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370章 你给我出来
    啪!

    满宏的脸被使劲抽打一下,火辣辣的疼,只见陶宝儿手里又多了块男士手表,像只被激怒的小野兽,无比仇恨地盯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带着多少东西啊!”满宏快哭了。

    啪!陶宝儿手法极快,又在满宏脸上留下一道表链印,满宏忍无可忍,刀架在对方脖子上,她还敢还手!

    “跟你废话太多了!我本来不想杀女人的。”

    满宏下了杀心,然而手腕吃痛,表链又抽打在手腕上,疼的几乎拿不住刀,而陶宝儿的小宇宙才刚刚开始爆发,完全忘记了危险,回头咬住满宏的手背。

    这一下,几乎将满宏的手腕咬下一块皮肉,手上一松之时,刀又被陶宝儿夺了过去。

    作为一名职业杀手,这对满宏而言,简直是巨大的耻辱,轻敌了!然而,已经彻底陷入疯狂的陶宝儿,手上的刀子毫不犹豫,唰的一下划过满宏的脖子。

    脖颈处的大动脉割断,血箭喷射而出,喷了陶宝儿一脸,满宏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,再也闭不上了。

    “不,不。”身为一名医者,满宏当然清楚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,他想要仔细看清杀害他的女孩儿的脸都不可能,来世如何报仇?

    “疯,疯子!”这是满宏最后的定论。

    “说过了,我不是疯子!”陶宝儿更加疯狂,手中的刀接连落下,满宏顷刻间成了血葫芦,仰面倒在地上,死的不能再死了。

    啊!陶宝儿的最后一刀,插进满宏圆睁的一只眼睛里,刀柄颤抖着发出低低的嗡鸣。

    周轩心中无限凄凉,为了自己,陶宝儿杀了人!

    “嘿,嘿嘿,我不是疯子,不是。”陶宝儿嘿嘿笑,抹了把脸上的血水,踉踉跄跄爬起来,扑到周轩身边,小手轻轻摩挲他的头发,“轩,看,我能保护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宝儿。”周轩蠕动嘴唇。

    “我在,我听得到你的呼唤。轩,我爱你,很爱很爱。”陶宝儿将夹带着鲜血和皮肉组织的手表戴在周轩手腕上,“这是我一直想要送给你的,我爸爸留下的珍藏版,一定要收下哦。”

    周轩眨眨眼睛,表示同意。陶宝儿非常开心,“轩,我不是疯子,对不对?”

    周轩心头一酸,眼泪滑落,心中想,如果你真的是疯子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轩,别怕,有我在,别怕,我爱你,爱……”

    陶宝儿喃喃自语,眼神却有些恍惚,疯狂之中,体力已经耗尽,放在周轩脸上的手无力的滑了下去,噗通一声,整个人瘫倒在地,晕死过去。

    “宝儿!”周轩眼前一黑,人事不省。

    病房中的刘浪终于睡醒,搓搓眼睛,“我怎么睡了那么久?”

    “有护士给你打了针,可以好好睡一觉。”姜靓解释。

    “神经病啊,大白天打针,现在到晚上了,我却清醒了!”刘浪不满,“哪个医生开的医嘱?让他过来给我解释!”

    “嘿嘿,刘哥,就这一两天的关键期了,你可忍忍吧。”姜靓劝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周轩呢?”

    “你睡觉的时候说是出去透透气,两三个小时回来。”姜靓看看时间,“我给他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一次两次,全都是无法接听,姜靓疑惑道,可能是手机没电了。

    此时,一名护士进来,刘浪看到她就恼了,“你们医院是不是故意的,我睡颠倒了,还怎么养身体?”

    “交接班上有交代,我只是按照医院的规矩做。”小护士翻翻白眼。

    “哪个医生给开的?”

    “就是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小护士脸色微变,连忙翻出医嘱,上面虽有说明,但很像是后来加上去的,从医学基本常识,刘浪是不需要打镇定剂的。

    “各科室请注意,一律留在岗位不可擅动,未经允许,不可下班,请配合。各科室请注意……”

    医院广播响起焦急的声音,姜靓寒着脸问道:“是不是发生什么事儿了啊?”

    “我,我不知道啊!”小护士紧张道,今天的事情有些不对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知道什么!”刘浪上火的拍着床头桌子。

    “我,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!刚才就说是有好几辆警车来了,还有特警队的人,我在上班,没时间打听。”小护士吓哭了。

    “是周轩出事儿了,肯定是!都怪我!”刘浪急的直接坐了起来,疼痛让他险些晕倒,身子一歪,从床上栽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不能乱动,这是恢复的关键时期。”小护士慌了,连忙上前搀扶。

    “给老子滚,姜靓,你快去找周轩啊!快去啊!”刘浪额头脖颈青筋暴起,眼珠子都快要弹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,你,别动啊。我去!”姜靓转身就流下了眼泪,“轩哥,千万别是你!”

    走出病房,秩序依然,可是却没有周轩的影子,上哪里去找?

    “对不起,有没有看到周轩?就是电视里跟机器人下围棋的那个?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看到一个小伙子,这么高,很帅……”

    “医生,我要看监控!”

    越是找不到周轩,姜靓越是着急,回头看到刘浪正扶着墙,艰难的向外走。

    “刘哥,你这个样子让轩哥看到,会骂死我的!”姜靓哭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不了成残废,又不是没废过!”刘浪坚持道,还在不停的向前挪。

    “不行,快回去!”姜靓擦把眼泪,“护士,我要求给他打镇定剂,多打几针!”

    “谁也别想困住老子!姜靓,你不是最关心周轩吗,怎么还在这里浪费时间,快去啊!挨个楼层找。”刘浪猛推一把,姜靓踉跄着后退两步,却是茫然四顾,蹲在地上呜呜哭起来,“我,我上哪里去找啊!”

    “就在医院里,看警察往哪里去,你就去哪里!”刘浪道。

    “哦,对,那你呢?”姜靓匆忙站起身,刘浪摆摆手,“别管我!”

    小护士也不敢由着刘浪胡来,慌张张回去搬救兵,很快几名医生护士赶来,要把刘浪强行带回病房。

    “我不回去!我兄弟遭了难,我不能不管,你们这是什么狗屁医院,怎么能让凶手随便进来。”刘浪使劲挣扎。

    “先生,你冷静点。谁告诉你,你兄弟有危险了?”医生劝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他,医院里为什么会有警车?”刘浪质问。

    医生瞪了小护士一眼,不是什么都能对外说,又有几位病人从病房里探出头,小声打听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先生,具体什么情况我也不清楚,或许只是医疗纠纷。”

    “去你妈的纠纷!”

    刘浪突然出手,一拳打在医生鼻子上,顿时血流成河,医生疼的捂着鼻子蹲了下去,高喊道:“再多叫几个人来,绑也要把他绑在病床上!”

    “周轩,你给我出来!你快给我回来!”

    刘浪嘶吼的声音充斥整个走廊,让角落里一人眼眶微微湿润,大踏步走出来,朝向刘浪。

    ","is_jingpin":"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