼,将她的梦想和自由困住,而这一切,都跟他有关。

    “陶医生,医院没有更好的房间吗?这里太小了。”周轩皱眉道。

    听到周轩的声音,陶宝儿立刻转过头来,甜甜一笑,“轩,下班了,今天晚上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“外在环境是次要的,主要是改变她的内心。”陶医生不以为然,这已经是很好了,除了没自由,况且,住在这里的人也不懂自由的可贵。

    “我要最好的护理和房间,陶宝儿的一切费用都由我承担。另外,这些隔离栏也都撤掉吧,宝儿不是孩子也不是宠物,不需要这些。”周轩依然不能承受。

    “我看着安排吧,等情况好转,还是可以接回家治疗。不过,看她目前状况,两年内是出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单独和她谈谈。”

    “那最好不过,千万别刺激的,她目前有暴力倾向。”

    陶医生出去时,将屋门敞开,只是锁上了安全门,隔着玻璃对周轩说道:“屋里有门铃,发生意外可以叫我。”

    陶宝儿不会伤害自己,周轩坚信。

    轻轻朝着陶宝儿走去,周轩在她身边坐了下来,很自然的揽住她的肩头,陶宝儿一脸幸福,轻声道:“轩,那个坏蛋被我杀死了,我要承担法律责任。但是,为了你,我什么都不怕。”

    “宝儿,你还记得这件事?”

    “你说话好奇怪,我杀了人,怎么会忘掉呢?”

    “宝儿,可能很长时间,你都要留在这个地方。但我会常来看你,另外,咱们也可以通过手机联系,什么时候都行。”周轩轻抚陶宝儿青丝,柔顺光亮,像是绸缎从指间滑落,至此,周轩都无法将她和精神病患者联系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就说好了,拉钩!”

    周轩和陶宝儿勾住小手指,陶宝儿笑嘻嘻道:“我知道你很忙,工作时间我不会打扰你的,夜间也会让你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宝儿最乖了。”

    周轩鼻头一酸,将陶宝儿搂得更紧了。

    “周轩,我已经将咱们的事情告诉爸妈了,他们很喜欢你,还说邀请咱们去国外玩儿。可是我晕船晕机,怎么去呢?”陶宝儿发愁道。

    唉,周轩松开手臂,陶宝儿又在说胡话了。

    “轩,你要相信我。这里的人都很奇怪,他们就是想要把我关起来。看,这是爸妈在国外家中的电话号码,还有住址,我都记在通讯录里呢!”

    为了证明自己的话是真的,陶宝儿把手机拿给周轩,非要让他看。确实有国际号码,还有地址标注,有板有眼的。

    随意摆弄手机,发现陶宝儿的好友并不多,上面有父母、物业、各个快递联系方式、还有特意标红的周轩。令人无奈的是,还有咖啡厅的。

    张磊证实,咖啡厅的地址是虚假的。

    “今天我跟爸妈聊了很久,他们也为我找到真爱感到高兴。”

    很久?查看通话记录,周轩惊讶地发现,还真有记录,是对方打进来的,而且通话时长二十一分钟!

    ","is_jingpin":"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