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368章 有危险
    医院院长立刻吩咐下去,又关切的问:“周轩,现在有什么不良反应吗?”

    有!

    “也许是受到了香气的刺激,现在我感觉头疼欲裂,有沉重感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病人和护工等人也有这种感觉吗?”院长又问。

    “目前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等化验结果吧。”

    化验结果还没出来,半个小时后,周轩的头疼自愈,可见和香水无关。事实也是如此,那仅仅是瓶香水,价格昂贵,基本可以断定神秘的小护士是周轩的追星一族。

    经过医院的全面排查,并未发现那名可疑女子的身影,也没人报告丢失了护士服,或者发现了被遗弃的护士服。

    院方表示有难度,每天出入的人很多,不可能做到逐一排查,也没有权利去搜查病人或者家属的随身物品。但院方也在各科室住院区的出入口加强巡视,尤其是刘浪所在病房,有专人看护,那名女孩儿也没再现身。

    昏沉沉睡到傍晚,周轩被满脸忧虑的姜靓推醒,“轩哥,别睡了,怎么这么嗜睡?”

    周轩叹口气坐起身,脑袋里浑浊的像是装了浆糊,连喝水都觉得恶心。看看刘浪,不解问:“刘哥怎么也睡了?”

    “他每天躺着,两天不睡也不困,下午护士给他打了镇定剂,说是翻来覆去对身体不好,可以让他好好睡一觉。”姜靓解释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晚上打?白天醒着是正常的嘛!”周轩表示不理解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听医院的呗。”

    “是医院的护士吗?”

    “是,从一开始就是她,我也检查了医生开的医嘱,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嗯,周轩点了下头,却有些脖子发硬抬不起来,为了不让姜靓起疑心,“靓妹,我睡太久了,出去转转。”

    “别去太远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好,也有可能两三个小时回来,见不到我,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离开病房,周轩快步走楼梯去找满宏,如果他在的话,最好晚上就能加一场小手术,这种头疼已经到了难以忍受的地步。

    巧的是,周轩刚到神经科,就看到满宏从办公室走出来,连忙快步过去,“满医生,我的头疼病又犯了,吃了两倍的药都不管用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必须要手术了。”满宏看看手表,似有为难又说,“要下班了,脑科那边只有进修医生值班,要不,明天我给你做?”

    “满医生,我的朋友还睡着,我不想让他知道我做手术的事情。能不能特殊照顾下,加一场手术?你不是说了吗,很小的手术而已,至于费用,好说。”周轩揉着额头,表情痛苦的说道。

    满宏摆摆手,“手术费要按院方规定来,不能多收,我可不能违反规定。只是,大点儿的手术室都被安排了,只有骨科还有一间不常用的,你跟我去那里吧!”

    “骨科?”周轩一怔,满宏莫非是持了尚方宝剑,哪里都能去!

    “环境相对差一些,但也比地市医院强很多。走吧!”

    满宏前面带路,周轩跟在后面,两人走的是楼梯,穿过各种奇奇怪怪的通道,人员稀少,静的能听到脚步声。眼皮狂跳,耳边回响脚步的回声,有种阴森之感。

    但是满宏对路况非常熟悉,七转八拐,终于在一处停下,上面果然写着手术室。

    “都下班了,没通电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周轩问,但是满宏接下来的动作他就明白了,徒手将手术室大门打开,而非是自动感应开合。这都能行!

    手术室确实很久没人用过,满宏是个爱干净的人,看着两手灰尘,立刻进去洗手。周轩站在门口有些犹豫,按照手术流程,现在应该办理手续才对。

    迈开步子朝里走去,看到满宏将手洗了一遍又一遍。

    “满大夫,不需要办理手续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要办,这里,需要签字,一切从简,明天记得去补个费用。”满宏道。

    一份手术知情同意书交到周轩手上,上面赫然有周轩的名字,还有大脑皮层手术的各项注意事项以及后果等等。

    满宏解释道:“我第一眼见你,就知道,你避不开这场手术,早就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满大夫,你好像很期待我这场手术啊。”周轩放下知情同意书,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当然,我很好奇,你究竟是何方神圣,大脑里到底装了什么东西,连机器人都算不过你。”满宏阴阴笑,周轩警觉的立刻后退两步,质问道:“你不是医生,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是医生,只不过,不是这里的医生。周轩,我不会害你的。”满宏逼近。

    “鬼才信你的话!”周轩怒道,原来一切都是圈套,而自己的头疼也是从见到满宏后发生的,难说不是他动了手脚,引自己上当。

    “不信?那你只能变成鬼。”

    满宏摘掉口罩,露出一张棱角分明的脸,罩着一层冰冷的霜寒,配上犀利的眼光,令人心里发寒,周轩不由一颤,这是杀手才有的相貌!

    转身就向外跑,满宏却没有追出来,只是等到周轩跑到门口,便四肢灌铅,一头栽倒在地,只有思维还是清醒的。

    满宏走过来,哼道:“刚把手消毒,还得拖着你走。”

    一只手铐套在周轩手腕上,满宏独臂拉着他往手术台,然后弯腰将周轩轻松抱起,又在另外一个手腕以及脚腕全部上了手铐。

    满宏认准了此处这个时间不会来人,大摇大摆的将手术室门推好,再次洗手消毒,打开无影灯,将一个医药箱放在周轩头边。

    周轩愤怒的瞪着眼睛,看到满宏倒着的脸庞在头顶俯视,“嘿嘿,别怕,我们对你的大脑非常感兴趣。上次抽血,什么都没化验出来,不得不再来找你一次。”

    魅影组织?!

    周轩嘴唇翕动,发出微弱的声音,满宏竖起大拇指,“聪明,周轩,试着放松些,我真的不会要你的命,只是一块大脑皮层。”

    周轩心生绝望,这是要撬开自己的头颅!

    不紧不慢的穿上隔离衣,带上手套,满宏不忘讲解,“周轩,你得祝福我此次研究成功。否则下一次,要的就是你的头。”

    一道寒光闪过,满宏甩了甩拿着雪亮手术刀的手腕,“好久没理发了,手艺不佳,先给你剃个秃头,嘿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