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366章 突发的头疼
    暂时停下脚步,可以听到电梯门打开的声音,想必小护士已经跑远了,去往何处,无从得知。m.手机最省流量,无广告的站点。

    “大夫,没事儿吧?”周轩将那名被撞倒的医生扶起来,胸牌上写着脑科主任医师满宏。

    “在医院里追小护士,不像话!”

    满宏站起身,行动敏捷,没有想象那么夸张,周轩这才松口气,细细打量此人,个头不低,和他差不多,肥大的白大褂下,显得身材很是魁梧。

    满宏显然误会了周轩,也不好解释,周轩问道:“满医生,怎么这么早出来查房啊?”

    “有个病人昨天做了手术,产生了术后并发症,情况比较棘手,所以隔段时间就过来看看。”满宏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满医生如此敬业,令人佩服。”

    “哦,我说看你眼熟,是那个战胜机器人的周轩吧!”满宏友善的握手,犀利的眼神在周轩脸上扫了几眼,“上次体检是什么时候?有没有做过脑部ct?”

    周轩一愣,不解问道:“满大夫,你是看出我哪里不对吗?”

    “眼下乌青,双目无神,刚才和你握手,指尖发凉,血液流通不好,最近是不是有头昏眼花,恶心失眠等症状?”满宏认真问道。

    这一刻,周轩感觉自己遇到了一位相师,但是仔细回忆,并没有觉得不妥,摇头道:“这些症状都没有,晚上跟朋友出去玩儿了,没有休息,所以气色看上去不好吧?”

    “这些初期症状往往容易被忽视,接下来就有可能演变为头疼,甚至是剧烈头疼,不能忽视啊。”满宏提醒。

    “呵呵,满大夫,我对自己的身体状况很了解,不会有问题的。”周轩自信道,按照师父说的两千寿元,他至少能活二百岁,他相信师父推算本事胜过当代医学。

    哦?满宏不知周轩哪里来的自信,敢反驳权威专家,点点头,说道:“好吧,万一出现莫名间歇性的头疼,一定来脑科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大夫,以你行医多年的经验,你觉得我出了什么问题?”周轩纳闷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系统检查,我当然也是一种猜测。”满宏摆摆手,“如果出现我说的那种状况,应该是头部受到过撞击,有血块滞留。理发的时候,理发师是否说这边的发量多于另外一边?”满宏问。

    “好像是。”

    “最好做个检查吧,及时处理免除后患,否则很容易留下头疼的后遗症,影响今后的工作和生活。”

    周轩点点头,满宏是好意,但是人体并不是绝对对称的,精准测量的话,脸型眼睛以及四肢,都有可能大小不一,自然也包括毛发的多少。

    对此,周轩并没有放在心上,又来到电梯口。这个时间没人乘坐,早就不知道小护士跑到哪里去了。回来时,又看到满宏从另外一间病房出来,还跟家属交代着什么。

    周轩路过时想要和他打声招呼,但家属问题很多,满宏耐心讲解,也就作罢。

    回到病房,门却打不开了,使劲推了两下,玻璃处突然露出个脑袋。是姜靓接到电话,又实在太困,干脆倚在门口睡。

    “轩哥,回来了。”姜靓睡眼惺忪。

    “快去休息吧。”周轩心疼道。

    嗯!姜靓晕乎乎倒在沙发上,周轩躺在陪护床上,自觉身体强健,平时练武打坐,气息运行十分顺畅,应该是满宏看错了。

    夜间观星,凌晨追赶可疑小护士,又被满宏提醒有病,周轩翻来覆去睡不着,总觉得心神不宁。

    睡了一会儿,起床照照镜子,周轩吃了一惊,下眼皮处隐隐有些黑色,胃口也有些不舒服,有想呕吐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饭来喽!”

    姜靓把早饭打来,是周轩爱喝的豆浆,姜靓则忙着把带有吸管的那杯拿到刘浪跟前。刘浪摇头,“不用管我,八点半护工就上班了,让她干。”

    “刘哥,说实话,我就盼着你立刻好起来,看轩哥都累瘦了一圈。这里什么都不方便,还是家里舒服。”姜靓倒苦水。

    “那我一周就出院,在家休养,大不了再请个家庭医生。”不说周轩,刘浪也觉得再躺下去,人就要废了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有豆浆吐到地上,还是喷射状的。姜靓连忙转身,吓得脸色都变了,颤声道:“轩哥,你怎么了!”

    头似乎有千斤重,半弓着身子的周轩竟然很难抬起头来,在姜靓的扶持下才疲惫的靠在沙发上,连呼吸都有些急促。

    “周轩!”刘浪着急的大喊。

    姜靓跑出去叫护士,刘浪焦急地拍打床头,这些声音清晰可闻,但是周轩却睁不开眼睛,只觉天旋地转,胃里翻江倒海,而头部的疼痛却在加剧,让人想要高声吼叫。全身渗出细细汗珠,这一刻,他感觉距离死亡很近。

    姜靓带着医生进来,有熟悉的消毒水味儿,感觉到一只手在扒自己的眼皮,看到一位女医生正在给他做初步检查。

    “能看到我吗?”女医生高声问。

    “能。”感觉突然好多了,周轩吐出一个字。

    “也能听到,心肺听着没问题。最近有没有酗酒,熬夜?”女医生又问。

    “有。”

    几个问答下,周轩刚才的不适如同风吹云散,不留痕迹,脸色也恢复过来,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。

    血压也正常,女医生直起身,“晨起眩晕是种比较常见的病症,原因众多,起得猛,憋尿,缺水缺氧等等,通常情况下,可自行恢复。如果实在不放心,那就去做个检查。”

    “轩哥明明都快晕倒了,怎么会没事儿呢?”姜靓不满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,不放心可以做个检查!”女医生嗓门也提高了。

    “哪方面的检查啊?”

    “这个不好说,其他症状不明显,建议观察,不要随意走动。”

    “医生,如果头受过撞击,里面有淤血,有没有可能一年多甚至更久都还在?”周轩突然问。

    “这种情况非常罕见,但不能说没有。要看个人的吸收能力,还有皮下毛细血管的破裂程度和次数。另外,外伤也可能是诱因,没有处置得当,造成再次破损出血。”女医生说道。

    周轩心头一沉,头晕恶心呕吐还有间歇性的剧烈头疼等等,满宏担心的症状都出现了。他从三国初来这里,差点被打死,头上好几个包,由于当时没钱也不知道医院是哪个衙门,没有做过处置。

    至于后来受伤,在医院查体,也不涉及脑部检查,可能真的还有血块留在脑袋里。